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道场 > 江 苏 > 正文

听唱新翻杨柳枝——南通延寿庵变迁记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5-22)

读古人《述异记》,说晋时王质进深山砍柴,遇数童子弈棋,质旁观之,棋局了。王视所携伐木斧柄已尽朽烂,…

 

读古人《述异记》,说晋时王质进深山砍柴,遇数童子弈棋,质旁观之,棋局了。王视所携伐木斧柄已尽朽烂,及归里,已不见旧时亲人,乡人,景物……如此,“洞中只几日,世上已千年”的事,居然让我遇上一回,演绎了一把“王质般”的惊异与错愕!

位于今濠东路与“蓝印花布馆”一路之隔的延寿巷内的延寿庵,在南通众多的丛林佛寺中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庵堂。这座建于清代康熙年间,占地仅约两亩左右的小庙(延寿庵占地1200平方米,建筑面积550平方),对我这个长期供职于宗教局的“老戏骨”来说,真可谓闭着两眼也能画出一幅画来;何以把自己说得如此满满,原因是我对这个小庵堂太熟悉了!从上世纪80年代,我跨进宗教局的大门,到办理退休手续,其间的十七、八年内,这个小庵堂从最初的落实宗教政策,到对老年尼众的生活管理;从年轻比丘尼的接纳,到寺院房舍的维修,事无巨细的繁琐、梳理乱麻般的无奈,曾多少次让我为这个小庵堂而揪心搅肺,踏破门坎。那尼无几人,屋无几间,处处断垣残壁,荒草寂寂,漏屋危舍,冷雨寒烟的景象让我的记忆如此深刻,真是洗不尽,挥不去啊……

进入九十年代,延寿庵被完全收回,归佛教使用,经过简单重修,拆改危房,供奉佛像,因陋就简,对众开放,在公众的眼里,她虽然脱去了昔日的破衣烂衫,蓬头垢面,但依然是一副荆钗布裙,面有菜色的“村姑”形象。

退休后,“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我,颐养天年成了我的生活“主题曲”。不惟延寿庵,就是其他几座我工作时常进常出的庙堂,都已和我渐行渐远,淡出视线……

多年已不走动的延寿庵,前不久的某日,使我在去求医的返程路上,竟然心血来潮地骑着自行车,顺道兜弯来了一趟“自驾游”延寿庵,当我一脚踏进院门,竟使我误以为走错了道? 在我迟疑几秒钟后,眼前一座玲珑秀美,精妙剔透的庵堂,似让我遭遇了一个高明的魔术师,把昔日的庵堂遮掩得了无踪迹……

庵里的知客也是新来的小尼,以至后面见到的尼众,都是近几年陆续接纳的新人。

幸好,住持比丘尼法中在庵,我和她有过多年工作上的交往,她成了我眼下相识不多的几人中的一位,此日,我成了法中住持的座上客。

法中法师生于1965年。1990年在启东法音寺依比丘释又仔出家。1996年毕业于四川尼众佛学院。回通后,一度担任法音寺住持,启东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她是江苏省第十届人大代表。法师为人谦和,佛心慈悲,外秀内慧,佛学知识渊博,曾先后在四川尼众佛学院、广东尼众佛学院及栖霞山尼众佛学院任教。她不唯是江左佛门的英才,即在江苏沙门中,也是不可多得的后起之秀。

法中住持知我这个“老宗教”已多年不曾来庵,便自当引领在这座不大的庵堂里里外外,前前后后走上一遭,并娓娓道说眼前新景及所发生的故事。

我们首先来到位居于庵院中心,上悬“香严尘寰”匾额的佛殿。改建后的佛殿,比旧殿增高2米,周边也各扩展了一米,因此,殿堂显得比往日高耸、宏丽。大殿内新塑的“华严三圣”刚刚装金不久,法相俊逸、祥和泰然。殿堂内雕花供桌,佛灯高悬,金幛绣幔,如叶扶花,如云托月。

堂内尤为引人注目的是东西两壁上镶贴的十六尊者像,像画造型奇特,诡异夸张,兼具中国传统线条画和西式抽象派的绘画风格,为世间佛画珍品。雕工也非庸手!逼真、传神地再现了原作艺术之美!收藏者为南通建筑专家、佛教居士陈列利先生,他拱手捧璧,献给延寿庵为佛门增辉。这组壁画,不但收获了护法庄严的出奇制胜,亦摘撷到文化与艺术的双果;还有对殿堂尺幅不大,因地设局慧思妙想的神来之笔。

