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修持法门 > 综论 > 正文

皈依与保护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8-19)

保护:活在当下我们在香港举行祈求保护的会供,在台湾做胜利的会供。对我们而言,最容易做的事就是不要追思…

保护:活在当下

我们在香港举行祈求保护的会供,在台湾做胜利的会供。对我们而言,最容易做的事就是不要追思过去,不要料想将来,而是安住于此时此刻。所有佛法教义的精髓实际上都包含在活在当下的修行中。如果一个人可以住于当下这一刻,这本身就是至高无上的保护。一个人无法获得比活在当下更大的胜利了。当我谈到活在当下时,我确实是按照字面意义来说,而不是在说什么神圣、奇异的当下

当我们谈到保护时,不可避免的,我们也在谈论危险”——我们试图保护自己免于危险。当我们说到胜利时,我们同时也在说失败。我们的生命怎么会变得危险了?当我们游移于过去或未来的时候。当我们在过去和未来中迷失自己时,我们失去了我们的真诚。所以我们失去控制,我们失去信心,我们觉得惊慌,变得偏执,我们把事情弄得令自己危险。胜利变得很远、很远了。

这并不难理解。当你审视你的生命并分析你的焦虑时,你很快就会意识到,你所有的焦虑都来自于担心过去或者忧虑未来。实际上,活在当下很简单,也是最容易做的事情。甚至小孩子都可以做到。事实上,孩子们做得更好些,因为如果一个小孩看见一块看似美味可口的蛋糕,他会毫不犹豫地表达出来。不过我们这些成年人,这些有文化和成熟的人,我们得想好多关于我们面子的事。当我们想到自己的面子时,我们想到的总是未来的面子。尽管这是最简单的事,反讽的是,这恰恰是我们不去做的一件事情——活在当下。

所以我们就做些复杂的东西,比如这个会供。把事情搞复杂是我们的嗜好,而这很充分地采用于金刚乘佛教之中。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有这些多彩且繁复的仪轨、会供、念珠、铃、各种各样的手印、咒语等等。

相对来说,我们做这个仪式是为了让我们从各种不利的环境或状况中得到保护。这些你们即将要参加的仪轨或修持,究竟的目标,应当是为了让我们免于迷惑或混乱。那么相对来说,我们修这些仪轨,也许……这是个很大的也许”……应当为了要成功、为了要长寿、为了要受到保护而免于各种灾难。我说一个很大的也许,是因为有时候,并非所有的时候,我真的搞不清楚我们人类到底应该多成功。也许不成功反而更好些。如果你想到地球,那么我就觉得人类不应长寿也不该成功。

这一次,当印度的食品价格上涨时……我想同样的事到处都在发生。仅在印度,我就得照顾大约600位出家众。因为我得做我份内的事,照顾这600位在印度的出家众,所以自私来说,我希望生意兴隆、美国经济好转、亚洲经济好转,等等这些。我这是在给你们举个例子。不过,如果你鸟瞰人间的话,若这个世界进入大约20年的萧条时期,也许真的会是件好事。

当香港人开始在他们高楼大厦的阳台上种植番茄的时候,那么也许这个地球就终将得救了。不过,你当然不想在你家的阳台种植番茄,就像我不想要放弃我那600位僧人一样。我们都是自私的。我们不想把自己的阳台弄乱,我们要保持它的清洁整齐,等等。自私已经证明了它自己是最混乱的状态。所有其他的混乱和迷惑都没那么有害,但自私这种迷惑却是很有害的,因为它非常非常的短视。

从无始以来直到今日,人类做了好多东西。我们登上了月球、我们造的船一般不会沉、飞机能飞——这些都是令人惊奇的成就。不过到现在,我们应当意识到,这些成就不仅没有带给我们究竟的快乐,事实上这些东西还直接对地球造成破坏。所以,我吁请大家将我们的行为、我们的动机和我们的见地都投向让我们能离于迷惑的这项工程。这应该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终极目的,我们的究竟目的。

接下来的几天,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们将进行诸护法大会供的仪轨。在九尊主要的护法会供中,一髻母是女王,她与圣救度母无二无别。我要再多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要举行这个诸护法大会供。

