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东方佛教 > 东南亚佛教 > 正文

缅甸:微笑着的万塔之国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19)

  赤足,脸上涂着黄色香楝粉,那女子悠悠然走进寺庙,传统的罗衣系在腰间,花纹斑斓,长长的有点绊脚;树…

  赤足,脸上涂着黄色香楝粉,那女子悠悠然走进寺庙,传统的罗衣系在腰间,花纹斑斓,长长的有点绊脚;树荫下斜靠着辆自行车,车筐里有旅行指南和矿泉水瓶,枝头蝉声正烈;近旁伊洛瓦底江波光粼粼;远处,热气氤氲里,点缀着座座佛塔的山峦,如海市蜃楼般不可捉摸……。

  仰光印象*殖民色彩*苏勒佛塔(SULE PAYA)*微笑的缅甸

  仰光原名大袞(DAGON),1755年缅甸国王雍笈牙(ALUNGPAYA)统一缅甸后,赐名仰光(YANGON),意为“战乱平息”。百多年前,仰光不过是个小小渔村,唯一可以自豪的是大金塔(SHWEDAGON PAYA)。1855年英国殖民者征服上缅甸后,把国都从北部的曼德勒(MANDALAY)迁到了仰光,其目的是将它作为出口柚木的港口。英国人称它为RANGOON,其实只是YANGON的变音。1948年在国父翁山(AUNG SAN)领导下缅甸独立。1962年奈温(NE WIN)将军发动军事政变,缅甸陷入军事独裁者的统治,国门就此关闭。曾经的世界最大的稻米出口国,在短短二十多年里沦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十个国家之一。

  一开始没有对这个城市抱有多大的希望。伴随贫穷的必定是肮脏和拥挤这个理论似乎放之四海而皆准,但仰光让人惊艳。街道出人意料的干净整齐,视野开阔,绿树成荫。城市南部沿着仰光河岸的老城区,街道笔直如棋盘格。南北向有四条干道,东西向街道主要由阿拉伯数字命名,从第一街到第七十街顺序排下去,想迷路都做不到。英国的统治带给仰光极强的旧殖民地色彩。在东南亚的其它英国殖民地里,建筑多为白色或淡黄色,仰光却有更多的伦敦色彩,建筑物均由深红色砖砌成,白色或淡黄只用来勾砖缝或饰线,代替伦敦浓雾的是黄花茂盛的绿树。殖民统治带来的另一个烙印就是缅甸人大多会说英文。除了中国和印度移民,缅甸共有67个民族,英文方便了各民族间的交流。

  老城的中心就是有2000年历史的苏勒佛塔(SULE PAYA)。塔内藏有佛祖遗物,还有苏勒塑像。苏勒是大金塔所在圣山的守护神,位列纳特崇拜里的37个主要守护神,而非佛教神灵。塔四周集中了市政厅,独立纪念碑,最高法院和众多商铺餐馆。黄昏时分,当地人聚集在在这一带,拜佛的,吃饭的,约会的,闲逛的。鲜花和罗衣(LONGYI,缅式沙笼)汇成一片彩色海洋,屹立在海之上的是金色的苏勒塔,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对缅甸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们的笑容。到仰光的第一天,闲逛进一个正在做弥撒的教堂,眼神无意中和一祈祷的妇人相遇,她的灿然一笑让我忘记了酷热。一年后的今天,当我想起那个瞬间,依然如沐春风,妇人戴着眼镜,已不再年轻。出乎人们想象,在缅甸很难见到愁眉苦脸的人,物质上的贫穷并不妨碍他们感受生命的愉悦:女子笑的妩媚,男人笑的满足,孩子笑的无邪,老人笑的智慧,而佛则笑的慈悲。缅甸,我要称你为微笑的缅甸。

  孟族故都勃固*大卧佛*早茶*香楝树粉

  勃固(BAGO),距离仰光八十公里。公元1369年孟族(MON)第六代王頻耶宇迁都于此地,勃固王朝因而得名。1539年勃固王朝为东吁王朝所灭,再加上伊落瓦底江的改道,现在的勃固只是残喘于仰光阴影里的一个小镇,唯有那椰林里的十几座庙塔在展示着往日的繁华。勃固诸庙中,瑞泰立安(SHWETHALYAUNG)庙最现代,轻钢结构主体,入口处是一七重飞檐玲珑塔,两边各有一巨狮石像守候,旁边的相思树总是撒一地花瓣。庙内的大卧佛塑于公元994年。卧佛洁白如玉,着金色袈裟,眉眼生动,微笑斜卧于宝榻之上。佛像很大,不论别的,光那描金镂银的脚掌就长七米七呐。原庙毁于数百年战乱,只余佛静卧于荒芜森林中,被人遗忘,直到1881年,英国人修建铁路时才再现于世人面前。

  除了拜佛,缅甸人开门七件事的头一件就是喝茶。那天走进勃固河边的茶馆时,差点被众多的目光烤焦,原以为是游客装束的缘故,后来才知道,茶馆是缅甸男人社交的地方,女子从不涉足,更惶论单身女子。茶馆由木头和竹子建成,一半悬在河上,如湘西的吊脚楼。桌椅板凳都象小孩子过家家用的,与其说是坐着,还不如说是蹲在那儿了。每天全缅甸的茶馆里,目之所及都是蹲着的男人,穿着不同颜色的罗衣(LONGYI),而茶一喝就是半天。缅甸茶味同印度奶茶,只少了点香料的味道,点心油炸居多,同样受印度影响。也有咖啡,雀巢速溶,和环境不配。施施然喝了两杯奶茶后离去,全不顾背后的骚动。次日,当LOK来到同一个茶馆时,人们争先告诉他有个中国女子曾在此喝过茶。LOK笑我:“你已成传说了!”

  勃固的市场虽没有仰光的大,但更生机勃勃。很多摊位卖一种淡黄色树枝,粗细从酒盅到碗口不等,截成一拃多长,那就是闻名遐尔的香楝树枝(THANAKHA),缅甸女子用来防晒美容的。树枝沾水在一种特制的石板上磨出粉浆,涂在颧骨和鼻梁上,爱俏的,还用刷子刷出图案来,看惯了倒也别有一种风韵。有这等天然化妆品,我自然是早将防晒霜扔在脑后啦。只可怜了LOK,不得不干着磨工的活。据说缅甸男孩的人生功课之一就是每天帮妈妈或姐妹磨香楝树浆。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