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道场 > 江 西 > 正文

宜丰普利禅寺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3-18)

江西省宜丰县同安乡的洞山,古木参天,山石奇伟,风景秀丽,洞山古有普利寺,为神宗曹洞宗之祖庭…

宜丰普利禅寺

 

    江西省宜丰县同安乡的洞山,古木参天,山石奇伟,风景秀丽,洞山古有普利寺,为神宗曹洞宗之祖庭。从同安乡政府所在地去洞山,走依山就势的十里古道,穿过罗汉林,越过金刚岭,近洞山山口一处牌楼耸立,上刻“古洞云深”四个庄严道劲的大字。离牌楼不远,在水流湍急的葛溪上,横跨着逢渠桥,桥为单孔石砌,是宋代人为纪念洞山良价惮师而建造的。

  据说当年良价到云岩昙晟禅师处参禅问道,临别之时,良价向昙晟禅师说:“师父去世后,忽然有人问我还能形容师父的样子么?我将如何回答?”昙晟禅师沉默良久,然后回答说:“只是这个。”洞山良价沉今一会儿,昙晟禅师说:“你今后担当起弘法的大事,应当审慎。”良价怀着未完全了悟的心境,辞别了老师,但师父所说的“只是这个”还不时索绕脑中

  有一天,良价来到洞山的葛溪,正当要渡过之时,忽然发现水中自己的倒影若隐若现,于是彻悟“只是这个”的禅意,因此他当下立即作了一个偈,颂:“切忌从他觅,迢迢与我疏;我今独自往,处处得逢渠。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应须恁么会,方得契如如。”

  良价了悟之后,随即募化洞山的山场田地,建起了普利禅寺。良价建寺以后,四方的僧徒陆续来到洞山学取禅法,人也越来越多,洞山良价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寺院的规模也逐渐增修,晨钟暮鼓,香火鼎盛。就连居住在曹山(今江西宜黄县内)的本寂和尚也来向价学习,本寂尽得良价之心意,遂将良价的主张为文闸发,他们师徒共同倡导“五位君臣说”,即良价为接引、勘验悟学之人的学说和方法。用“正”(体、空、真、理、净),“偏”(用、有、俗、事、染),“兼”(非正非偏,亦即中道)三个概念,配以“君”、“臣”之位,用以分析佛教真如和万有的关系,用以教授上中下三根的学法之人。那些承认有真如本体,而不知万物由本体派生,忽视用的关系,这种人属“君位”。承认现象是假,不知求本体,忽视体,这种人叫“臣位”。承认现象为假,又追求本体,但未至极点,叫“臣向君”,承认有本体,开始由体及用,但未至极点,叫“君向臣”。而本体和用相即不二。不落有无的为“君臣道全”,这是觉悟最高的境界。

良价禅师

  良价禅师(八○七一八六九年),俗姓俞,幼时从师念《般若心经》,当读到“无眼耳鼻舌身意”这一句时,忽然用手扪住脸,问:“老师,我有眼耳鼻舌等,为什么经上说没有?”其师惊异地回答:“我不能是你老师。”然后劝其到五泄山投灵默禅师出家。初参南泉普禅师,正碰上普愿在设斋祭祀已故的马祖道一大师。普愿设斋时说:“明天我们将祭马祖大师,不知马祖大师还来不来?”大家都默不作声(因为马祖巳故,如何能来)。良价站出来答道:“马祖大师等到有同伴时就会来的。”普愿听此便赞叹:“这小子虽然是后生,但大可造就”良价便回他说:“师父您可别贬低众人,抬高我呀!”

  “马祖大师还来不来”,这意思是指马祖大师的大机大用的禅法还能不能传承下去,良价回答意思是只要后人真正了悟了道一祖师的禅法要旨,一定会慧灯不灭,代代相传。

  良价参沩山灵佑,便举“无情说法”的公案求教,灵佑竖起拂子问:“懂吗?”良价说:“不懂,请师父说明。”灵佑说:“父母所生的嘴巴,终不肯为你说。”良佑指点良价去云岩昙晟禅师处,希望昙晟“拔草瞻风”,使良价长度开悟。

  良价到云岩昙晟处,举述了与灵佑的对答,然后问:“无情说法,什么人可以听到?”昙晟:“无情的人可以听到。。”“师父听到了吗?”“我如果听到了,那你就听不到我说法了。”良价又问:“我为什么听不到?”昙晟于是竖起拂子说:“无情说法,你听见了吗?”“没听见。”“既然我说法你听不到,更何况无情说法。”良价又问:“无情说法出自什么经典?”“《阿弥陀经》说:‘水乌树林,悉皆念佛念法。’”良价于此有所省悟,随口述一颂:“也大奇,也大奇,无情说法不思议;若将耳听终难会,眼处闻时方得知。”

  看小鸟啼啾,悲怜心起,见滔滔流水,无常念起。用你的双眼慧目观世界,天地万物禅机潜隐,自然大法如何了却,这不是无情说法,又是什么呢?

