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生活感悟 > 正文

王雅玉感悟散文连载:荷塘月色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9-09)

王雅玉:2004至2007年在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师从李利安教授攻读佛教史专业硕士学位,20…

王雅玉感悟散文连载:荷塘月色

 

    王雅玉:2004至2007年在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师从李利安教授攻读佛教史专业硕士学位,2007年至今在清华大学哲学系师从王晓朝教授攻读宗教学专业博士学位。2008年6-8月在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进修。2008年9月赴德国汉堡大学亚非研究学院从事访问研究一年。

    最近开始喜欢演奏乐,和朋友商量好,每周去北大欣赏昆曲、演奏会什么的。也许忙碌了许久,心灵总需要保持一定的宁静,在喜欢演奏的同时,还常常独自或请朋友去咖啡厅坐坐。一杯咖啡抑或是一壶茶,品一口,觉得生命顿时流畅万分。从紫荆到桃李,从独峰到万圣,从北大地下一层到上岛,从柏拉图到玉树园~~~~心情游荡在音乐与咖啡抑或小茶之中,伴上些许沉思,意味总是难以用笨拙的语言去点划。
    最近和朋友的电话会议也较以前多了,也许是快离开的缘故,也许是对往事的回忆,也许想告诉朋友,我的世界他们曾经来过。今晚请朋友去桃李喝茶聊天了,我们同时感觉到无奈与对未来的不确定。这种不确定,使我们坚持着,努力着。但生活的本原到底是什么?我们都无法回答?点点滴滴的表述都无以全部呈列,我们更显无奈。我们探寻着各种从事行业人的意义。结果是不重要的。他谈到王小波的一句话:“我每天对着晚霞,心理感到无比的苍凉。因为我的生命在消解”!
    有生就有死,有开始就有结束。这似乎成为一种不变的定律。但在开始与结束的中间,我们该如何实现自己的价值?选择是多样的,但适合我们的无非就是目前的选择。我们从清华的草草木木感叹着生命。体悟着这种出卖生命何以或能否有其价值?有其意义?我们依旧没有答案。因为我们的生命来的太偶然,我们的生命如果真是源自无意的被抛,那出自偶然的必然又是什么?我们叩问着灵魂。我们被抛的个体逐渐又消融于集体的目的之中,这种消融又使突兀的个体显得平整化。排箫的演奏也无以解答我们的疑惑,反而使疑惑更加悲凉。
    走出咖啡厅,沿着草场漫步着。朋友说,为了珍惜,他愿意忘记所有的繁务,静静享受此时的宁静。我更觉无以言表。沉默伴随在拉长的影子中。周围不时有同学跑过,我在思索,不同的个体其实都在努力,努力享受着这短暂的生命。而我的理想依旧存在,我依旧愿意舍弃生命去追寻。如此一想,微笑再次泛起。我明白,生命需要珍惜。我需要努力。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