同样令人叫绝的另有大殿对映的南墙上镶嵌的一尊韦驮手持降魔杵,护持“三宝”的浮雕像。寺庙塑韦驮不足为奇,在一般大中型寺院中,韦驮总被安置在山门或金刚殿内,同笑弥勒一前一后,护持伽蓝。

但延寿庵地狭面促,如何安置韦驮,却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建个“金刚殿”那是痴人说梦,又不好把韦驮放在日晒雨淋下的露天里,此时奇缘凸显的是:铺院内地砖时,竟掘得一块巨石,心灵福至的法中萌生了就石雕绘韦驮的构想,于是这块重见天日的石材得以化腐朽为神奇,获得了新的生命。

在大殿的西山墙上,我惊喜的见到寺院新树的两块石碑:二碑均高约1.5米,宽约90公分。右碑是由已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四川尼众佛学院院长、当代第一比丘尼隆莲大师应法中法师之请书写的《观无量寿经》。隆莲大师是中国近现代著名尼师。她的书法功力浑厚,刚健有力,《佛教文化辞典·人物》辟有专条介绍大师生平,称大师“善小楷,字体工细秀美,所书佛教经典,下笔千言,字字珠玑,秀美端庄,尤为佛界所赞誉”。

法中法师在四川成都尼众学院就读六年,深得隆莲大师法乳深润。20061115日,98岁高龄的大师在成都圆寂。法中法师难忘师恩,专程赶去四川吊唁。此件书法珍品不仅见证了法中同大师的师生之谊,也为延寿庵收藏了一件永久珍存的佛宝。

紧傍隆莲大师书品碑文的是集书法、诗词、绘画、篆刻四绝于一身的西泠社人、南通著名书法家九十高龄的仲贞子先生所书的《张謇诗碑》。贞子先生的书法、楹联曾为毛泽东旧居纪念馆、邓小平旧居纪念馆、朱德旧居纪念馆等所收藏和展出。多次应邀赴日本交流访问。海安西场中学内辟建有仲贞子艺术馆。此件书法珍品是笔者两次赴海安西场仲老宅邸,向仲老求取。

相传张謇先生曾四次到过延寿庵。此二诗写于他穷困少年来通求学寄宿延寿庵时。二诗不但勾勒了少年张謇的横溢才华、满腹诗章的一面;且展露了他“穷且不堕青云之志”的英气。同时也为我们昔日的国家和苦难的小城宗教,留下了一抹“西风瘦马”惨淡的剪影。

“人物风流逢盛世,江山锦绣蔚奇观”(仲贞子诗联)的今天,张謇先生的嫡孙,中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绪武先生于2007224日在友人陪同下来庵观瞻、视察。这是时隔131年后,孙儿追寻祖父的脚印踏勘了这座小庵的今天,告慰先人,圆了三代人的旧梦。

张謇的诗文,隆莲与仲贞子的书法墨宝,都是相映生辉,互为拱璧的文化瑰宝。三件文物的重光问世,很好的提升着延寿庵的佛教文化品级。

昔日大殿西侧一带的旧房仅作财务室、库房和餐厅、厨房使用。经改建后,从南至北依次为五圣殿(内供文珠、普贤、地藏、观音四大菩萨以及狼山大圣菩萨)、斋堂、膳房、浴卫室等。斋堂、膳房本来是将一处危房草草改建而成,到2008年再建时,二度成为危房。此次进行了翻底建造,不但工程基础牢固,而且有效地拓展了实用面积。内部结构从过去的灶房、食堂两块,分割为五个餐饮、厨卫小区。灶房由过去的烧柴,改进为煤气、电气,不但整洁、便捷,也大大提高了庵堂的安全系数。

大殿东部山门内侧原辟建了一处两小间的门房,成了老尼们的一处临时栖所。向北延伸:则为一排约七、八间尚未收回的民房。这次改造,东部拆建为约有七间的教务和接待办公用房,从南至北依次为:办公室、图书室、药师殿(兼讲堂)、上客堂等。七间毗联的厢房,外观一色的白墙黛瓦,肃穆、祥和。内部自成格局,装璜典雅、宁静。加之院内两株绿叶鲜翠、高大茁壮的古银杏,浓阴覆盖、新铺的青幽砖地,彩色鹅卵石构图的“健身地”,都使人感叹南通佛门的这扇窗口竟变得如此出人意表?!

