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东方佛教 > 东南亚佛教 > 正文

老挝——当佛国古都染上法式情怀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9-26)

  台湾《30》杂志9月号刊文《当佛国古都染上法式情怀》,摘编如下:   “老挝在哪里?”“为什…

 

 

  台湾《30》杂志9月号刊文《当佛国古都染上法式情怀》,摘编如下:

  “老挝在哪里?”“为什么要去龙坡邦(Luang Prabang)?”

  不少人一听到我即将前往的旅游地点,都免不了发出这两个疑问,毕竟对于台湾的海外旅游市场,老挝是块相当陌生的处女地,虽然地理位置夹处在越南、泰国与柬埔寨之间,大家对她的认识却不若邻国了解。 一段有关龙坡邦的介绍文字,引起我的兴趣,大意是“龙坡邦,一处混合老挝古都与法国殖民风味的小镇,为中南半岛最后一个未受观光客污染的净土。如果想体会时间缓慢流逝(time stands still)的感觉,就到龙坡邦走一遭吧!”

  于是,经由曼谷、永珍辗转转机,我来到坐落在湄公河畔的美丽山城,于1995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龙坡邦。

  法式殖民风情浓郁

  龙坡邦又中译为“琅勃拉邦”,位于老挝北部高原的中心地带,紧紧被湄公河(Mekong River)与南康河(Nam Khan River)环抱。从空中俯瞰,两条河交汇的地方,像个突出的半岛,拥抱在山明水秀间,自8至13世纪“澜沧王朝”定都于此,已遗世独立数世纪之久。

  不过,让龙坡邦变得璀璨耀眼的,则缘于法国殖民时期(1893年~1954年)的洗礼,龙坡邦结合欧洲城市概念,“混搭”的殖民地建筑式样,成为这个山城最迷人的街道景观,并难能可贵地保留殖民时期前的城市架构,犹如老挝建筑缩影。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在此交融,被喻为“东南亚保存最完整的古城”。

  龙坡邦是仅次于永珍的“老挝第二大城市”,但腹地并不大,大约半天就可将老街逛完;不过,穿梭巷弄间却是趣味无穷。浓郁的法式殖民风情、自在悠闲的渡假情怀,总教人忘了时间。素有“法国街”之称的“沙卡拉路”(Sakkaline Rd.),约600米长的街道上,多是餐厅、咖啡馆、书店、工艺品店,西方旅人最爱闲坐在外廊座位,老挝侍者穿梭服务,真令人有时光倒流、回到19世纪初法国殖民的错觉。

  经过一天转机的劳顿,最适合将自己放空。入境随俗选家灯光美、气氛佳的咖啡厅坐下,任由时光冉冉流逝,享受山城况味。所谓“time stands still”大概就是指这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心境了!

  观看托钵体会施与受

  老挝始终是个佛教国家,与泰国一样,男子都有短期出家的义务。龙坡邦被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后,仍不改其生活作息与宗教信仰,其中,一大清早的僧侣托钵化缘画面,便令我深深感动。

  我和其它游客一样,清晨6点不到,便在大街上等待僧侣集体托钵的队伍。这日,天公不作美,下起不小的雨,心里才想着“会不会不来?”接着就看见齐聚相通寺沿街走过来的僧侣们,随着橘色袈裟、撑着雨伞的身影渐形清晰,心里不禁紧张起来,“怎么供养?”一手拿着伞、一手捧着食物,还想要拍照?真是手忙脚乱极了。

  按规矩,应是男生站着、女生跪在路旁;下雨天,虽不方便跪坐,当地居民也不忘自备椅子坐在一旁。待僧侣经过时,以右手捏起一小坨糯米饭或糕点放进钵中,一切都是这么有条不紊、自动自发。不过,如何平均分配到上百位僧侣的钵中,其实是需要技巧的,像我等这类“大把抓”的游客,很快就把手中食物分完了。

  借由参与供养,我真诚地体会到什么叫做“无分别心”。每一位僧侣钵中的食物,都来自众生的手,给什么就吃什么,也许是糯米饭、饼干或水果,所有食物统统进到钵里,等回到寺庙再拿出来分享。他们不会刻意挑选化缘的对象,也不会有食物的喜恶,当然也不会嫌脏,一切的进行日复一日、从不间断。

  “最美丽的庙宇”

  龙坡邦三十多个传统庙宇当中,以相通寺(Wat Xieng Thong)最知名,于1560年由Saisetthathirat国王所建。当时,相通寺贵为皇室专用的庙宇,装饰极尽奢华,堪称老挝最美的庙宇。最为人称道的,是几乎贴触地面的三层飞檐建筑,犹如美丽的长发覆盖;此外,墙后琉璃碎片拼贴的生命树、平民的生活百态,一幕幕深刻动人,栩栩如生的壁画,亦让我流连忘返。除了欣赏庙宇精湛的工艺技术,我更喜欢捕捉生活于古剎中的僧侣身影,有了他们,让这个城市更加真实。

