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道场 > 浙 江 > 正文

径山万寿禅寺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3-28)

径山万寿禅寺位于浙江省杭州西北,天目山东南馀脉的径山。创建于唐天宝年间,距今已有千二百多年…

径山万寿禅寺

 

    径山万寿禅寺位于浙江省杭州西北,天目山东南馀脉的径山。创建于唐天宝年间,距今已有千二百多年历史。该寺始兴牛头禅法,,由法钦开山,宗杲全盛,两浙名僧咸集径山,临济宗匠如蒙庵元聪、无准师范、虚堂智遇等先后住持弘法,盛传临济杨岐,为海内外佛徒奉为祖庭。历代帝王显贵、诗人墨客、求法僧人纷至沓来。南宋时,江南名寺以径山万寿禅寺香火独盛,被评定为禅宗“五山十刹之首”,为全国著名古刹之一。

  径山有五蜂屏立,名凌霄、鹏勃、朝扬、大人、晏坐。以凌霄峰最高,海拔769米。五峰之前有御爱峰,在此可仰看峻峭群峰,俯视江河海湾。史称宋高宗赵构曾在此赏景,故峰“可爱”,故名“御爱峰”。山上林木幽深,古柏苍松,柳杉银杏,蔽天翳日,种类繁多。相传当年宋高宗上山曾召僧人奏对,问:“何为王?”答者:“大者为王。”宋高宗不以为然,认为是:“直者为王”,封古柏为“树王”。又传说清乾隆帝弘历登径山,曾合抱过粗直的柳杉。南宋诗人范成大也曾赞柳杉为“寿木不知秋”。至今径山古树竹林汇如碧波林海,仍具有诱人魅力。

  唐天宝元年(742年),吴郡昆山(江苏)人朱姓儒子28岁,时自家乡赴京,途经丹徒(镇江),遇鹤林寺玄素禅师(668——752年)遂从玄素为师,出家受戒,修牛头禅法。后云游入浙,在径山结庵传法,取号法钦(道钦)。时临海令吴贞将别墅施给法钦改建为寺。

  牛头禅以牛头法融为始祖。因法融曾在金陵牛头山幽棲寺石室修禅法。故名“牛头禅”。在始祖法融之下有智岩、慧方、法持、智威、慧忠、合称“牛头六祖”。在智威之下嗣法的有玄素,玄素的再传弟子就是法钦,他在径山产寺传法,受唐代宗崇敬,曾于大历三年(768年)被召入京,咨问法要,赏赐甚厚,并号称“国一大师”。大历四年(769年),法钦返回径山,唐代宗下诏为其建寺,定名“定山禅寺”。于是道俗慕名目径山参学佛法者络绎不绝,名传全国,唐德宗在位时,对法钦亦甚敬重,不少朝廷官员、地方缙绅以其为师,参佛问法。

  法钦之后,历经百丈等几代住持,但寺宇破败,仍然一蹶不振。直至唐玄通三年(866年),湖州高僧鉴宗禅师上山,他立志重振法钦旧业,募化重建殿宇,金装佛像,置备法器,广集佛徒信众传法,径山寺才得复兴。由此鉴宗被列为径山二祖。乾符六年(879年),唐禧宗赐名改径山寺为“乾符镇国院”。唐景福二年(893年),钱鏐任镇海军节度使兼润州(今镇江)刺史,曾上径山参谒第三代住持洪为“法济大师”。后梁开平时,钱鏐受封为吴越王,立国建都,径山所凿井被称为“钱王井”,并于后梁乾化年间(911——915年)奏请梁太祖追封鉴宗和尚为“无上禅师”。