东厢房药师殿居中,约占五开间的厅堂式结构。药师佛坐北朝南,木雕的佛像在2009年进行贴金开光。两侧的侍者拱卫着日光菩萨和月光菩萨,顶端有浮雕彩绘的12药叉大将护法。药师殿兼寺院讲堂,这是一处尼众学修佛法,修持戒定慧的法堂。现在尼众们都养成良好的读书、修习习惯。法中法师在这座新落成的殿堂内,对尼众和居士宣讲了《药师佛十二大愿》、《普贤菩萨行愿品》、《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入菩萨行论》、《佛法精神与特色》、《念佛法要》、《印度佛教概要》等经论,对不同的信众开示生死与生命问题、净土教理、显密圆融等讲座。引导信众正信、正知、正见、正行。消离烦恼火宅,步入清凉世界。

我出神地打量着这幢不大的佛殿(讲堂),佛前的供桌为红木精工雕做,蟠龙翔凤,云饰花卉,几案上铺陈了色彩淡雅的桌布。讲堂内摆放的课桌,整齐划一,上罩绣工精致、图案高雅的围布。佛前以香花供佛。这里需特别指出的是:延寿庵经法中法师倡议:以鲜花代替传统的燃香敬佛。这一文明进香的理念得到四众的响应,使积习有变,安全有靠,同时取得改革效果的:还取缔油燃“长明灯”,以“长明福慧”电灯以代。这些改革,虽说不上什么惊天的施为,但要取得成功,必须有当事者的决断和四众的认可,始能水到渠成,功德圆满。

最后,我在“时有客来,烹茶烟暖浮新竹;了无俗累,洗钵泉香带落花”的上客堂里落座,与法师移樽就教。我环睹四壁:小室内亦装璜得体,摆布恰当,东面案几上有电脑和打印机。左侧安置几张仿明檀粟色木椅,上挂墨荷、楹联。挂轴花架上几盆应时花草,虽无花香满屋,却绿意盎然。脚下铺垫的是素色地毯,以及那地道的中式木门木窗的花格透棂,还有在药师殿看到的那古色古香的佛橱,图书阅览室里摆放有序的经藏典籍,这一切无不凝集着庵堂主人的匠心与慧思,高雅的艺术旨趣和追求……这不尽使我想起唐代大文学家刘禹锡那首有名的《陋室铭》上一段传唱千古的名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可以调素琴,阅金经。……”

在与法中交谈中,我得知在挤满法师行程的安排中,还有一项“大工程”,这就是她于20083月应中华大藏经编委会之聘,担任《中华大藏经·汉文版·续编》的点校工作。这项浩繁、责任重大的“国家工程”,由国家出版署委托,经过网上严格考评筛选,她获录220多名专家学者之林(据说,佛教界荣列的寥寥无几)。对于已过不惑之年的法师,无疑是她担荷“如来事业”的又一重大使命!这使她一刻也不敢懈怠,全身心的去经营。她已象一名战士领受了自己的攻坚任务。

我的行文已经很长,至此应该打住。然而,我的思绪却不愿停歇,它让我不住的在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延寿庵的天,还是那片天;地也是那片地,何以会在短短的几年内发生如此让人不敢相认的变化?“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除了两株古树和最后的一幢两层楼房外,其余的所有庵房建筑,景物设置,从佛像到法器,庵内的一花一木,一砖一石,都让人读出一个“新”字!一个“秀”字!这难道不是一桩奇迹吗?法中法师身材中等,属被称作“秀才”的“文弱书生”型,论力量,大约也应该归入“手无缚鸡”之力吧,然而她的力量和潜能却这样惊人!这其中的秘诀何在呢?

