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道场 > 陕 西 > 正文

从法门寺到兴教寺:一个被买卖主导的世界里的灵魂确实可悲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06-28)

“当买赎罪券的金币落入钱箱发出叮当一响时,你亲人的灵魂马上从地狱上升天堂。”16世纪一位多明…

    “当买赎罪券的金币落入钱箱发出叮当一响时,你亲人的灵魂马上从地狱上升天堂。”16世纪一位多明我会修士台彻尔大肆宣传赎罪券时说下这句流传千古的妙语。时间过去了500年,这惊泣的一幕没有随着历史消失,而是变本加厉地上演在中华大地。从法门寺到兴教寺,21世纪初始,一场挟佛敛财的宏图大业轰轰烈烈地铺开来。这场辉煌宏大的灵魂买卖,痛彻了中国佛教,重创中华大地,也尽显买卖主导世界里灵魂的可悲!

 

    法门寺景区:曲江走了,曲江模式扎根了

 

    曲江退出法门寺景区,法门寺文化景区瞬间变成宝鸡市文化景区的换招牌速度让 人掩耳不及,网友嘲道:依然是曲江系雷厉风行的一贯作风。

 

    在200311月法门寺景区项目启动时,曲江模式曲江系尚未出现,操刀的是宝鸡市政府出资3000万元组建的宝鸡市法门旅游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然而该集团有负众望,不善经营使法门寺景区一度陷入低迷。

 

    就在法门寺项目陷入僵局的同一时间,曲江模式出现了,并且疯狂生长。20037月,西安市政府将西安曲江旅游度假区更名为曲江新区,此后,曲江新区着手大雁塔景区、大唐芙蓉园、唐大慈恩寺遗址公园、唐城墙遗址公园、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等一系列文化产业的开发。短短数年内,曲江新区房价飙升,一气从低洼地带跃升成为西安市的顶点,成为西安市的江南区。

 

    有此骁将,曲江系毫无疑问地成为深陷泥潭的法门寺景区项目最合适的救援者。2006101日,陕西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有限公司被批准成立,由西安曲江新区派出经营建设团队,全面负责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20073月,曲江新区组建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团队,由曲江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刘兵带队,任公司董事长,以外援的姿态奔赴宝鸡,法门寺文化景区工程再次启动。200959日,法门寺景区建设完毕,顺利开园,曲江系的建设团队留下来成为景区的经营者。20136月,曲江退出法门寺景区项目。

 

    从2006年接手到2013年退出,7年时间,曲江一个转身,除了留下一个负债32亿的烂摊子,究竟给宝鸡送去了什么福音”?

 

    曲江模式!

 

    在宝鸡市人民政府网站中,处处可见曲江模式的身影,2011328日法门寺文化景区管委会发布的《副市长张敬原丁琳率队赴西安曲江浐灞考察学习旅游景区开发和管理》新闻中称:通过看现场、听介绍,考察组成员深受感触,认为曲江、浐灞经验值得宝鸡市在发展文化旅游产业中学习和借鉴,大家表示一定学习领会曲江和浐灞经验,在工作实践中发扬和应用,以实际行动推动宝鸡市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张敬原在考察结束时要求,参与考察学习的单位和同志要认真学习曲江、浐灞精神和经验,结合贯彻《关天规划》和《宝鸡市十二五规划纲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放开视野,更新观念,抢抓机遇,挖掘宝鸡自然人文资源,策划包装一批文化旅游项目,切实抓好落实。特别是法门寺文化景区要借这一次学习之机,狠抓二期项目建设和景区环境整治,提高管理水平。

 

    对曲江送来的曲江模式,宝鸡如获至宝的羡慕之情、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曲江退出法门寺景区,只是甩掉拖后腿项目的金蝉脱壳,转而把精力投向前景更好的新项目(据悉阿房宫遗址项目已启动)。对宝鸡来说,曲江模式已扎稳深根,必将在认真学习中于整个宝鸡大放异彩”!对法门寺景区来说,一个生于曲江模式、长于曲江模式的挟佛敛财畸形怪物,走了亲娘,来了亲娘一手培养出的后娘,唯一命运是将被继续灌注三聚氰胺劣质奶!

 

    曲江退出,不是缩回黑手,而是金蝉脱壳、以退为进考量大局的进退有节。这昭示着曲江只会越发猖狂!

 

    从法门寺到兴教寺:挟佛敛财的号角全面响起

 

    如果说曲江成功把一个债台高筑的烫手山芋甩掉是上辈子积了德,那么宝鸡究竟造了什么孽,做了冤大头接下这担烂摊子?答案在于:曲江模式已不仅仅属于曲江!在文化体制改革中,骨干文化企业发展状况已经成为衡量文化产业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曲江作为挟佛敛财的开路大军,是全国正在酝酿、已经动手的挟佛敛财大业的航标,曲江神话不能破灭!烂摊子丢给宝鸡,保存曲江的有生力量,兴教寺景区等四大祖庭、八大寺院乃至全国各处XX寺才能陆续登上挟佛敛财的大舞台。而事实上对宝鸡来说,这也算不上断臂求生、弃车保帅的悲壮——法门寺景区大量流失、至今去向不明的国有资产,今后未必不会肥了宝鸡!