  南宋时,由于在批僧侣南迁,又因南宋之初将佛寺“家庙化”和改作他用,杭州等地寺僧星散,大批外流,不少僧人远离南宋京都,转移东天目径山。特别是高僧大慧宗杲自灵隐迁住径山,他集古德语录公案,首创“看话禅”,因简单易行,禅众都以“看话禅”为入门,上山求法者蜂涌而至。南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由丞相张浚向宋高宗举荐宗杲禅师上径山继席,由此临济宗风名传四方。次年,上山求法“坐夏”僧人过一千七百馀人,最多时曾达三千人。当时该寺建有360房,并建有金刚殿、韦驮殿、地获殿、千佛阁、祖师堂等,故径山寺住竺别峰宝印曾吟咏称为“三千楼阁五峰寒”。

  宗杲初参曹洞庭湖宗诸名僧,后至汴京天宁寺参临济宗杨岐派僧人圆悟克勤(1063——1135年),克勤以所著《临济正宗记》授予宗杲,不久,宗杲名震京师。北宋末靖康元年(1126年),宋钦宗曾赐紫衣和“佛是”之号,至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宰相张浚荐举住持径山。宗杲参学先师语录公案,在径山提倡“看话禅”为求法入门,其说法“纵横踔厉,易于接引”,由此道法特盛,史称他为“划时代禅匠”。隆庆元年(1163年)宋孝宗即位,即召见年已78岁的宗杲,赐号“大慧禅师”;当年宗杲圆寂后,又追谥为“普觉禅师”,大慧宗杲遗著甚多,他的弟子蕴闻曾编有《大慧普觉禅师语录》30卷等,宗杲弟子九十馀人中有不少名僧,如真歇清了、普慈爱蕴闻、佛照得德光等先后在径山继席,而都成为佛学研究有素的高僧,南宋之初,宋高宗赵构曾慕名上径山赏景参佛。乾道二年(1166年),宋孝宗偕显仁皇后登径山时,将径山改名为“径山兴圣万寿禅寺”,并亲书寺额,拨内帑建千佛阁,由此,径山寺名闻海参内外,不少名僧上山升坐讲法,交流禅宗教观,特别是临济宗杨岐派六蒙庵元聪住持该寺时,佛徒信众,云集径山,日本等国佛徒也慕名前来求法,成为宏扬临济宗的祖庭之一。在宋宁宗、宋理宗两朝期间,相隔不过四十多年,径山万寿禅寺连遭火灾,三毁三建。如庆元五年(1199年年仲冬,火起龙堂,四百多年营建的寺宇尽付灰烬,幸赖如庵蒙聪享有盛名,经各方募化,“日役千辈“,才于嘉泰元报(1201年)得以重建。随后由嘉泰三年(1203年)由显谟阁直学士楼论撰写《径山兴盛万寿禅寺记》,燕于当年连同宋孝宗所书寺额——并勒右立于寺前含晖亭,称之为“孝御碑”,历七百九十年,至今亭圮碑残,古迹犹存,此后,此后又绍定六年报1233年)、淳祐二年(1242年)二次大火,殿宇尽毁,均由住持高僧无准师范发起募化,先后于嘉熙元年(1237年)和淳祐五年(1245年)重修,但其规模远非昔比。

  径山万寿禅寺由于高僧弘法,影响深远。南宋嘉定年间,评定佛教禅院名刹时,径山万寿禅寺被定为禅宗“五山十刹这首“,居灵隐、净慈、天童、育王之前,由此名扬四海,成为”东南第一禅院”。南宋末期,临济宗成批禅僧以亡宋之痛,纷纷东渡日本,在日本佛教界自成系统,临济杨岐派自此广传海外,成为日本佛教禅宗三大宗派之一。入元以后,径山寺日渐衰落,元初至元十二年(1275年),十七年(1280年),经历两次火焚,均由第四十三代住持云峰妙高全力修复。元末至正元间,又由战乱,径山万寿禅寺再次毁于兵火。

