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道场 > 江 西 > 正文

南昌佑民寺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3-18)

马祖道一禅师从南岳怀让处悟道以后,离开南岳到了福建建阳佛迹岭,开始聚徒开示禅法。不久道一将…

南昌佑民寺

 

    马祖道一禅师从南岳怀让处悟道以后,离开南岳到了福建建阳佛迹岭,开始聚徒开示禅法。不久道一将法堂迁往江西临川西里山,旋移南康龚公山。应地方官的殷情邀请,又将道场移到洪州(今江西南昌)开元寺。从此道一广聚徒众,随所化摄,高官显贵都来聆听道一说法,四方学者也云集到开元寺,互相考证,精研禅道。以洪州为中心的禅宗活动,蓬蓬勃勃的开展起来,史称洪州禅。

 洪州禅时为南方禅宗的一大系,其势力足以与神会的菏泽系抗衡。马祖道一“大师门下亲率弟子八十八人,出现于世及隐遁者莫知其数”,中是最为引人注目的是百丈怀海、西堂智藏、南泉普愿等人,怀海弟子为沩山灵佑、黄檗希运,其下再别传仰山慧寂、临济义玄,沩仰、临济二宗得以成立。

  而马祖道一当年所大弘禅法的开元寺,便是今天南昌市的佑民寺。佑民寺初建于六世纪初南梁,历经变更,一九二九年定名为佑民寺。

  佑民寺殿堂雄伟,前殿有众多佛像和千佛缸,缸外装饰九十余个佛像,神态各异,古朴端庄。在缸上饰佛像众多,国内罕见。后殿有巨型铜佛像,佛像庄肃穆,较为珍贵。佑民寺右侧,一座四层角形的钟楼挺然护在佑民寺旁。钟楼内悬有大铜钟一口,为十世纪南唐时铸,重五千多公斤,高二点三米,周长四点七米。钟楼为一九二九年用花岗石修筑的。

平常心得自在

  洪州禅的法门宗旨归结为:平常心是道。平常心是与日常生活相关联的“心”,真正的将平常生活的河沙妙用(千千万万的作用)体现出来,便就得到了“道”,也就见到了佛性,便可成佛,超脱自在。

  “平常心就是道”的提出,对禅宗的发展意义深远。它将现实人心的一切活动看成是佛性的全体显现,将能能动主体的所有物质的、意识的活动看成是如来藏的直接作用,从而将深奥玄妙的佛理研究探讨转化为现实的、修证的具体实践活动,结果导致慧能倡导的顿悟,转化为更现实、更具体的活动,而且引导学禅之人将禅与个人的日常生活、行为、意念和感情打成一片,使禅在自然的展开中充分表现活泼泼的生动形象,以及乐天质朴、幽默风趣的特点。

  因此,洪州禅强调和积极发挥人的意识及个性,认为只有内在的才最为关键,这种自觉将会从日常的修道生活中体现出来。在具体的学禅实践中,对以往的烦锁的修行方式进行大幅度的精简,甚至大胆的推翻了六祖慧尚保留的“无相戒”、“无相尾”、“四弘愿”等修习方式,也不读经坐禅。道一竭力否定语言文字的认识作用和中介意义,采取隐语、动作等特殊方式悟入,甚至是使用踏、打、喝等手段使学禅之人醒悟。、

  一天晚上皓月当空,马祖道一禅师和三个得意门生西堂智藏、百丈怀海、南泉普愿,兴致勃勃赏月。道一问:“你们看此时景致如何?”智藏说:“依我看,此时正好焚香以讲经说法供佛。”怀海则说:“我看此时正是参禅打坐的好时光。”普愿什么都不说,扭头就走了。于是道一赞叹说:“经入藏,禅归海,只有普愿意独出物外。”

  无拘无束,自由潇洒中,精神无碍,超出经佛禅坐,浑然于禅心之中。

  曾经有僧人问道一:“究竟如何修道?”道一教导说:“道不用修,平常心就是道,什么是平常心呢?平常心就是没有做作,没有是非,没有取舍,没有断常,没有凡圣的心境。平时你不管穿衣吃饭,还是言谈举止,行住坐卧,还是应机接物,甚至是起心动念,无不是道,无不是禅,无不是修道,这好比十条河流,虽不尽同,可众流归海,便都成为流水。所以要在日常生活中,不思善不思恶,善恶都有不沾边,那就呆以渐入门道貌岸然,自修自证。”

  “道在每个人自性中,本就具备,只要在善恶事两个方面都不拘泥。假如取善舍恶,心观空寂,一意入定,就会偏向一路,要是这样,还是不足,再向心外追驰,离道更远。”

  一切顺自然,不必刻意,道在自性本心,平常心就是道。

  又一僧在道一面前,用手画了四画,上画长下三画短,然后对道一说:“不得说一画长、三画短。请大师回答。”于是,道一禅师在地上用手画了一画,说:“不得道长短,这就是对你的回答。”

  肯定和否定都是执,不肯定不否定也见滑头,不能回避,看你的大机大用,道一将问题又推进一层。

即心即佛

  道一着力倡导“即心即佛”法门。他对弟子们说:“自心是佛,心外没有特别的佛,佛外没有别的心,达摩大师从天竺来中华,传上乘心法,就是为让我们悟此。”

  有一弟子马上问:“师交慈悲,请问你刚才为什么要说心就是佛?”道一答道:“为使婴孩止住啼哭。”又问:“止住啼哭又是怎样呢?”“非心非佛。”

  道一说“即心即佛”,是为了悟初学之人,这就像想个法子哄小孩不哭那样。可是止了啼哭,他又怕弟子们会因此落入知解,于是他又提出“非心非佛”。禅的真昧在于生命的本真体悟。

  一天,怀海与道一一起散步,听见野鸭的鸣叫声,马祖道一问怀海:“是什么声音?”怀海说:“野鸭声。”进了不久,道一又问:“刚才的声音向哪个方向去了?”怀海说:“飞过去了。”道一猛的一下拧住怀海的鼻子,呵道:“又说飞过去了。”怀海被拧的嗷嗷直叫,回去到僧寮便伏在桌子上哭了起来。一旁的师兄弟围了上来:“你这是哭什么?”“我鼻子被师父拧得痛死了。”“不知你犯了何错?”“那你们去问师父好了。”大伙儿来问道一,道一会心一笑,说道:“怀海自己心里知道,你们来问个什么。”师兄弟又回过来将此话告知怀海。怀海哈哈大笑,弄得大家莫名其妙,说:“你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究竟为什么?”怀海自言自语:“是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刚才哭,现在笑。”

  禅在于超越,超越事物的表面现象。平时,一般人经常起心动念,所以才有各种差别之心,“这里”。“那里”、“这个”、“那个”。道一的一拧,将怀海分别之心打个粉碎,使怀海马上有悟,所以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马祖道一开创的禅风,给以后禅宗的发展以开路,此外他以社会生活为禅的实践舞台,毕生与民众为伍,在普通平民中发展力量,是中国佛教的庶民化、世俗化的主要表现。

下一篇:
上一篇: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