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道场 > 其他 > 正文

从薛王府到庄严寺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3-20)

原庄严寺大殿 长武县昭仁寺外观 兰州是古丝绸之路的重镇,由于各民族的频繁交往,兰州宗教…

从薛王府到庄严寺


    原庄严寺大殿

从薛王府到庄严寺


    长武县昭仁寺外观

兰州是古丝绸之路的重镇,由于各民族的频繁交往,兰州宗教文化十分兴盛,在唐代就已出现了众多佛教寺院,其中的庄严寺、普照寺、宝塔寺最为著名。

庄严寺位于兰州市城关区旧城鼓楼西侧,即今兰州晚报和兰州日报社处。它的前身是隋末西秦霸王薛举的王府。

据《新唐书·薛举传》记载,薛举是金城兰州人,他的父亲名叫薛汪。薛氏是隋代兰州的一个大家族,薛举从小就有过人的胆魄,长大后容貌魁伟,体大力强,雄猛善射,武艺超群,“家产钜万”,善于结交豪杰,称雄边塞,在当地很有名气,被推举为金城校尉。

隋朝末年,统治者横征暴敛,老百姓苦不堪言,终于激起了遍及全国的农民起义,金城周边郡县的百姓也群起反隋。隋大业十二年(617年),金城县令郝瑗招募数千人,令尉薛举带领去平定反隋饥民,薛举乘郡中举行授甲仪式之机,与儿子薛仁杲及同谋的十三人劫持了郝瑗,囚禁了郡中其他官吏,乘势起兵反隋,自称西秦霸王,定都金城。封长子仁杲为齐公,次子仁越为晋公。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得到人民拥护。另一反隋割据势力宗罗睺也率众来会,被封为义兴公,同时被封的还有许多人。薛举在金城建立割据政权后,夺取监牧军马,招集反隋势力,扩充军队,兵锋甚锐,所攻皆克。不长时间,就占有了陇西(今六盘山,陇山以西和黄河以东一带)之地。大业十三年(618年)七月,薛举正式称帝,建元秦兴,以妻鞠氏为皇后,子仁杲为皇太子,建都于金城,将位于今兰州日报社所在地的薛氏宅院改扩建为皇宫。先祖宗庙建在城西南华林坪上,因此后人又称华林坪为薛王坪。

薛举称帝后,不断发展自己的势力,攻克天水后,又徙都于天水。十二月,遣仁杲兼并农民武装唐弼军10万人,军势益盛,号称30万,遂谋东进,以争关中,夺取天下。

在薛举称帝的同时,太原留守李渊在太原起兵反隋,很快攻占了长安。李渊入长安后,约法十二条,废除隋朝的苛禁酷法,迅速得到关中民众的归附。公元618年,李渊在长安称帝,改国号为唐,年号武德。

唐武德元年(618年)六月,薛举引兵进攻泾州(今泾川县),意图夺取长安,薛举进至高墌城(今甘肃泾川县东北),长安一带人心骚动。此时潼关以东李密与王世充在东都胶着,李渊想到西秦是大唐的心腹之患,就任命秦王李世民为讨西元帅,统领八总管军进驻高摭抵御。双方军队集结在高墌城附近,也就是现在泾州和长武之间。李世民将主力摆在长武、彬县地区,控制战略通道,等待反击时机。李世民估计秦军粮少,便令唐军深沟高垒,不与交战,待秦军无粮退军时出击。但在这时候,李世民患病了,委军事于长史刘文静、司马殷开山。并告诫二人“薛举孤军深入,粮少兵疲,如果来挑战,不要理他,等我病好了,再来攻破他。”殷开山心有不服,对刘文静说:“秦王担心你办不了事,所以才说这个话。而贼兵知道秦王有病,一定轻视我们,应当向他们耀武扬威。”于是殷、刘二人自恃兵多将广,违背李世民嘱咐,贸然出兵长武县西南的浅水原上,不设防备。李世民在病中得知,赶快写信去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薛举已经率师潜到唐军背后突然袭击,唐军大败,死伤大半,大将慕容罗睺、李安达、刘宏基在阵前被俘,许多跟随李世民出生入死的部将也都阵亡,李世民只得引兵回长安休整。薛举夺取了高墌城后,乘胜进军,一路势如破竹,唐军无力抵抗,军心大乱,李渊准备迁都以避其锋。同年八月,薛举的谋士郝瑗建议,乘唐军新败,关中骚动,“宜乘胜直取长安”,薛举采纳了这一建议,但终因生病不能采取实际行动,不久便在军中病故了。真是“出师未捷身先老,常使英雄泪满襟。”薛举死后,他的儿子薛仁杲继承了王位,追封薛举为武皇帝。