一、正信、正行的公信魅力。延寿庵坚持对众说法,宣示佛乘,在信众中深得好评。在平时的戒定禅修,如法如仪。住持法中率众主持宗教仪式,参加“洒净”,主持弥陀佛七、药师佛七、弥陀圣诞佛事,为居士授“三皈依戒”、打“七日梁皇宝忏”、主持盂兰盆会、延生和往生佛七,率居士坐禅,开示禅。举办斋孤法会。除夕夜,举行祈念社会和谐,人民安乐撞钟活动。她们用自身在宗教生活中的言行,赢得四众的信誉。尤其她们的善举、慈心更赢得社会的尊重,从2007年以来,她们为救助南通市贫困家庭而设立的慈善超市,捐慈善款、扶贫资金达12600元,2007528日,发动居士为启东近海中心敬老院捐赠电视机、影碟机、慰问品等价值一万二千五百多元,2007年春节期间,携信众捐款去看患白血病患者张某;并去如皋慰问贫困家庭。20085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次日,庵堂发起为灾区人民举行消灾、往生普佛等宗教活动外,还发起为灾区人民献爱心活动一周,获捐款三万元送交市红十字会。

这些善举、救灾、济赈,对于庵堂尼众是遵佛教诲的菩萨善行,是实践佛门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掷地有声”;对于信众和面向的社会,则是有无形的标杆,无字的碑文!公信力的获取是不言而喻的事。

二、良好道风的幅射魅力。延寿庵良好道风已蔚成风气。在寺院内除严格遵行“三皈五戒”和中国佛协下达的僧人“三要素”(独身、素食、僧装)外,在这里,你会看到庵堂尼众着装整齐,装束规范,无论年幼年长,对人均不卑不亢,彬彬有礼,声无喧笑,行无打闹。更不用说那些什么私占公款、公物的不良之行。这个僧团,虽然人数不多,却象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有着这样的良好道风的僧团,信众自然甘愿为之慷慨解囊,为寺院建设作贡献。如为庵院翻建中捐出巨款的企业家王洪斌、边策伉俪。有为佛像装金的刘烽、许坚先生。有捐赠《大藏经》的郁莲居士和为庵院精心规划绘图的陈列利居士,以及热心支持寺院改建的规划局的马啸平局长。

试想:如果一个寺院,一个僧团,不修道风,人员莨莠不齐,素质低下,僧不像僧,道不像道,尼不像尼,衣着不整,行为不俭,语言不洁,违规犯科,岂能为人师表,木朽虫生,厦覆虫蛀!寺院和僧团没有居士和信众的护法,则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所以,原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一针见血的指出:“道风建设”是寺院五个建设(五个建设:即道风、人才、信仰、组织、教制)中的根本。

三、大德“僧宝”的磁石魅力。

佛教的寺庙常被称作:“三宝佛地”(三宝即佛、法、僧)。鄙人以为“三宝”中第一宝即僧宝,是“重宝”!只要寺院有了好的僧宝,像一支部队有了优秀的统帅和将领,一个学校有杰出的校长、教授和教师。这样的军队就有战斗力,这样的学校就能培养出优秀的人才。

法中法师无疑是一位堪称优秀的“僧宝”。她具备现代僧尼的许多优秀素质:无私献身佛教事业,有较高的文化水平,不断吸收新知识,掌握新技能,谦逊待人,团结四众,严于自身修持,为人师表,学习上有一股永不满足的求知欲。她从四川尼众佛学院毕业后,做了栖霞佛学院尼众部等院校的讲师,她不把这些看作是事业的终点,而只是一个驿站。因此,她仍如饥似渴的前往南京大学、北京大学进修深造,多次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等的艺术培训,而且勤于文字功夫,文采清秀。现在她又准备出国留学,在攀登佛学高峰上,永不停歇她的脚步。这不尽使我想起十三岁从狼山出家的我国近代著名佛学大师——圣严,他年近五十,二度出家,负笈东瀛,攻读下日本文学博士,成为中国近代佛徒摘取博士桂冠的第一人。法中法师不是也在追寻前贤圣严的脚步,在书写中国佛教历史新的一页吗?这样胸怀大志,志存高远,且又踏踏实实的善知识、大智慧的人受到四众的拥戴,有着磁石般的魅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我们热切盼望,江东佛门多多产生这样的“僧宝”,为续佛慧命,振兴佛门而献身!

特在篇尾赋诗一首而附骥。

 

诗赠延寿庵法中法师暨庵院尼众

 

    秋日气爽馈凉风,     不速客降延寿庭。

    旧景龙华过眼去注①,寿庵新裁喜带惊。

    法印心中写大道,     佛在心中飞金凤。

    古木双青探龙爪注② 庵苑春花竞群英。

 

注一:延寿庵旧称龙华禅院

注二:院内生长两株300寿龄银杏树。

 

 

2010926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