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艺术 > 佛教造像 > 综论 > 正文

无锡梵宫美女设计师陆嵘:一片慧心在灵山(组图)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3-20)

  陆嵘   梵宫里的飞天雕刻。   色彩绚丽的塔厅。 在无锡灵山大佛脚下,一座富丽堂皇的建筑…

无锡梵宫美女设计师陆嵘:一片慧心在灵山(组图)

  陆嵘

无锡梵宫美女设计师陆嵘:一片慧心在灵山(组图)

  梵宫里的飞天雕刻。

无锡梵宫美女设计师陆嵘:一片慧心在灵山(组图)

  色彩绚丽的塔厅。

    在无锡灵山大佛脚下,一座富丽堂皇的建筑——梵宫日益引起人们的关注,业界的评价是“突破了传统寺庙建筑形制”、“颠覆了传统的理念”。在不久前由中华文化促进会等单位主办的“2009中华文化人物”评选上,无锡灵山梵宫的建筑设计师田文之、室内设计师陆嵘及其团队获得了这个荣誉。

  很多去过梵宫的朋友告诉记者,它的室内设计气势磅礴、一气呵成,应该出自一名男设计师之手,40多岁,可能还带点沧桑。而实际上,当时梵宫室内设计团队的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其领军人物、上海HKG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陆嵘,更是一位年轻、秀气的女子。

  陆嵘的代表作品中,还包括人民大会堂上海厅、上海市政府办公楼、上海市政协常委会会议厅、上海东郊宾馆、中国国电集团办公楼、上海SMG新闻中心和上海世博D地块酒店式公寓等等。作为国内室内设计领域的新秀、上海市第二届十大杰出设计青年,陆嵘近日在上海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对作品背后的故事娓娓道来。

  文/图本报驻上海记者周裕妩

  璀璨传统文化华丽绽放梵宫

  2005年,无锡被选为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的举办城市,坐落于太湖之滨的灵山被认为具备了举办论坛的条件。修建一个怎样的会场,成为主办方的考虑。

  而在接手梵宫的设计任务之时,陆嵘和她的团队并没有完整的宗教建筑设计经验,对于佛教文化也并没有太深的理解。

  时间很紧迫,一切都是在摸索中进行。

  2006年9月,正式破土动工,两年后,梵宫就建成矗立在灵山大佛的脚下。它不仅在外观大胆采用五座华塔造型,更在内部借鉴欧洲教堂建筑的空间感等等,步入梵宫,东阳木雕、敦煌技师的手工壁画、琉璃巨制、扬州漆器、油画组图、景泰蓝须弥灯、景德镇青花粉彩缸、瓯塑浮雕壁画……这些艺术珍品接踵而至,在灵山梵宫各区域演绎着灿烂的中华传统文化。

  2009年春节期间,中国台湾佛教大师星云法师来到灵山为游客祈福,看到总建筑面积达7万余平方米的梵宫时,对随行的弟子感叹:“我看梵宫是伟大、伟大、真伟大。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梵宫的豪华,不是奢华,它建造的材质都是普通的”

  不过,在民间和各大网络论坛上,梵宫也引发了争议:有人为梵宫里的璀璨中华艺术而折服,有人则批评它过于奢华,而且从风格上来看,也已经不像中国传统的佛教建筑。

  陆嵘说:“确实有不同的声音,认为梵宫很西方,其实大家去看敦煌,壁画中人物的装束、色彩也是有西方元素的。梵宫的豪华,不是奢华,它建造的材质都是普通的,只不过通过艺术的处理,来体现出佛教艺术的神圣和中华传统文化的内涵。”

  对于设计者来说,最难掌握的就是作品的“度”。陆嵘说,这个项目的定位是一点一点形成的。

  “业主有一次和我们说,西方的宗教建筑会让人产生敬畏之心,而且里面会集中展现最经典的艺术,如雕塑和绘画等,是艺术的享受,相比之下,在这方面,中国的宗教建筑就显得有点弱,为什么呢?能否在这方面有所突破?可否把中华最璀璨的文化艺术放入到梵宫?”