这是个末法时代,不管我们喜不喜欢。我给你们举个例子。最近,我和一位科学家进行了一场很激烈的对话。这场对话变得激烈是因为他说佛教的转世概念是完全荒谬和毫无逻辑的,完全是迷信。他的原话是:佛教的转世是佛教徒编出来的。于是,我就问他:作为一位科学家,你相信时间吗?我知道他没法说。即便单单只是化学本身,你也得需要时间的存在,否则你怎么混和东西呢?所以我就问他:如果今天所有的科学家可以证明给我看,时间确实存在,那么,我就可以证明有转世因为对我来说,这两者是完全一样的,同样的荒谬,同样的迷信;而在究竟的层面上,身为佛教徒的我们,也根本不相信转世。

物质主义的观点:发达时代

当我前面谈到这是个末法时代,我当然只是从佛教徒的角度来判断的。从物质主义的观点来看,这不是个末法时代。这是个非常非常发达的时代。在香港,你可以今天,就在这个地方外面,喝到新鲜的猕猴桃汁,而这个新西兰的猕猴桃可能是昨天才采摘下来的。从物质主义的观点来看,这说明我们干得不错,所以这不是个末法时代。

佛教的观点:末法时代

从佛教的角度看,我们把这叫做末法,因为我们今天在世上做的一切,都让我们越来越迷惑,而且,实际上正把我们变成白痴。在此之前,我不知道人们可以变卖自己从来没有拥有过的东西,这是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所有的经济体系都是彻头彻尾的幻象。我刚刚才意识到,这是个很大的骗局,最大的欺骗。

当我们计算我们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时,我们从未想过我们制造出来的是些什么样的后果。比如,在香港,我们有很多优质的纸张。我们完全漠视了一个事实,就是这也意味着在这个地球上的某处,有许多树木被砍伐了。如果我今天告诉你:要真正地好好生活”……我不是说佛教徒……“要真正快乐地生活,我们应该只在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天工作,而一周内的其他时间应该都是假期,而这确实是真实的,你们当中有多少人会相信我?你会认为我活在一个理想世界里。因此,这意味着我们已经被这些虚幻的物质体系洗脑了,以至我们连相信与信任一些事实的力量也都没有了。

护佑免生错误的见地

要信任佛法就更难了。当然,非佛法修行者几乎是不可能信任佛法的,但即使是在佛法修行者之间,很多时候我们也不信任我们的佛法修持。因此,渐渐地我们就会产生错误的见地:哦,佛法起不了作用。就像我前面讲过的转世的事情。

所以,主要是为了庇护我们不产生这些错误的见地,我们要进行这个诸护法大会供。因为,当我们开始相信修行之道时,这意味着你开始信任你自心的能力。

今天上午,实际上不只是今天上午,我给大家介绍了皈依。关于皈依,我想讲一讲。作了四十多年的佛教徒,我意识到,一个人能做的最容易但也是最有效的修行大概就是修皈依了。

本尊

本尊是一个金刚乘的专有名词。从较普遍的佛法上讲,唯一被提及的名词是。如果你去上座部(南传佛教)的国家,本尊几乎是次于佛陀的。事实上,很多地方也许连本尊这个概念都没有。比如,尽管在密乘中,文殊、观音或度母等本尊被珍视为与佛同等,但如果你去到上座部(南传佛教)的国家,首先,他们可能连诸如观音菩萨的形象都没有。即便是有,这些本尊一般也被称作佛陀的俗家弟子。他们不是真正的本尊,他们是弟子,就像阿难或者须菩提一样。事实上,他们还是等级较低的弟子,因为他们不是出家众。

同时,本尊也常常被指为天人、神仙。不幸的是,即便我们谈到密续的本尊时,我们的心还是马上把它与某种天神联系在一起。所以,一旦提起本尊这个词,我们想到的是光圈、有超凡能力且样貌好看的本尊、发光、不同的颜色、飞来飞去等等。其实,密续的本尊不外是指一种觉醒的状态。所以,它不必是个天神类的生命。它真的不是。密续的本尊不是指一个神圣、天神类的生命。它是一种觉醒的境界。