  皇宫博物馆(Royal Palace Museum)则是另一个参观重点,这座1904年法国殖民时期所建的皇宫,原为老挝末代皇室家族所居住,现改为博物馆,在大厅、接待室、寝室、餐厅等12个房间内,摆放当时皇室使用的物品,以及近代各国馈赠给老挝国王的礼物,满足了平民百姓对皇室的好奇。其中,我也看到中国明、清两朝所送的皇家档案。

  登高俯瞰祥和美景

  体验龙坡邦的生活有很多种方式,穿梭大街小巷来趟建筑之旅,也可以到古剎寻找灵感、跟着僧侣做早晚课。第三天,我选择搭船往康丁古洞,顺道游览湄公河的沿岸景观。

  距离龙坡邦约25公里的康丁古洞,分为上洞(Tham Ting)与下洞(Tham Phum)两个古洞,400年前便是龙坡邦居民供奉佛陀的地方,因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佛像,过往的每个新年,国王会搭船来祭拜、并下榻在对岸村庄。

  让我印象深刻的,除了数以千计的落难佛像满布灰尘外,就属在步道上兜售小鸟的孩童。他们像是训练有素的销售员,向游客喊着:“one dollar”,小孩的母亲则坐在一旁编竹篮,再把一只只小鸟放进笼子里;他们贩卖游客的恻隐之心,看准了游客多半会将小鸟放生,小鸟也因此成了囚鸟,让人于心不忍。

  往返康丁古洞的行程,共需4小时。回到镇上已是下午1点多,行有余力,还可以逛逛附近的手工艺术村,体验老挝人手工造纸、织布的工艺技术,或参观苗人村,认识少数民族的生活与艺术;也可以哪儿都不去,就找家餐厅用餐,在日落前,登上普西山看落日余晖中的龙坡邦古城。

  普西山(Phousi Mountain)是龙坡邦的制高点,登上328个台阶,站在顶端金黄佛塔前的看台上,视野相当广阔。俯瞰山脚下宁静祥和的龙坡邦,没有现代化高楼大厦的巨林阻挡,放眼望去,尽是隐身绿林间深褐瓦、白墙的低矮建筑,还可见南康河与湄公河粼粼波光温柔环绕着。一想到眼前美景,已历经数世纪之久,就令人感动万分。

  从普西山下来,正好是夜市热闹登场时分。

  傍晚,从路口一直延伸到皇宫前的市集是我最喜爱流连的所在。白天车水马龙的Sisavangvong街道,一到下午6点就变成热闹的传统市集,从各式老挝小吃、饮品,到银饰、衣服、背包、鞋子、床单、围巾、抱枕、纸灯等手工艺品应有尽有,眼力好的可以发现几家富有巧思的创意商品。

  逛市集搜罗民艺趣味

  我迷失在这诱人的氛围,一摊摊紧盯不放,回忆起在新疆喀什被小贩紧抓手不放、硬要我开价的恐怖经验,这里算是相当友善的市集。商家多半可用简单英语交谈,除了有礼貌地轻声问候,还会赞美我“因为长得漂亮才给好价钱”;若是说不通,拿出计算器你来我往也能达到杀价目的,老板娘甚至直接掏出钱,表明“就是这个价”!

  最令人惊喜的是纯手工艺品,包包、布娃娃、纸灯笼,都能找到一针一线细细缝起的民艺趣味;而这些产品多已商业化,将传统工艺结合现代生活功能,成为最畅销的“文化创意产业”,实用兼具民族特色。

  有人形容老挝是“人间香格里拉”,一个没有铁路、高速公路的国家,缓慢的开发让她保有浑然天成的美景与纯朴民风,因此来此渡假的旅客多半以“周”计算,缓慢地体验东西文化交融的美。此次虽然我只停留4天,行色匆匆,但已烙下深刻记忆。

  过往的龙坡邦因地处内陆,联外交通不便,长期未受商业资本主义影响,因此曾被外国旅人喻为“一元当两元用,最物超所值的度假天堂”,但随着联外交通的发达,观光客增多,也无法避免感染商业气息。可说老挝人的胃口被西方人惯坏了,“度假天堂”的“Feel”是有,但“物超所值”可就见仁见智了。

  在此地消费几乎以美元计价,且经常漫天喊价无一标准,就拿《Ancient Luang Prabang》这本介绍龙坡邦的书籍来说,在皇宫置物柜旁购买,一本要价50美元,隔天再去,便喊到60美元,而在永珍的书店购买仅需30美元,价差令人咋舌;于僧侣托钵的现场,也常有小贩硬塞食物给游客再索费的情形。如此人间仙境,也难逃资本主义的渗透。

  只能说,旅行要趁早,如果不想被人当肥羊宰,货比三家不可少。想要到此体验人间美景,脚步真要快!

  观摩托钵抱持虔诚心

  1. 仪式进行过程请静静观摩,当你对此习俗产生共鸣,并能文明地参与时,才可以奉上自己的那一份。

  2. 施舍给僧侣的食物,请在清晨于市场购买,而不要向沿街的小贩购买。

  3. 如果不打算供奉,请保持一定距离,避免挡道。

  4. 相机镜头不应离僧侣太近,且避免打闪光灯。

  5. 衣冠整洁,肩膀、前胸及腿部不宜外露。

  6. 避免与僧侣发生肢体碰撞。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