  有了这个基础定位后,陆嵘和团队开始往这个方向去实现目标。

  陆嵘说:“因为团队对佛教并不是特别了解,所以受到的限制框框就比较少,这一点反成为了团队的优势,而且我们只是相当于一个牵头单位,实际上,梵宫项目的背后有很多人,包括佛教专家、艺术大师等,项目在很多方面可以得到他们的指教,所以我们也不畏惧,我们就是一心一意的考察项目,做研究。”

  运用大量木雕

  增添中国韵味

  陆嵘说,梵宫的空间尺度非常大,这意味着原来的设计思维也需要重大突破,“与以往项目不同的是,梵宫项目几乎每个部分都是重点,都需要反复推敲,设计稿出来后,就要打样,如果发现放大后比例不好的话,修改方案就得马上跟上。”所以,方案的修改一直在进行中,但内部设计的“重大修改”只有唯一的一次。

  “你现在去梵宫会看到,在主轴线上的廊厅、塔厅采用了大量的木雕,而在原来的方案中,这些木雕部分都是石材。”陆嵘说,当时,廊厅和塔厅部分的施工图纸都已经制作好,这时,业主在国外考察带回了一个加拿大教堂的光盘和资料,与很多西方教堂不同的是,这个教堂大量采用了木饰面,和新的灯光技术配合,教堂也显得非常古典和精美。

  梵宫木雕

  比在故宫施工还要难

  “业主提出,是否可以尝试在梵宫的方案中加入木雕构件?于是,我们几乎全部推翻了原来的设计,在廊厅8米以上的部位,大量的木雕构件被融入,而在塔厅,则从上到下全部采用楠木、樟木等装饰,冬瓜梁、雀替,这些中国传统建筑的构件形式随处可见。”陆嵘说,这是一次很重大的修改,现在看来也是这个项目能够成功的关键之一,“大量木雕的运用,增添了梵宫的中国味,也打消了一些人认为梵宫建筑会过于西方化的顾虑。”

  据统计,整座灵山梵宫的木雕装饰面积达1.5万平方米,用掉2400多立方米的原木,均出自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陆光正及一班东阳木雕艺人之手,他们在北京故宫等地都有精美的东阳木雕留世。陆光正曾说:在东阳木雕的工程中,梵宫的空间规模是从无先例的,甚至比在故宫施工还要难!

  敦煌壁画绘就穹顶视觉效果

  梵宫的镇宫之宝,是位于塔厅尽头的一幅80平方米的琉璃巨画《华藏世界》,它由160块1米×0.5米的琉璃构件组成,总宽8米,高10米,外部镶嵌一个青铜边框。

  位于梵宫圣坛前端的大厅,由六个直径近10米的穹顶构成,每个穹顶上均绘有神秘典丽的敦煌壁画,“给人营造了一种洞窟式的视觉效果。”陆嵘说。

  这些壁画的作者是敦煌美术研究所所长侯黎明,以及代表着当前敦煌壁画创作最高水平的数十名画家,“每天,他们都要爬上高高的脚手架,仰头工作十几个小时,就像米开朗基罗绘制西斯廷教堂天顶画一样。”

  色彩也是梵宫的一大亮点。陆嵘告诉记者,当时做了两个不同的方案,而内部争议也比较大。“一个方案就是现在的红色系,很有中国味,但困难是,红色的石头本来就不多见。第二个方案,是以黄色系为主。”陆嵘回忆道,“最终业主决定选用红色系,对红色石头的寻找颇费了一番工夫,最后找到了一种名为红洞石的石材,这种石材此前也被使用过,但多是做装饰点缀用,像梵宫这样大规模的使用是第一次。”

  “我对大型项目不胆怯”

  1976年出生的陆嵘是地道的上海人,从求学到工作,一路都是顺风顺水。1999年,获得同济大学建筑学学士学位,2002年,获得同济大学建筑学硕士学位,然后进入华东建筑设计院室内及景观设计部工作。

七八年间,一天当两天用、在不同的项目之间“飞”来“飞”去就是陆嵘的工作状态。“几万平方米的大型建筑、复杂的项目,不是突然有一天就可以做了的。开梵宫的招标会时,别人看我很年轻,有的供应商不相信我就是设计师,还以为我只是做会议记录的文员,但正是经过了很多项目的锻炼,我的工作经历可能是很多比我年龄大的设计师都没有的,我才对大型项目不胆怯。”

  对于自己的性别,陆嵘说,有优势也有劣势,“比如,在修改方案时,我会更容易和别人沟通,但设计不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画画图纸,我们也要跑工地,要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认真做一个作品是会影响到自己生活的。梵宫的室内设计团队里还有一位非常优秀的女设计师,在梵宫项目之后就转行了,这段艰辛地经历就是她转行的原因之一,但我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工作方式,我不会放弃我的标准。”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