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艺术 > 佛教造像 > 综论 > 正文

上博、V&A、大英博物馆举办古印度文明展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8-05)

在陆续呈现过“古埃及艺术珍品展”、“亚述珍品展”、“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与艺术展”之后,…

        在陆续呈现过“古埃及艺术珍品展”、“亚述珍品展”、“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与艺术展”之后,古印度文明也来到上海博物馆。今天起,“古印度文明:辉煌的神庙艺术”展在上博开幕。加上此后还将举办的古代印第安文明展,上博拼接出一幅古代文明的世界地图。

  此次展览是由上博和大英博物馆及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A)联合举办的,大英博物馆提供了88件文物,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提供了18件。

  

上博、V&A、大英博物馆举办古印度文明展

  

上博、V&A、大英博物馆举办古印度文明展

  

上博、V&A、大英博物馆举办古印度文明展

上博、V&A、大英博物馆举办古印度文明展

图为此次展览的部分展品

  “‘古印度文明:辉煌的神庙艺术’展览所承担的使命,就是对人类文明的拾遗补阙,对几大古代文明的先后阐释。用历史的视野阐释古代文明,应算是读懂这些展览的关键所在。”上海博物馆馆长陈燮君昨天说。或许正因如此,对古代印度文明的阐释,此次展览选择了从宗教的神庙艺术入手。

  印度这个古老的国家,其历史的悠远漫长与中国相当。数千年来,从南部印度洋的海滨到北部喜马拉雅的山麓,神庙的香火缕缕不绝。基于沙门教发展而来的佛教和耆那教同在公元前6世纪左右正式形成;而印度教源于古印度的另一派宗教体系——吠陀教。现代意义上的印度教教义源于古老的吠陀教义,由婆罗门发扬光大之后又吸收了部分佛教与耆那教的哲学思想才最终确定。

  上海博物馆副馆长陈克伦介绍,佛教、印度教、耆那教,在印度历史上的诞生时期相隔不远,并且在差不多3000年的时间内都处于一种共存状态。在它们的成熟阶段都建造了许多神庙,艺术水准都相当高超。

  在这次展览中有一件展品,公元2世纪到3世纪之间的一尊石刻观音佛像——这是目前已知的最早的一尊观音造像。那是佛教刚刚进入中国的时代,在喜马拉雅山的另一边,古代印度人已经在佛教艺术上取得了如此之高的艺术成就。

  而数千年来每当王朝更迭,伴随着政治权力的或推动或打压,宗教的境遇也是迥然不同。在著名的阿育王推动下,印度教成为他王国中的显教;耆那教最被世人所熟知的,是它著名的信徒圣雄甘地;发源于印度的佛教,如今在印度仅在喜马拉雅山脉一带还有影响力……

  印度的宗教谱系实在是太庞杂了,那些神秘的名字和繁复的枝蔓,非专业人士不能熟知。所以,“古印度文明:辉煌的神庙艺术”以宗教分类为展览的板块,而不是时间顺序,相信对观众的观展大有裨益。并且,中国观众在观看这些展品时,应该比西方观众更易于理解。那些佛像,虽然有着典型的印度面容,其神情和姿态,却与中国古代佛像在精神深处有着共通之处。

  展览的特别之处还在于,这个有关古代印度文明的展览,是由上海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和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A)联合举办的。作为世界上最顶尖的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为此次展览提供了88件文物,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提供了18件。

  大英博物馆由政府资助建立于1753年,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最著名的综合性博物馆之一,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则是在第一届万国博览会(世博会)之后,由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利用世博会的盈余于1852年筹办的。

  英国的很多博物馆都是世界文明的宝库。尤其大英博物馆,以古埃及、古希腊和古印度早期物质文化遗产的收藏著称,当然其中还有大量的中国古代艺术珍品。大英博物馆副馆长安德鲁·伯内特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的确“很令人惊讶在大英博物馆的馆藏中英国本国的藏品所占的比例很低”。从250年前建馆之初开始,大英博物馆就确定了包括中国文物在内的一些其他文明的珍品是他们的收藏核心。所以,在刚刚开始的一百年中,大英博物馆几乎没有任何英国本土的藏品,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850年左右。

  由于历史的原因,以大英博物馆为代表的西方博物馆成为令人羡慕的博物馆界翘楚,相关的世界古代文明的学术研究也同样在这些博物馆所在的国家兴盛。因此,在这个关于印度古文明的展览中,甚至看不到任何一个印度人。时至今日,这样的现象并不适合用一种民族主义的立场去批评。因为,在殖民主义时代收益颇丰的西方博物馆,今天已经持续开放自己在特殊历史时期内或掠夺或购买的珍贵文物——大英博物馆每年都会有上千件文物赴世界各地展出。通过这样的展览活动和学术交流,古代文明的成果得以在全球化的平台上共享。虽然,珍贵文物的所有权依然归属西方。

