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社会生活 > 正文

[游记]淘金山:梵唱钟鼓悠悠听佛声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7-02)

淘金山卧佛(图片来源:慧海资源库) 淘金山在虬城西北郊,山不高,而林木森然,危岩耸峙,…

淘金山卧佛(图片来源:慧海资源库)

        淘金山在虬城西北郊,山不高,而林木森然,危岩耸峙,行径纵横,自古以来就是一方寻幽揽胜的好去处。近年,山中雕凿了一尊号称华夏第一的巨型卧佛,更是名声大噪,慕名而来的游客趋之若鹜。我是城中人,又如何能免俗。于是,选择了一个秋暮的黄昏,独自前往探访。

       当我沿着苍苔斑剥的古道,穿过华严寺、三叠岩,攀上密林深处的爱晚亭时,如烟的暮霭正随着飒飒秋叶飘落下来,笼罩了山中的景物。倚栏独坐,四周好清静。不见了游人的踪影,没有风摇,不闻泉咽,满山嶙峋怪状的岩石如同老僧入定了。而那草丛中的秋虫,此时听来,不但不使人觉得喧哗,反倒平添了几分空山的幽寂。时有梵唱钟鼓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地传来,一声声溶入淡淡的暮色,溶入疏朗的秋林,溶入我了无牵挂的心境,叫人蓦然生出一种”身心尘外远,岁月尘中忘”的脱俗感觉,精神上一种难得的自由和轻松。思绪也变得如烟如雾般的飘忽、空灵。

       纵目远眺,横卧在开阔山脊上的大佛,洁白如银。眼下竟越发地分明,越发地逼近。连那美丽的袈裟莲饰亦秋毫毕现,散发出庄穆而神秘的圣光。凝神之间,我恍惚看见大佛正轻轻翕动嘴角,向我启悟什么。

        这时,我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位淘金山梦佛的南宋名相李纲来。李纲因力主抗金逆旨而被贬谪虬城,寓居城东临溪的兴国寺内。凌云的傲骨、浮躁的心境把他驱向了峰峻林秀的淘金山。当他匆匆穿过古道,高卧山中这块突兀的危岩时,心中的激愤已淡然平复了。渐渐,进入了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朦胧之中,一位祥光四射的长者朝他喃喃数语:青著立,糠去米,那时节,再辉煌。他一惊醒来。原是南柯一梦。原来他梦见的是定光佛。千年之后的今天,后人把他寻梦的石头雕成旷世希有的卧佛,把缥缈的梦境刻成硬朗朗的现实。佛经云,佛为三世,即过去、现在和未来。定光佛是最先的佛、过去佛。细究起来,何止是冥冥天国,宇宙中的一切不都有过去、现在和未来么时间是一条永不断牵的红丝线,串起过去、现在和未来。李纲在时光的那一头,我们在时光的这一头,而未来正从我们手中延伸下去。天地之间万物总是不断诞生,不断寂灭,生生死死,枯枯荣荣,淀积着人类的智慧,编织着一条无始无终的生命链。

       “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芽”。山中的树木,不知毁灭过多少次,却又在冰雪风雨中萌生。华严寺周围的苏铁林,相传是宋元年间一位云游四方的和尚从印度引来的种苗,粗茁主干上那累累疤瘤不就是死而复生的残骸放生池里的鱼儿唼喋着迷蒙的夜色,而艳美一时的荷花却在萧瑟秋风中枯萎。我知道,山顶的将军寨曾是明末义军铲平王所垒,当年的旌旗、鼓角早已灰化成蓊郁的森林。满山樵夫旅人的足迹转眼葳蕤成青草虫鸣……
 

        挂锡僧归云自在,

        淘金人去水空流。

        吟余更倚危栏望

        多少人家在下头。

        心头荡漾着明代当地诗人曾侗咏淘金山的诗句,我默默走出小亭,虔诚地向卧佛迈去。山中岑寂的秋气让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领悟了些许人生的奥秘。我想归根结底还需把握住自己的今天,才有可能抵达生命的彼岸。

        于是,沿上山的路下山,乘兴向万家灯火的城廓走去。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