 

   7年前,身受重托接管法门寺景区的曲江,宣言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有限公司的成立,标志着会战法门的战斗吹响了号角,曲江系诞生了,政府搭台,唱戏的来了!挟佛敛财的号角正式响起,一场灵魂交易的世纪大业轰轰烈烈地展开,一个买卖信仰的激情时代如火如荼地拉开帷幕。

 

    西安市副市长段先念说:我们只是政府的一只手,从来不追求盈利,如何成功运营西安这座城市,挖掘它的文化号召力,才是我们真正的使命。”“我们不考核利润,只考核项目本身的执行情况。当前在西安凡是干不了的事情,政府就交给曲文投来做,说明它善于担当,敢于担当。”“如果否定曲江模式,就是否定西安市这几年来的发展路子。

 

    2006101日,时任陕西省代省长的袁纯清召开专题会议讨论法门寺景区的建设,这次会议奠定了陕西省高层介入的格局。陕西省政府第86次会议决定启动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并决定将其打造为世界佛都、继兵马俑之后的陕西第二个文化符号。主要操盘者即为近年来成功打造出文化产业曲江模式的曲江新区管委会及其旗下公司。

 

    在陕西省政府的强力推动下,2007416日,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曲文投”)、宝鸡市法门旅游开发建设有限公司、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11亿元,注册成立陕西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有限公司。法门寺一位高层说,上述三大能源公司并没有投资意愿,是在高层推动下出的钱,并不打算获利。

 

    事实上相当明显的是,曲江文投多数项目确实并不赚钱,段先念对媒体坦言,我们根本就不追求盈利,也不能以市场公司的盈利模式来考量它(曲江文投)。外界应该把曲()文投公司的使命和资产结构搞清楚,我们公司的资产全部是优质资产,譬如投资32亿元的法门寺,这该值多少钱?譬如其开发的1000亩大唐芙蓉园,如果现在对外出售,400万元/亩马上就有人抢,40亿元的利润随时可以到账。如果5700亩的公共空间,都用来做房地产,每亩卖200万元,该是多少钱?这些都是政府要我们做的,曲()文投和社会公司不一样。

 

    段先念还曾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解释曲江模式曲江模式是文化资源加旅游,然后再加城市。文化资源经过整理,提炼、创意以后变成旅游产品,旅游产品带来人气、商气,周边的城市升值,有钱了,再返回来投到文化,这样一个循环。

 

    原来,曲江模式是一场政商合一特殊利益集团格局下,从头至尾的房地产开发,自己搭台自己唱的好戏!无论打造什么景区,事实上它并不靠景区本身挣钱,其核心在于城市运营、地产升值,其它所有一切都只是为地产铺路的台阶和粉饰。在对佛教的掠夺中,抢圣物作文物、挟千年古寺申遗,都是地产升值的必要环节,等到地产升值完成后,留下一堆被吸干元气的空壳文化遗址,但这已经不重要。好一场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悲壮战役!纵观曲江打造的项目,资产的快速膨胀、较低的盈利水平,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放弃法门寺景区的原因也一目了然:曲江模式在此玩不转了。

 

    “法门寺我们出32个亿,周边的土地也没升值,一分钱也没有,原来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原因是什么?远离城市。法门寺不错,文化资源也不错,我们来旅游可以,但是你让我们住在这,把家搬到这,不可能。段先念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这段话揭示了曲江退出的真相:由于法门寺景区偏僻的地理位置,使曲江模式的关键环节周边地产升值无法完成,曲江模式在法门寺景区卡壳了。

 

    虽然曲江放开思路,从活人地产进军死人地产,在二期开发项目中推出名为人文纪念性观光园的灵境项目,利用当地土葬用地名额建设祭祀用墓地,并同时计划在合十舍利塔周边东、西、北三侧建设四个禅修主题的类似房地产项目,依旧抓住地产做文章。但正如段先念说,始终在投资,法门寺景区二期项目又需要一大笔前期投入,面对未卜的前途,曲江果断选择退出,把尚未成功的革命交给已经深谙曲江模式的宝鸡,金蝉脱壳,绿水长流!

 

    曲江退出法门寺景区,宝鸡接手继续干了;兴教寺风波尚未平息,芜湖神山罗汉寺来了,南京牛首山灵谷寺佛舍利也来了,甘肃泾川大云寺都来了……各处告急。在曲江吹响的挟佛敛财号角中,全国的曲江们目露凶光,开始向佛教发起冲锋!

