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生活感悟 > 正文

难忘小南海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20)

去年春天,我随学校的同事一起,前往秦岭以南的汉中市旅游。由于几年前我曾去过小南海并留…

   

    去年春天,我随学校的同事一起,前往秦岭以南的汉中市旅游。由于几年前我曾去过小南海并留下美好的记忆,所以,我极力建议安排一次小南海之旅。或许是我略带夸张的介绍以及绘声绘色的描述打动了领队,领队终于同意了我的建议。于是,这一天,我们驱车来到了小南海。
  小南海对我的吸引不光在于她的秀美与神奇,还在于那里有一位富有个性的高僧,他的法名叫玄一。几年来,这位僧人的形象不时闪现在我的眼前,使我一次次梦回小南海,那种感觉真好。这次之所以要放弃其它风景名胜而再次拜谒此地,主要的目的就是寻回这种感觉。
  然而,当我抵达小南海后才知道,那位高僧已于今年正月十五日圆寂了。我来到他曾经住过的厢房中,望着盛放他老人家骨灰的花瓷罐,不禁潸然泪下。泪眼模糊中,六年前参礼小南海的情景一一浮现出来。
  那是一九九二年的暑假期间,我撇下嗷嗷待哺的女儿,借夫君考察佛寺的机会,一同去秦岭以南的汉中地区参观圣迹。我们先后去了圣水寺、龙岗寺、乾明寺、回龙寺等著名寺院,然后便准备去交通最不方便的小南海。
  记得那天早上,我们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便从汉中市区的一家旅馆出发,来到位于城南的公共汽车站。据我丈夫讲,他曾在一份文件上知道,小南海离某工厂不远。于是,我们便坐上了前往这个名叫八号厂的汽车。八号厂位于巴山腹地,距汉中市约三四十公里。汽车越过汉江大桥,在平原地区行驶了近一个小时,便进入崎岖险峻的山谷之中。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我们到达了终点站。下车后一看,只见寂静的山林之中,横七竖八地矗立着几座厂房,视线所及,根本没有小南海的影子。
  在当地人的指点下,我们又沿着一条不太平坦的山路前行。这时,太阳像个大火球高高地挂在天上,地面已被它烤得烫人,四处静谧,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路边的小草已晒得蔫下去了。没走几步我们已是汗流浃背。但是,心中那个不同寻常的佛门圣地深深地吸引着我们,这种神往之情,就像阵阵凉风一样,不断为我们驱散灼人的炎热。大约走了三公里多的路程,心中的那片圣地终于在远处的山坡下面浮现出来。
  这里地处汉中地区南郑县南海区回军坝与秦家坝两乡交界的老虎沟,在这条山沟的最南端有一片清澈的水池。在水池旁边,坐落着几座古朴而庄严的殿宇。与水池相连的不远处山坡下,有一个神奇的山洞。洞中流水长年不息,从而汇集成一个碧波荡漾的水池。这里便是闻名全国的小南海。
  我们刚准备下到水池旁边,没想到拐过一个弯儿,却发现山路旁边有一处巨大的山洞。洞门敞开,洞深无底,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洞外有几个人坐在那里闲聊,我们一打听,才知道这洞叫大佛洞。洞口高三十多米,宽约二十多米。走进洞内,只见里面供奉着一尊十几米高的释迦牟尼佛像。佛像庄严肃穆,像前香案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供品。我们点燃几柱香插在香炉里,向佛顶礼合十,然后又向洞内走了几十米远。据说此洞极深,从来没有人走到尽头。我们只好返回洞口,并对大佛洞的情况作了简要的记录。