意本尊

密续的本尊通常有三种形式:身、语、意。在这三者之中,我们可以说意本尊是最重要的。简要来说,这个没有造作的当下的心,这个由上师给你引介的,这个你在维续保持着的——那就是究竟的本尊。保持它,或培养它,就是我们所说的亲近本尊向本尊祈请皈依本尊。但是这却很难做到,因为这太容易,也因为我们造作、伪造的习性太强了。

语本尊

接下来我们有咒语作为语本尊嗡嘛呢呗美吽或者任何你在念诵的咒语也都是本尊。咒就是本尊,本尊即是咒——你明了这点是很重要的。如我前面所讲的,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要接受这点可能是困难的,因为对我们来说,一旦提到本尊这个词,我们认为它指的是个有手有嘴、可以作为我们供花对象、看起来像是人类的某人。所以,要接受咒就是本尊需要些时间。为什么金刚乘的修行人被要求念很多咒语呢?因为累积咒数可以使你趋近本尊。而趋近本尊意味着接近觉醒的境界。这是究竟的目标,你们必须牢记。

身本尊

最后,身本尊。我想你们对这应该相当熟悉了。观音菩萨、文殊菩萨;橙色、蓝色、红色;标志如金刚、莲花、月轮、光圈——这些全都是身本尊。同样的,我们能做得最好的就是试图观想本尊不断地来回发光。如果做不到,那你可以塑一个佛像,画幅唐卡或者请一幅图像,供在佛坛上,注视它,做供养,并恭敬顶礼。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趋近本尊,但是这一切全都是困难的。能够清晰地观想是困难的。也许有时,我们能有清明的一瞥,可是却难以维持和稳固这个观想。另外,即使我们能够有良好、稳定和清晰的观想,也许我们还可以完全专注地持咒,但从根本上,所有这些方法万万不能脱离对空性的理解,而这又是很困难的。在咒和本尊的修行中,我们几乎总是难免把它们想成是有形的、真实存在的,而且总是被客观和主观的二元对立染污。我想要引出的重点是为什么皈依是重要的。晚些我会回到这个话题。

(仁波切念诵祈祷文)

我将继续昨天关于皈依和它的重要性的话题。

通过世俗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我提起本尊的原因是作为人类,我们总是有那么多的焦虑,总有那么多的问题。一般来说,人们试着通过世俗的管道或世俗的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比如教育、金钱和权力。例如,为什么我们把孩子送去学校?因为我们认为通过教育,我们可以解决未来的问题。不过,一而再再而三地,事实证明有时这些方法根本无法给我们答案。它们解决不了问题。

科学成就不能解决问题

科学成就是很奇妙的,但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问题。我们有这么多的科学成就,这些按道理是来解决问题的,可是,尽管有这么多科学和技术,我们还是有非常多的问题。有时,我们正因为这些科学成就而得到更多的问题。

经济学家不能解决问题

经济上也是一样,我们已经取得这么多的成就。但是,当泡沫出乎意料地要破灭时,不管有多少伟大的工商管理专家讨论与否,它就是会发生(意思是,泡沫依旧破灭)。我们有了不起的科学成就,我们有出色的经济学家,火车在跑,飞机在飞,但这个世界还是不对劲。问题还是出现,事实上,还更多了。

三种心相续

当这些所谓的超出理性或非理性的事件发生时,会产生三种效果,或者说三种心相续。

第一种心相续:对解决方案的盲目信从

第一种是最常见的心相续或心理要素:一切都会好的。这种盲目的信心,认为只要你努力,你总会从问题中脱身的。我们知道有一些人发表了据称是相当惊人的经济对策而获得诺贝尔奖。这种对解决方案的盲目希望,有时,这个方法能解决问题。但是我们知道,正当我们开始解决旧问题的时候,就有上百个其他新问题接踵而来。不知怎的,这种认为总会有解决办法的盲目信心,在推动着这个世界。实际上,这种无明是经济似乎仍在运作的唯一原因。不知怎的,这种认为一定行得通、总有解决办法的盲目信心,正是使这个世界运转的唯一驱动力。

第二种心相续:虚无的思想

当这类非理性的事情发生时,出现的第二种心理要素是一种较为虚无的心理要素。人们由于市场崩溃而从房顶跳下去。他们觉得沮丧,而最糟糕的是他们觉得这仅仅发生在身上。别人都没事,所有这一切的不幸只发生在身上。