 

    挟佛敛财:动摇邦本的错误信念

 

    “曲江人深深地懂得,这是荣耀,也是挑战,更是责任!从历史责任看,释迦牟尼佛指骨从印度到中国,从乱世到盛世,遭遇了太多的磨难,经历了无数的浮浮沉沉,到我们这代人手中,怎样最好的安置神物舍利,这是全世界人民的心愿;从文化责任看,新景区将成为国家对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

 

    于是,曲江人神圣而豪迈地踏上了征程,他们深深地懂得自己肩头的使命,他们深深地知道任重而道远。路漫漫其修远兮,在炎炎烈日下,在数九严寒天,他们用曲江精神、曲江质量、曲江速度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 (《陕西法门寺文化景区纪实稿件》)

 

    这是曲江为挟佛敛财谱写的豪言壮语,为地产买卖粉饰的民族大义、国际情怀。鲁迅对这类人早有评价:杀人者不可一世地昂起头,不知道脸上有着血污!

 

    “高举文化责任的旗号,吹响挟佛敛财的号角,法门寺景区打出挟佛敛财第一炮,号角声起,打申遗的国际广告,做西安当地的营销的兴教寺事件来了,往后,一个接一个的都要来了!

 

    挟佛敛财、猛搞宗教经济,真能使中国富强吗?!

 

    历史告诉我们,在被中国的传统正史评价为积贫积弱落后挨打的清王朝中期,中国的经济总量依然在世界上称冠。按英国经济史学家安格斯·麦迪森的说法,从1700年到1820年,也就是在伤透了中国人心的鸦片战争前,中国的GDP不但排名世界第一,在世界占比也从22.3%增长到32.9%。然而,中国此后的命运所有人都清楚。因此,GDP再强大,也不足以保证一个国家从胜利走向胜利,甚至可能走向败亡。

 

    撇开经济,异化宗教性质、抽空文化内核的粗暴曲江模式,能负起弘扬民族文化的责任吗?!

 

    从怪胎法门寺文化景区已经得到答案:那只能造出一个诈骗信众、负债累累的舍利提款机,没有文化可谈!

 

    然而,在曲江撰写的这份佛教搭台、经济唱戏的连台脚本中,却满满承载了曲江对宗教经济学曲江强国论的美好憧憬:

 

    “从本项目的发展前景看,完全有潜力形成新的产业形态,形成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带动周边区域的经济发展,这应是陕西省政府大力发展本项目的着眼点。

    “项目战略定位:打造文化经济发展模式的示范区,本项目将成为文化经济向区域经济发展的典范。

    “从法门寺项目的发展前景看,法门寺佛文化景区有潜力形成新的产业形态,形成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带动周边区域经济蓬勃发展。这是我们开发、建设法门寺文化景区的最终目的。” (《陕西法门寺文化景区纪实稿件》)

    “文化经济发展模式的示范区新的经济发展模式”——“这是我们开发、建设法门寺文化景区的最终目的,曲江枕着法门寺景区的宏图大业,美滋滋地畅想着扫荡汉传佛教、挟佛敛财产业链风生水起,曲江模式光大无边的光辉前景。

 

    梦想太远,落归当下——先给法门寺景区一个交代!这里佛教被逼仄、信众被诈骗、景区负高债,各方似乎都在遭受损失无人获利,但是包括门票、功德款、募集资金等在内的一笔笔鲜明的巨额收益,本该用来偿还债务的这部分国有资产,究竟无声无息地流失到哪一只幕后黑手中?!“挟佛敛财的关键字本来该落在上,一切故事因而起,而究竟去哪里?在曲江发起向全国寺院进攻的宏图大愿之前,请先解释这个问题!

 

 

    “繁荣是大方向,利润是大目标,投资是大前提,发展是硬道理,陕文投的这二十四字方针,预示了放眼而去的干柴烈火,也昭示着当代中国佛教将在权力和资本这两只闲不住的脏手揉捏中艰难地走上复兴之路。

 

    随着中国经济由增量改革迈入结构调整,粗放利益的潜力被发掘殆尽,与其说改革要提振勇气开始趟深水区,不如说边缘的利益增长点开始进入视野。自古以来,历朝历代无有听说对出家人下手、挟佛敛财之事,佛教这个与世无争的灵魂归宿处本与发财八竿子打不着边,却在今日这个盗亦有道的底线也荡然无存的时代,真真沦为了经济抓手。

 

    在当下官商合一特殊利益集团垄断社会资源的现状下,再高的经济增长也难以给民众带来普遍的幸福感和安全感,只会带来深刻的挫折感和被剥夺感。西方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告诉世人,如果一个社会经济发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众手里,那么它在道义上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有风险的,因为它注定要威胁社会。特殊利益集团陷入捞一把是一把的末世疯狂,黑手开始向佛教入侵,一个彻底被买卖主导的世界即将到来,一支灵魂悲歌即将响起!

 

    曲江模式作为典型的特殊利益集团,如果不从挟佛敛财的大戏中退出,必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佛教难安,中国难安。而曲江的真正退出不是人走魂在,法门寺景区退出事件的关键在于:归还舍利!让佛教的归佛教!否则退出事件只是挟佛敛财戏码的剧情转折,更精彩的将在下一幕!

 

    如鲁迅期盼自己的杂文速朽,因为那意味着中国的进步。期待对舍利回家的呼唤和对曲江模式的关注速朽,因为那意味着灵魂的终归灵魂!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