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中国台湾佛教 > 研究 > 正文

〈台湾佛教界学术研究、阿含学风与人间佛教走向之综合省思〉读后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4-15)

如石法师大作讨论的香光庄严六十八期/90年12月20日是「人间佛教」的定位问题。人间佛教的发展似乎偏…

如石法师大作讨论的香光庄严六十八期/90年12月20日
是「人间佛教」的定位问题。
人间佛教的发展似乎偏向于菩萨行,而疏忽最重要的一着,
印老理想中的人间佛教能否实现,的确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前言
我是一位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工作者,但对佛学一直有很大的兴趣。这次看到如石法师的大作,非常欢喜,也钦佩编辑法师欢迎共同讨论的开放胸襟。因此不揣浅陋,提供一些看法作为响应,也盼望教界能够举办相关的座谈会或学术会议,好好讨论台湾佛教未来走向的问题,以期将来佛教的发展能够更健康、更有活力。
关于学术研究
印顺法师生长在战火不断的时代,能够自修自学而且成绩斐然,对佛学的贡献自不容怀疑。如果我们把佛学当作一种学术研究的领域,其中就有佛教历史、教理、教派、社会观、政治思想等等分枝。印老深入《阿含》,融摄大乘而提出了「人间佛教」的理论,对于大乘起源有独到的看法;对中观思想也有一套自己的体系,这是他对佛学研究的主要贡献。现代台湾佛教界还没有看到像印老这样杰出的学者,也是一项事实。台湾的佛教学术界,实有急起直追的责任。虽然有些人士喜欢印老的学说,极力地提倡并且执行他的理念,甚至于排斥其它的教派,这都情有可原。可是学术的工作者,如果也一味高捧印老,把他的看法当作圣言量,而不做更上一层的研究与评论,这就没有尽到学术研究的职责。西方思想之所以能不断前进,其原动力就是不以权威为足,而以追求真理为目标,不断地探讨革新。
我想,如果在短期内无法造就像印老这样的学者,至少在他用心的不同领域,一定可以培养更好的人才及开发新的研究方向。以中观思想为例,万金川教授以文献学的方法,由梵、藏、中各种译本来探求《中论》的真义,尤其他对欧美有关的文章涉猎甚广,这可由他的《中观思想讲录》(1) 略见一二。将来,如果他能整理出一套自己的思想体系,那么在这方面的贡献,就可能与印老相互辉映了。
中观思想是佛学的精华,我想在台湾从事这门研究的专家应该不少。在美国方面,一九九五年美国的哲学教授葛非得(Jay Garfield),依据藏传格鲁派的观点,出版《中论》的英译本及注解 (2)。该书的特色,在于采用西方哲学的术语来说明《中论》的内涵。因为有了共同的语言,西方哲学的研究者就能比较容易了解中观的思想,而达到东西哲学沟通的第一步。这种研究方向不仅对佛学进军西方思想界有重要的贡献,由于该书所使用的语文相当浅白,将使中语系的非佛教学者更容易了解中观的思想。
另外,达赖喇嘛的英文翻译—锦巴格西(Geshe Jinpa),在完成了传统的西藏僧院教育之后,又在剑桥大学取得宗教学博士。他的论文《宗喀巴的中观思想》(3),依据宗喀巴所有的中观著作,以西方哲学术语作了完整的介绍,而且把「人无我」的论点与西方的「自我认同」(Personal Identity)作了初步的比较与论究。「自我认同」是形上学中很重要的课题,西方哲学家一直不断提出不同的观点与理论,佛学在这方面,理该当仁不让。依我之见,锦巴格西在中观的研究上已有了新的突破更上一层楼了。接下来的努力方向,应该对《中论》或中观思想,以不同角度来重新评估。在这样的评估过程中,原本的中观思想将更能获得确认和进一步的开展。这不光在教理领域中重要,对修行的见地也大有帮助。