薛仁杲力大无穷,善于骑射,军中号称万人敌。但是与将帅们平素就有很多矛盾,继承王位以后,手下众人都有恐惧心理。谋士郝瑗(原隋金城县令)也因为痛哭薛举,忧愤悲思而死,此后一段时间,薛氏政权兵势虽仍锐健,但其衰败之势已日益显现。

薛举死后第七天,李世民仍以西讨元帅率领数十万大军西征。薛仁杲此时兵锋十分健锐,先击败李世民的娘舅秦州总管窦仁轨,又在泾川大败唐军,俘杀泾州守将刘感,俘获陇州刺史常达,收降陇州兵两千余人。

十一月,李世民亲率大军来到高墌城下,誓与薛仁杲决一死战。薛仁杲闻听李世民进击,派其大将宗罗喉率兵迎敌。唐军好多将领屡次请求出战,但李世民汲取第一次失败的教训,坚壁不出。他说,“我军新败,士气沮丧,贼恃胜而骄,有轻我心,宜闭垒以待之。彼骄我奋,可一战而克也。”并下令:“敢言战者斩!”两军相持了60多天,薛军粮尽,士气逐渐涣散,其将梁胡郎、翟长孙等先后率所部降唐。李世民认为决战时机已经成熟,即命行军总管梁实率军布阵于浅水原,以引诱薛仁杲出战。宗罗喉求战心切,尽其精锐来攻,而梁实则守险不出,在营中乏水,“人马不饮者数日”的情况下,顽强抗击薛军的进攻。李世民见薛军兵疲,又增派大将军庞玉出薛军之右,在浅水原之南布阵,以进一步吸引薛军的兵力,自己则亲率主力自原北击其后,身先士卒,突入敌阵。宗罗喉仓促率军迎战,受到唐军的前后夹击,队形大乱,大败而逃。李世民率两千余骑兵追击。其舅窦仁轨劝阻说:“仁杲犹据坚城,虽破罗喉,未可轻进,请且按兵以观之。”李世民说:“吾虑之久矣,破竹之势,不可失也。”遂率军疾追,傍晚,追至折摭城下,仁杲先背城列阵,见唐军攻势凌厉,又引兵入城据守,唐军遂将城合围。薛军士气低落,纷纷投降。仁杲见大势已去,也只得出降。唐军收编薛军万余人,百姓5万余口。后来李世民将薛仁杲斩首于长安。

浅水原大战是唐代初年统一战争的关键一役。战后贞观年间,李世民下令修建昭仁寺和大佛寺,以超度在浅水原大战中阵亡的将士灵魂。同时下令将兰州的薛王府改建为庄严寺。

庄严寺原建筑群规模宏大,布局严谨,由山门、朝房、过殿、大殿、后殿,并建有东、西配殿、厢房、钟鼓楼及跨院,构成完整的三院落及官园等四组建筑,为兰州珍贵的文化遗产。据文献记载,元、明、清各代多次进行修缮,遂成为一所“寺界辽阔”,庙貌巍峨,殿宇辉煌的佛刹。庄严寺以塑、书、画“三绝”著称于世,塑绝指寺内的佛教造像,正殿大佛塑像体态匀称生动,衣纹细腻逼真,确为上乘之作,有极高的美学价值。写绝指山门所悬“敕大庄严禅院”寺额,系元世祖至元间,李溥光所书,笔力雄浑遒劲,笔划厚重沉着,直逼颜鲁公。画绝指中殿后壁观音画像,仪态端庄优美,身披白衣,宛然如纱,净瓶柳枝,翠色如新。中殿左右墙前部绘十八罗汉壁画,神态各异,表情生动;后半部为佛教故事壁画,所绘佛、菩萨栩栩如生,所布山水、殿宇都很精美。

光绪时,谭嗣同曾多次游赏庄严寺,写有:五律《兰州庄严寺》:“访僧入孤寺,一径苍苔深。寒磐秋花落,承尘破纸吟。潭光澄夕照,松翠下庭阴。不尽古时意,萧萧鸦满林。”庄严寺后迁入五泉山异地保护。 (信息来源:兰州日报 关振兴)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