  明洪武年间,明太祖朱元璋兴佛,令各地重建寺院,徵集各僧校点佛经。但此时径山万寿禅寺已趋于衰落,虽重建部分寺宇,却无名僧应召入京。为整顿佛教,明太祖曾命名各地僧徒讲习“三经”:《心经》、《金刚经》、《楞伽经》,并命名呆庵普荘(1347——1340年)等到各名山讲经,专程来径山讲解“三经”。明万历年间,高僧紫柏在五台山以明《北藏》为基础,校明《南藏》,刊刻方册《大藏经》,因北方寒苦,特移至径山, 而此时径山万寿禅寺已经衰落,紫柏等人只能移入径山寂照庵继续刊刻,被称为《径山藏》(即《明藏》万历版)。在此期间,径山万寿禅寺大殿出现倾颓,也由紫柏发起邀集富绅集资整修。据史载,清圣祖玄烨崇佛,自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起五巡江南,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四月他第四次南巡时,顺道上径山,由松沅房僧人白峰世鉴迎驾奏对,玄烨亲书“香云禅寺”四字,改悬寺额。据说,乾隆帝弘历在六下江南中也曾到过径山。

  径山万寿禅寺自法钦开山至民国时期,共历八次毁建,二次大修,至民国廿二年(1933年)由本沅法师重建,已是第八次重建,但“所复原远非旧观”,一次比一次衰落。原有明朝时正德十六房,民国时大多已不复存在,至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前后,只剩下妙喜、梅谷、松沅三房。1949年后,径山万寿禅寺因年久失修,逐渐倾圮,:文革“时进一步受到破坏,原有寺院荡然无存。“文革”后,为保护永乐大钟曾造过钟楼,并将三尊铁佛和“历代祖师名衔”石碑供于钟楼。1991年钟楼失火被毁,仅剩寺前宋孝宗御碑,。经海内外佛徒信众和旅游者倡议,由政府批准,经佛教协会筹划,后又重建。

  自古以来,饮茶与参禅密切相关。相传禅宗初祖达摩面壁修炼了九年,有一次竟沉睡了,他醒后十分后悔,割下眼睑扔在地上,却长成一株茶树,达摩摘取茶叶以热水冲饮后,消除了睡意,完成了面壁十年,修成正果,创立禅宗。此说成为与茶禅相关的传说。此后,凡佛徒打坐入定,诵经念佛之馀,就以饮茶修身养心,解渴提神,逐渐成为佛门风尚,大凡名山古刹都自植茶供采摘饮用。径山山高林深,雨露充沛,自古径山茶就以优质闻名。据《余杭县志》载:“径山寺僧采俗语雨茶者,以小缶贮送,钦师曾手植茶数株,采以代佛,逾年蔓延山谷其味鲜芳,特异他产,今径山茶是也。……..产茶之地有径山、四壁坞与裹山坞,出产都多传,至凌霄峰尤不可多得,出自径山四壁坞者色淡而味长,出自裹山坞者色青而味薄。”径山茶产量甚少,但清冽解渴,饮后颇有回味。宋时径山茶就与天目茶齐各,并列“六品”,被誉为“龙井天目”,意为兼有龙井和天目茶之美。由于以优质茶待客,又逐渐形成为“茶宴”,佛门高僧与来访者沿围坐炊具茶具,盘膝打坐,饮茶论经,议事叙景,有时还鉴评茶叶,称做“门茶”,有时用开水冲泡粉末茶研制饮用,称为“点茶法”。南宋端平年间,日僧圆尔辩圆在径山万寿禅寺求法,回国时带去了茶种籽,播种于安倍川一带,并传播了径山茶研制法。随后日僧南清诏明在径山修学五年,归国时又将“茶台子”、“茶道具”一式带回日本崇福寺,日三僧人赞扬饮茶好处,并著有《吃茶养生法》,而径山“茶宴”逐渐形成了日本“茶道”。这种“茶道”,本来只是日本幕府高层社会的一种仪礼,公元16世纪中叶,日本的千里修禅师将“茶道”推广普及到民间,于是流传更广,千利修成了“茶道匠祖”。如今在日本的饮茶的已被公认为文明的表现,出现各种流派,并把“茶道”视为清高的精神享受和礼法教育。至今日本佛教界仍认为日本“茶道”的故乡在径山。这种茶文化也为中日文化交流的重要内容之一。

上一篇: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