  难能可贵的是,这是一个连英国观众也很少能看到的展览,就算专程去大英博物馆也无法看到。因为此次展出的大部分展品,和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文物一起,平时都深锁在大英博物馆的库房。 

佛陀从公元1世纪晚期开始以人形示人,此前,人们用各种符号象征佛陀的存在,佛足印是最为突出的一种。这块石板是印度南部最早的佛足印之一,其中尤为显眼的符号是两个轮子。(佛教)

这尊佛祖释迦牟尼坐禅像所呈现的是其早期形象,佛陀身上有一系列特殊符号以区别于凡人,该造像可看到其中一个特征,即顶上有肉,隆起如髻形。(佛教)

这尊雕像描绘的是湿婆与帕婆提的婚礼。帕婆提是湿婆第一任妻子萨提的转世化身,她重新投胎后苦行多年,终于修得与湿婆的完满结局。(印度教)

毗湿奴千变万化,名号繁多。在他众多变幻中,呈侧卧状的那罗衍那,公认是其最原初和最重要的形象。(印度教)

对菩萨的膜拜是佛教的一个主要特点。菩萨指已经觉悟的众生。通常菩萨以王子打扮示人,该造像亦是如此。即使穿世俗的衣服、佩戴奢华的饰品,他们身体周围的光环和额上的白毫仍然向世人表明他们已经具备了成为佛陀所需的灵性理解力。(佛教)

哈奴曼双手合十跪地行礼,是印度教中理想的信徒形象。由于体格过人,他也受到摔跤、拳击和体操运动员的崇拜。(印度教)

这是刻有三位耆那的祭坛饰板,一位端坐于中央,两位站立于侧,这种组合被称为耆那三人组。(耆那教)

  今天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古印度文明:辉煌的神庙艺术”共有106件文物,其中18件来自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其余的88件文物全部来自大英博物馆。展览分为佛教、印度教、耆那教三个部分,集中展示了代表古印度宗教艺术,特别是建筑、绘画和雕刻最高水平的石雕、铜像和绘画等文物。

  在中国和印度悠久的文化交流史中最为大家所耳熟能详的应该就是唐朝时的玄奘法师前往天竺(印度古称)取大乘教义真经的故事,而在第一部分的展品中,就有一尊与玄奘翻译的大乘教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同一时代的观世音菩萨坐像。这座雕像制作于约公元3世纪,是我们目前所知道的最早的观世音菩萨造像。

  作为印度第一宗教的印度教是传承于古老的吠陀教义的一种多神教,相比另两大宗教更注重对神祇的偶像崇拜,因此为后世留下了丰富的神像资料。观众们可在这部分的展览看到以不同媒介表现的印度教中重要神祇,包括毗湿奴、湿婆、吉祥天、伽腻什等。维护宇宙秩序的毗湿奴是人间的保护神,可化为各种形态降临人世,惩恶扬善。在艺术表现手法上多以四臂形象出现,装扮有如印度王者。湿婆则是创造与毁灭之主,虽不像毗湿奴化肉身降临凡世,但能呈现各种“相”,其中尤以舞王相最为著名。

  本次展览中的一尊朱罗王朝时期(9-13世纪)的铜质舞王湿婆像尤其值得注意。这尊造像以精湛的工艺和行云流水般的线条造型展现湿婆跳“极乐之舞”的形态,四臂的手印和所持法器象征了他的五大神力:创造、维护、毁灭、隐迹、显迹。无论在造型上还是工艺上这件作品都是代表9-13世纪印度南部宗教艺术特色的经典。

  “耆那”一词意为完成修行的人。根据耆那教的文献记录,一共有24位通过苦行脱离轮回达到全知境界的圣者,称大雄,他们生前是信徒的精神领袖,教导他们正确的信仰和操行。耆那教宣扬的生活观可以归结为“五戒”,即戒暴、戒诳、戒盗、戒淫和戒财。

  在第三部分展厅中有一件在耆那教宗教信仰中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宗教艺术品,即雕刻着“入定峰”的大理石饰板。“入定峰”即印度东部的伯勒斯纳特山。耆那教24位祖师中的20位在这里最终修成正果,使这座山成为耆那教教徒的圣地。雕板上,蜿蜒山间小径通向位于山顶的神龛,中间神殿中端坐的是最后一位在“入定峰”悟道的二十三代大雄巴湿伐那陀。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