第三种心相续:超越世俗的解决方案

至于第三种心理要素,我们必然会去尝试一些超越世俗的解决方法,比如去寺庙焚香、去算命和请喇嘛卜卦,并得到各种咒语和会供作为处方。这就是为什么昨天我要讲到本尊。我们皈依本尊、持诵本尊咒、做本尊会供——做了这么多遍。我们的态度是,把本尊当成是一种超自然的、神乎其神的、解决问题的全能对象来依赖。我并不是在全然地劝阻这种态度。我想,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我们总得从某个起点开始。但是就像我昨天说的,密续的本尊并不是个实存、外存的生命。我不知道你想要怎么祈求,但是想得到本尊的加持,并且要亲近本尊——就是我昨天讲的身、语、意本尊——这种境界是相当复杂的。当然,我并不是在劝阻你去修本尊。我想说的是,对初学者而言,其实不仅是初学者,即使是对最资深的修行人来说,皈依大概是最可靠的修法了。

修皈依:接受和忆念

修皈依有两个关键。第一是接受;第二是在接受之后,要忆念。像我常说的,实际上我皈依这句话有时有点儿误导性,尽管它仍是最好的表达。我皈依应当被理解成我接受我承认我皈依法是指我接受这个真理,我承认这个事实。什么是真理?佛陀说:所有和合事物皆无常。就是说泡沫会破灭。当一个经济学家接受这个事实——无论一个泡沫漂浮多久,它总会破灭的——这个人就已经从泡沫会永存的幻象中受到了保护。我接受我会死亡。我接受我的死亡会随时到来,而不是过一阵子才来

我给你们讲皈依的重要性是源自一段经历。我的一位来自香港的老朋友最近离世了。她叫作。她很年轻,多年来饱受病痛的折磨。明和我一直在试着找解决的办法——记得吗,解决方案?各种办法。藏药、中医、印度药物、会供、修法……但最后,我和她长谈了一次,让她接受吧。放弃挣扎求存,她必须面对死亡。我们谈到皈依。同时,因为她的性格非常坚强和对佛法极为虔诚,她很轻易地接受了,而且她真的做到了。她将重点放在皈依的修行上。我不得不说,尽管我应当是在教导明,但看着她如何逝去,我必须坦承,我内心里秘密地希望自己离世时可以像明一样。如果我可以像她一样地离去——充满信心、对不确定性没有丝毫的恐惧,我想我就可以算是有所成就了。有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最简单的。难怪在所有佛教的修行中,第一件事就是皈依。这就是为什么我昨天说,我修行了这么多年,到最近才意识到,其实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特别是初学者,同时也适用于资深的修行人——修皈依是精髓。

皈依佛、法、僧

接受真理或事实,就是皈依法;亲近那些接受相似的真理之人,就是皈依僧;仰止那些不仅仅证悟了真理,还教导你真理的人,就是皈依佛。这就是为什么,至少这次,我们应该修皈依。

我促请你们去修皈依,不只是这次修,而是时时刻刻都要修。

究竟的皈依:禅修空性

在最高的境界,当你禅修空性时,那当然是究竟的皈依,因为你在接受、你在保持、你在安住于绝对的真理上。没有比这更高的皈依修法了。正因如此,你一定记得在《心经》的结尾部分,佛说般若波罗密多咒是无上的药物,能驱除一切障碍,等等。但是这么高境界的皈依修法,也就是禅修空性或安住于空性,对初学者来说,一开始当然是特别困难的。没有皈依的对象没有皈依的行为没有皈依者”——像是这样的概念,是很难理解的,尤其是对初学者。要理解究竟的皈依,需要一点点听闻和思维,以及很多的禅修。

相对的皈依:臣服于皈依的对象

在更粗显的层面上,皈依是最实用和最容易的修行。当我们人类的生活出现了问题,我们的习惯是臣服于一个解决方法。这就是为什么修皈依的方法也契合了我们臣服于一个全知、全能、强大的皈依对象的习性。能记住我之前谈到的本尊的繁复细节,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是困难的。不过,祈祷和臣服于某人,向他祈求帮助和保护却是我们的习惯。乍看之下,当我们修皈依的时候,我们就有那种臣服的感觉。所以,在所有的修法中,这大概就是最容易、最实用,也最契合我们思维习惯的修法。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