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佛门法事 > 放生法会 > 正文

【放生会】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3-25)

将被捕获之鱼、鸟等生类放之于山野或池沼之中,使其不受人类宰割、烹食,此之谓‘放生’。佛教徒在放生之时…

将被捕获之鱼、鸟等生类放之于山野或池沼之中,使其不受人类宰割、烹食,此之谓‘放生’。佛教徒在放生之时依仪式进行的法会,即为放生会。《梵网经》卷下云(大正24·1006b)︰‘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业,应作是念︰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无不从之受生,故六道众生皆是我父母,而杀而食者,即杀我父母,亦杀我故身。(中略)故常行放生,生生受生。若见世人杀畜生时,应方便救护,解其苦难。’
放生会即依上述经文之精神所形成的法会。我国自南朝齐、梁以来,佛家即盛行断肉之说。梁武帝曾下诏禁止杀生,又废除宗庙供献牺牲之制。《金园集》卷中记载,梁·慧集游历诸州时,曾烧臂乞钱放生。《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亦载,智者大师曾于天台山设放生池,并劝临海渔夫放生,又为鱼类传授三归依,讲《金光明经》、《法华经》等,以结法缘。此乃我国天台放生会之滥觞。此后即盛行不衰,在今日之台湾佛教界,仍然风行。

日本的放生起源,始自敏达天皇七年(578),剀命于每月之六斋日施行放生。其后,天武五年(676)、持统五年(691)、文武元年(697)、养老五年(721)、神龟三年(726)各有施行放生之例。若就放生会而言,养老四年(720)于宇佐八幡宫所行者,方为其滥觞。天延二年(974),放生会移至石清水八幡宫举行,此后乃成定例。

有关放生救护之法,在佛典中颇多记载,如《金光明经》卷四〈流水长者品〉记载,往昔佛为流水长者时,见池水枯涸,成千上万之鱼皆濒死亡,长者乃乞王以二十大象盛水救之,又施予食物,复为解说大乘经典,诸鱼闻后,皆得生忉利天。《六度集经》卷三亦记载,往昔佛为大理家时,见市人卖鳖,以百万价赎之放生之事。此外,《杂宝藏经》卷四〈沙弥救蚁子水灾得长命报缘〉记载,一沙弥见众蚁子,随水漂流,命将欲绝,遂心生慈悲,自脱袈裟,盛土堰水,而取蚁子,置高燥处,遂悉得活。沙弥以此因缘,得延命之果报。

近数十年来,台湾佛教界颇盛行放生活动。然而,由于部份寺院或佛教团体在放生活动之前未能详细规划,因此,常发生适得其反的结果。其主要原因有下列数类︰

(1)环境适应不良︰主持者未能为所放生之动物寻觅一适当之环境,而只是随意选择山林或河流放生。结果该类动物往往因环境适应不良而无法存活。譬如有一团体将所购得之鸟类载运到台湾中部的惠荪农场放生,不数日后,这些被放生之鸟类即因无法适应新环境而尸横遍野。

(2)准备工作不完善︰有些信徒在寺院法会之集》、《佛祖统纪》、《大明三藏圣教目录》等五部,及《南藏》‘竟’函的《梵本大悲神咒》、‘石’函的《大方广圆觉经略疏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集注》等书,而增加《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经》、《相续解脱如来所作随顺处了义经》、《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注解》、《大明太宗文皇帝御制序赞文》、《诸佛世尊如来菩萨尊者神僧名经》、《诸佛世尊如来菩萨尊者名称歌曲》、《感应歌曲》、《历僧传》、《大明三藏法数》等十一部。其后,神宗之母慈圣宣文怏皇太后更印刻四十一函四一○卷补入,故本藏续藏合计有六七七函,外加一函目录。

《嘉兴藏》是由密藏道开等人发愿雕造,万历末年于嘉兴楞严寺流通的。一称万历板、楞严寺板,或称密藏本。万历十年道开南游,始发刻藏大愿。十四年春于长安与居士十人谋募缘之事,又自定北南旧三藏对校之规则。起初与幻予(或作余)于五台山紫霞谷妙德庵共兴其业,真可、德清及几位居士协助。不久,道开隐遁,由幻予代之。继而幻予亦示寂。主事者交迭相继,最后迁于嘉兴楞严寺。至清·康熙十五年正藏部份始全部完成。

《昭和法宝总目录》第二册所载的《藏版经直画一目录》即为《嘉兴藏》的目录,初标‘遵依北藏字号编次画一’,专依《北藏》的函号而编次,部卷与《北藏》同。函数有二一一函。在上列三部明藏之中,以本藏的流传最广,日本的《黄檗板藏经》即其复刻。其后,《嘉兴藏》又雕造续藏经数百部。所收主要是和代撰述的经疏、宗典、语录、史传、杂录。

《嘉兴藏》改变历代藏经折装本的传统,采用方册本,以方便佛典之流通,对后代佛经装帧形式影响颇大。又,其每卷末页刻有施刻人的施刻愿文,写、校、刻工的姓名,雕板的时间与地点,本卷的字数及用工银两等,对研究和社会经济有一定的价值。此外,《续藏 □》、《又续藏》搜集大批藏外典籍,为研究中国明清文化保存甚多宝贵资料。

此外,有明一代除上列三板之外,尚有其他藏经的雕造,如道开的〈募刻大藏文〉所述的《武林藏》,《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第九四八杭州府部汇考、余杭县化城寺条所说的‘万历中,僧法铠主刻藏议,藏置化城,募金恢复,吴方伯捐俸,造藏板房二十余间’等等,不过其印雕年代、刊刻经过俱不详。

[参考资料] 《释鉴稽古略续集》卷三;《大藏拓本考》;《御制大藏经序跋集》;《佛教圣典概论》;李圆净〈历代汉文大藏经概述〉、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印史》(《现代佛教学术丛刊》{10});蓝吉富《嘉兴大藏经研究》。

下一篇:
上一篇: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