关于大乘起源,美国的修潘教授(G. Schopen),二、三十年来,以不同的方法—考古学、碑文学、文献学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在欧美学界已获得极高的评价。如果以学术研究的立场来看,他这方面的成就实已超过印老。当然,若大乘起源的原动力真如印老所说,「是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那么其它的研究成果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可是客观地说,到目前为止,西洋学界对这个问题并没有接受任何「标准答案」(4)。如石法师非常关心佛教与西方心理学的关涉,因此提出「大乘起源与开展的心理动力,应该是佛弟子集体潜意识中,欲仿效佛陀,追求超越,追求圆满的深层心理需求」(5),这也是一项新的尝试,值得继续探讨。我想,这个问题可能不易有最终的结论,但经由不同方向的探讨,可以让我们更清楚大乘的本来面目及真正的精神。至少,如石法师的论文把「大乘起源」和大乘的核心教义—发菩提心连上了线,并且对大乘的开展也作了更深入的解释。在学术思潮热烈激荡的今天,这种论点对大乘信仰的维护,确实是有帮助的。
关于「佛学今诠」,目前在美国,佛学已可能对当今最重要的科学领域—心识科学—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这是相当令人兴奋的。二十世纪可说是物理的世纪,人类对自然现象的认识及了解,算是达到了巅峰。对外面的世界有了足够的知识,很自然地会回光反照,开始探讨自己内在的心理活动,这就是心识科学(Conciousness Science/Study)的研究。撇开宗教的层面不说,佛教主要的重点,在于对心识的认知及改变。目前西方研究心识科学的主流,还是免不了以它既有的哲学思想及科学理论为工具,而这些工具的最大缺点,在于无法处理「主观的觉受」。毕竟,觉受是心识活动的主要产品,科学的原则—可测量性、可重复性—无法应用到主观觉受的分析上面,而达到最合适的理论,此为科学界面对的最大挑战。佛学能在这方面提供一条崭新的研究路线,大概是由委瑞拉(F. Varela)在《依身的心识》(Embodied Mind)(6)一书中提出来的。
依据新的科学研究,在人或动物连续不断的意识活动背后,并没有一个独立存在的东西(一般称为「自我」或「我」)来控制心识的行为,而中观「人无我」思想的重点,就在于阐明这种实相。因此,他认为中观思想可以作为心识科学的哲学基础。佛教修行者二千多年来的经验,在文献中有很完善的记载,其实这就是实验的结果。虽然是主观的觉受,但经由止观的训练,其结果仍然是可测量、可重复的。因此,止观可以作为研究心识的工具,如果佛教只有理论或只有实践,那就很难成为一个完整的宗教教育系统,也不可能为当代科学界所重视。目前,佛教中光说不练的占大多数,盲修瞎练的也不少,实在可惜!幸好在南传和藏传佛教中还有一些实修的行者在某种程度上得以保持了佛陀内证的光辉。
委瑞拉在心识科学这个领域是顶尖的学者,虽然这条新路目前还不是主流,我想慢慢会被重视。一些有份量的学者已开始试探它的可行性,这可由下段译文看出端倪:
西方科学目前正致力于了解人类心识的研究,这个问题跟所有生命科学有关,与脑神经科学、心理学、语意学、人类学、物理及工程更有密切的关系。过去几年,很多的科学家已经发现,西藏的佛教文化对心识的研究及了解,对心识科学可能有所贡献。它对人类心识及感情层面的观察、描述及改变的多年结果非常突出,甚至超过西洋科学在这方面的研究结果。西方科学的长处,在于对心识外层现象的测量及过程的分析,我们已有多项西方科学及藏传知识相辅相成的例子。同样地,藏传佛教对逻辑及知识论的精细分析,对处理心识科学及量子力学里的一些难题都有所帮助。从藏传佛教得到的洞识(Insight),可以直接应用到心理学的情感(Emo-tion)及注意力(Attention)这两个领域。(7)
台湾学界想要在这个新方向跟进,可能会有困难,因为心识科学是当前西方科学界研究的重点,发展特别快。不过,我们可以翻译一些重要的研究结果,把它们介绍给教界有兴趣的人士。
关于「人间佛教」
如石法师大作所讨论的主题,最重要的该是「人间佛教」的定位问题。印老年轻的时候,正值内乱外患,没有因缘见到他心目中理想的佛教团体。印老因此依据《阿含经》及大乘经论,提出重视现实生活的人间佛教的理念,其实这是很自然的一种反应。目前,台湾的佛教似乎已登峰造极,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正面的发展,可是负面的效果也渐渐显现。正如编辑法师所说,在目前的时空下,是有重新讨论教界走向的必要。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