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生活感悟 > 正文

梦子感悟散文连载: 梦一场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25)

梦子 …

梦子感悟散文连载: 梦一场

 
梦子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体会,一个梦非常清晰明确,那些情境、那些细节都仿佛历历在目,而其实故事并未真的发生,一切都是捕风。然后若为了寻找这个梦里的情境,你就这样去探知。也许是过去你从没有到过的地方,也许是你在现实中曾想回避的情节。
  
    我曾经去找寻过一个梦,一个梦里的人,一个梦里的地方,一个留下很多记忆的画面。重逢的时候曾经相信有一种重逢在生命里,那经历的一切苦难都是为了这次的相遇而铺垫,就像见佛必要经历的艰苦,而我如虔诚的信徒一个个长头磕到庭前,仰望时额头全是鲜血,太阳那么灼热温暖的普照下来,青天如此包容,让我有泪如倾,愈发珍惜这份安详,小心翼翼踮脚走过,生怕有一丝惊恐。
  
    真的以为一些悲剧就这样完结吧,就相依这点温暖的感动。那些华丽的圆满,我从不奢望。然而也许劫数天定,前世的苦难太深重。深重到不能去相信幸福。也许是害怕落入另一个人的掌控,有些人之间的孽缘注定得纠缠到互有死伤,在劫难逃。当发现没有什么是可以依靠的,而我们的内心却不够强大。
  
    怀着隐秘的心思去寻的那个梦很清晰:梦里是阳光下柔软的床,可以把我包裹起来,屋里是细腻平和的空气,隔着一段距离,并靠在床上看碟,对白就像我们之间的背景,然后他起身去倒茶,茶香在小屋里飘散开来,而我蜷缩在沙发上变成一只猫,享受被呵护、被照料的感觉,可以像孩子一样,找到倾诉、聆听、哭泣的伙伴儿。像是相识了一辈子的男人,对他却没有对男人的疏离感和防备,留下的是童年纯真的记忆,卸下心防武装的诉说,直到从他眼睛里读出心疼的怜惜,如此而已,已很知足。只想享受一个共度的时光,一种灵魂相依的温暖,然后起身告辞,门在身后轻轻关上,雨依旧下着,我依旧不喜欢打伞,一个人走回雨里·····
  
    前段又看了一遍《廊桥遗梦》感动的一个人在闺房哭,其实也是个寻梦的故事,不过有悖于伦理和道德。一个摄影家和农夫之妻的爱情,一个在现实中挣扎、缠绵、痛苦、隐忍的爱情。那普通的农夫之妻,平凡的如同邻家大嫂,可是她内心有挣扎拷问,对原有生活空间的不适和隔离。厌倦了平淡的日子,渴望新的生活。而新的生活来了,她又有许许多多的顾忌、疑虑。新生活面前,她胆怯了,退却了。尽管她内心受着爱的思念的煎熬,但她表面仍过着和过去一样平淡的生活。生活依旧平淡,但已不再乏味,因为她心里有了,两个人邂逅的四天刻骨铭心,成为终生的梦。两个饥渴的灵魂炽热的燃烧后,归于平静。男人继续开始他的远游漂泊,女人囿于家庭和舆论、对丈夫和儿女的责任,没能和他出走。此后天各一方,刻骨思念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立下遗嘱,将各自的骨灰撒在廊桥,实现了生不同床死同穴的夙愿。
  
    凄美的故事总是如梦一场,内心丰富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运气找到对手。也许这世界不符合所有人的梦想,只是,有些人坚持,有些人遗忘,有些人释放,有些人畏惧,而我们终不能平静面对,直面内心,太多羁绊。
                          
    也许我们在心灵的某一处,都还是个孩子,做梦可以,却不会寻梦而去。戏里的故事只在舞台上,剧情再精彩终要卸妆。少年时的桀骜与风霜褪尽之后,我们早已变得内心分明,自知不过一个相夫教子的寻常女子,即使心存眷恋,亦静默无言。梦醒了,你已不是过去的你,我却还是过去的我。
  
    真真映着那句话:有些人要用他们一生的时间去忘记一个人。没有开始。所以也没有结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