  从大佛洞往前,大约一百米处,只见一个不太起眼的简易小门通往大路左侧的老虎沟。居高临下,映入眼帘的是郁郁葱葱的青山之中,镶嵌着一汪潭水,轻风掠过水面,荡起阵阵涟漪,在太阳照射下熠熠发光。穿过崎岖不平的山坡小路。我们来到沟底的水边,在水池的南端,有一座石拱桥,桥上建有一座五间的观音大殿。我们走进观音殿内,看到殿内正中供奉着观音菩萨。观音像两侧,鲜花蔟拥,香烟袅袅。观音殿的里边连着一条神奇的山洞。民间传说此洞一直延伸到四川万县,全长数千里。洞内流水淙淙,钟乳石构成各种各样的形状,自有一种超脱凡俗的气蕴。
  据《续修南郑县志》载:”小南海:在青石关下二里许,双峰壁立于山足交歧处,洞开一穴,深无底止。……洞左右古苍钟乳,参差不绝,间有生成佛像者。僧侣于此起虹桥三拱,建观音庙于上,遂有”小南海”之名。”三拱虹桥由于年代久远,水浸风蚀,而今已不复存在,改革开放之后,又在原址上架起一座两拱桥,拱桥上面的观音庙也是近几年重建的。
  清光绪年间,慈禧太后突然患了皮肤骚痒症。宫中御医和全国名医多次精心治疗,但疗效甚微。1900年9月列强入侵北平,慈禧太后逃至西安,瘙痒之疾在外忧内患的夹击下更加严重,这使太后整天烦躁不安。陕西地方官员得知这一情况后,便秉告说,小南海观音洞里有一钟乳石终年滴水,可以浴肤止痒,颇为灵验。太后喜出望外,立即派人前往小南海取水。当用此水擦浴全身后,太后顿觉清爽,不禁心旷神怡,从此再无骚痒之感。慈禧太后治好了骚痒顽症,欢喜若狂,便欣然亲书”播润天地”四字作金匾赐颂。从此,小南海观音洞滴水治愈慈禧太后痒症之事名扬天下,流传至今。
  此后,小南海得到不断增修扩建,最盛时有五座院落,数十间房舍。经过几个世纪的沧桑变化,小南海已成为秦巴山区最著名的观音道场,每年农历的二、六、九三个月的十九日,这里都要办庙会。庙会期间,方圆数百里的信众云集于此,虔诚供养、礼拜,祈求观音菩萨赐福、保佑。
  在来此的路途上我们就听说这里有一位叫释玄一的老和尚,于是我们在寺僧的指引下,来到观音殿旁的一座小厢房内,只见一位个子不高、清瘦身材的老者在伏案读经。听到有人进屋,老人抬起头来。我们赶忙双手合掌,一声”阿弥陀佛”之后,老者指着身旁的小凳让我们坐下。这时,我仔细打量这座不太大的厢房,发现它分为里外两间,里间是老者的卧室。外间布置有佛堂、香案,观音菩萨也在一个比较显眼的地方供奉着。四周被香火熏得发黑的墙壁上贴了许多字体隽秀、笔力苍劲、颜色各异、长短不一的诗句,其中卧室门上的对联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上联为:”少欲无贪心常乐”;下联为:”知足离嗔心自安”。横批为:”南海精舍”。
  接着我们就修习佛法方面的一些疑惑请教大师。他深入浅出,侃侃而谈,为我们耐心地释疑解惑。说到激动处,他简直就是口若悬河,出口成章,将佛的妙法一一道来,使人的心境豁然开朗。当时我暗自赞叹,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竟有如此绝妙的口才,如此清晰的思路,如此高深的智慧。记得墙上有一首诗也很有趣,曰:
  人生如梦幻,
  百年弹指间。
  富贵若烟云,
  功名昙花现。
  大师谈兴很浓,我们听得也很投入。不觉天色已晚,我们只好恋恋不舍地告别大师。谁知这一走竟成为永诀。
  如今,我再次置身于这座简陋的僧房之中,看到墙壁上还留存着大师的许多墨迹,一种物在人非的凄凉感觉顿时涌上心头,我急忙取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将它们一一抄录下来。
  坐在返回市区的车上,我的心久久难以平静。同事们一边欣赏着窗外的山景,一边兴致勃勃地谈笑着。我躲在后排的一个角落,拿出随身携带的那个笔记本随便翻阅起来,玄一法师僧房中那些残留的诗句便再次映现在眼前:
  竹影扫阶尘不动,
  月穿潭底水无痕。
  竹密不妨流水过,
  山高岂碍白云飞。
  
  石火无恒焰,
  电光非久明。
  一朝随露尽,
  唯有夜松声。
  这些诗句,如涓涓细流,沁人心脾,其中意趣,很值得现代人仔细品味。汽车在盘旋弯曲的山谷小道中奔驰,我的思绪也在激荡回旋,直飞到那空灵美妙的远方。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