  良价和密师伯散步过河,良价忽问:“从桥过河怎样?”密师伯说:“还不是不打湿脚。”良价说:”亏你这把年纪,还说这样的话。”密师伯反问:“那么你说,怎样说才好?”良价说:“应该说是脚没打湿。”过桥不久,忽见树丛中出来一只白兔悠闲而走。密师伯见此说:“这就好比白衣平民,拜为宰相,看上去多美。”良价又开玩笑说:“你这把年纪,怎么又说这样的话?”“那应当如何说呢?”“世代贵官,暂时落魄。”

  一正一反,无分无别,悟其禅真,就是去其分别之心,脚湿不湿,当官不当官,皆无多大关系,抓紧时间,彻悟世界人生,这确是一件大事。

  一僧问良价:“什么是佛?”良价答道:“麻三斤!”

  “麻三斤”的公案,可谓是蚌蛤禅,才开两片,露出肝肠。禅机藏而不露,一旦开启,便昭然若揭。

曹山本寂掸师

  曹山本寂禅师(八四○——九○一年),泉州蒲田人,俗姓黄。少年习儒经,十九岁出家,百师从洞山良价禅师,成为真法嗣,发扬曹洞宗。

  山本寂初参良价时,良价问:“你叫什么名字?”本寂答:“我叫本寂。”洞山良价又问:“哪个呢?”本寂说:“不名本寂。”'

  良价对此很是看重,本寂为良价门下的高足。经过多年的修习,本寂准备向良价辞行,良价密授禅旨,于是问道:“你准备到什么地方去?”“到不变异的地方去。”“不变异的地方,岂有去处?”本寂回答:“去了也不变异。”

  有道是自然万物,千姿百态,循环生长,变化无穷,心守常静,不随物转,任何千变万化,千差万别,平等对待,真如不动,随顺自在。

  一弟子问本寂:“如何是佛法大意?”答:“沟壑里到处都是。”弟子似有所悟,又问:旨“如果弟子悟了以后,当在每天十二时辰里,如何才能保持巩固?”“好比路过有毒的地方,要一滴水不沾。”弟子又问:“那么刚一判别是非,就纷纷扰扰,失掉本心,该又怎么办呢?”本寂大叫:“斩!斩!”

  设向进境,层层惟进。佛法到处都是,即佛法平常,生活中充满佛法,在于人去发现。“滴水不沾”即纤尘不染,悟了以后,仍要恒久把持,不得起恶念。“斩”,斩断是非,对立之分,超越一切思辨、判断,得大圆满之法。

  良价和本寂的禅风以回互细密著称,后来各地僧众尊良判为“曹洞宗匠”,将他们这一派称为曹洞宗。良价圆寂后,唐懿宗追封他为“悟本大师”,并敕建慧沉宝塔于普利寺之后,人们又称此塔为良价塔。

  十三世纪中叶,日本承阳大师道元来华学佛后将曹洞的旨传入日本,曰本开另一支洞奇葩。至今曰本有曹洞宗信徒五六百万,常常有曰本曹洞宗信徒来曹洞山参拜。

  普利寺风光奇秀,远处层峦叠翠,郁郁葱葱,近处茂林参竹遮天蔽曰,阳光透过树缝枝际照射进来,把古老的楼阁染得圣光金辉。在葛溪两岸的山头上矗立着百座石料雕琢叠砌的佛塔,这是洞山历代名僧安葬处。当地政府在文物普查时发现洞山一处就有四十四座用花岗岩构筑的佛塔。这些佛塔坐落在山坡地,处境幽僻,背风向阳,视野开阔,其中有唐代的、明代的,而大部分是清代的。多数佛塔结构完整,造型别致,纹饰多样,雕工精细,类似洞山这样在沿河构筑的塔群在国内颇为罕见。时代各异、形式繁多的佛塔既是人们研究古建筑艺术和佛教历史的重要实物资料,又是后学佛徒参祖拜师的法器。

下一篇:
上一篇: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