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生活感悟 > 正文

璩美凤重生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9-26)

璩美凤和老公图本刊记者大食  作为曾被偷拍“性爱光盘”的受害者,她曾经深深地痛恨这个世界,但如今她已…

璩美凤重生

璩美凤和老公


璩美凤重生

图本刊记者大食


  作为曾被偷拍“性爱光盘”的受害者,她曾经深深地痛恨这个世界,但如今她已与往事和解,并收获了爱情。她说,能活得这么好,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在深圳报业大厦旁的星巴克,从龙岗大火现场赶回来的璩美凤能坐下来吃点东西,十几个小时以来还是第一次。路边紫檀木上垂下的花枝,掠过黄昏的街道,把暗影投射在桌面和餐碟上。璩美凤一边吃蛋糕,一边说,刚从火场回来,脸上全是灰呢。语气中带着些许歉意。

  咖啡机在室内嗡嗡地鸣响着。有时候她会带着职业性地好奇向我发问,然后突然停下来指着窗外,我看到的是一群麻雀正在路边无人的长椅上翻飞嬉闹。

  然后她向我谈起她的往事,那些仅属于她的辉煌和绝望,那些她曾经无法面对,奋而反抗,如今已经释然的往事。我注意到,谈话时她下意识地戴上墨镜。

  作为曾被偷拍“性爱光盘”的受害者,璩美凤说,她曾经深深地痛恨这个世界,不再相信爱情,不再相信朋友。

  “你明白那种被朋友陷害的感觉吗?”

  可是这一切,如今都已烟消云散。

  2月26日,璩美凤亲赴台北,迎接因散布光盘而获罪的《独家报道》发行人沈嵘出狱。早已守候在外的媒体记者捕捉到了她把一串佛珠戴在沈嵘手上的动人情景。在桃园女子监狱门前,两人一笑泯恩仇。

  我问她:“如果那件事没有发生,你的人生会是怎样的?”我想,这大概也是璩美凤不停自问过的问题。

  璩美凤说,如今她已经不再纠结于这样的假设。她接受了发生的一切,并与往事和解。“我觉得自己这条命是捡回来的,”她说,“既然是捡回来的,那每过一天都是加分,每过一天都是赚到的。”

  反抗

  因为奶粉风波,爱喝咖啡的璩美凤选择了果汁。她谈起那些身处漩涡的官员,笑称6年前她同样身处漩涡之中。

  那时,面对整个社会的压力,璩美凤感到过去的自己和那时的自己在进行着一场无声的战斗。过去的她在奋力保卫自己的性格:好强、坚毅、不屈;而那时的她则要屈服于社会成见:痛苦、灰心、销声匿迹。

  偷窥政治人物隐私的欲望和媒体的推波助澜,如同两道残忍的火苗炙烤着璩美凤的心灵。

  璩美凤说,她一度把自己锁在屋里,拉上窗帘抵挡外界的流言蜚语。只有到了晚上,才敢出去到超市买些东西。

  没有电视声音的陪伴,她就无法入睡。每一次从噩梦中惊醒,她就再也无法睡着,只能困兽般地在房间里等待清晨到来。可天一亮,她心里又想着,今天印出来的报纸不知道又要写些什么?

  璩美凤感到自己站在天底下,被裁判着,委屈和愤怒都尴尬地赤裸着,像一只不断撞击玻璃窗的飞蛾,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飞不进去。她说,你知道吗,那种痛苦就像双手被反绑吊在窗子上遭鞭打。“你跑不了,手也没有办法挡,”璩美凤说, “只能期待打在身上的鞭子,能够躲避最疼痛的地方,尽量打在同一个地方。我觉得我只能有这一点点最卑微的期待。”

  那时候,璩美凤所到之处总会引来众多媒体记者。璩美凤记得,一次记者会结束,仍然有6、7辆采访车尾随其后。她躺在座椅上有些神志不清,而妈妈手忙脚乱地开着车,有时红绿灯停下来,便会有记者冲到窗前要求采访。在璩美凤的记忆中,那天车子好像一直转来转去,就是开不到目的地。终于开到一个地方,请以前的助理来接,回家时发现早已有一大堆SN G车在门口等候。

  她本可以离开台湾出国,但是父母放心不下。因为整天神情恍惚,家人甚至不敢让她一个人过马路,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其实,只有璩美凤自己知道,她那时所暗暗期待的,正是意外发生。

  璩美凤说,是后来的一次经历帮助她战胜了懦弱。

  自从光盘风波后,璩美凤几乎没有回过在海悦被偷拍的家。“我没有勇气再回那里,”她说,“只有一次妈妈开车载我回来拿东西,停留时间很短,根本没有时间好好看看家里的情形,更没有时间整理和打扫。”

  但当璩美凤重新回到这个家时,曾经美好的、痛苦的回忆,如同潮水一般涌进她的脑海里。璩美凤说,在开门的一刹那,她感到一切都变得异常清晰:下着百叶窗暗沉沉的卧室,墙角的金鱼缸,缸内很久没换的水已经混浊不堪,一只死金鱼翻起肚皮漂浮在水面上。当她再转过头,发现时钟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她说,是这一刹那的震动,让过去的璩美凤占据了上风。

  她选择了一条与世俗公开对抗的道路。

  她拉开窗帘,让外界强烈的光线直射她的生活。

  璩美凤说,自己从小到大都活在很大的逆向操作过程中。“小学的时候我有一点自闭症,但是我偏偏就要去参加演讲,就是这样的性格。”

  她先以最快的速度推出一本《璩美凤忏情录》,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和她复杂的男女关系,全面公布。2002年 3月初,她开始在台湾主持电台和电视台的谈话节目,3月中旬她又在新加坡举行演唱会,上座率高达90%。据了解,出版《璩美凤忏情录》,所得版税为190万元台币,新加坡演出收入为64万台币,中天签订的合约为3个月,电视一周一集,每集2万台币,广播每月12万台币。有人指责璩美凤借丑闻炒作自己,更多的人则成为兴致勃勃的看客,把一个女人的挣扎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觉得我基础的心态是报复心理,你越要打击我,你越要我沉默,我越要更坚定,我越要更开朗。”璩美凤说,“ 我必须用一个战斗的力量来带我飞跃这个生命的高山,既然不肯向对手屈服,不肯退缩,不肯去做像有些人希望的那样,在尼姑庵内捻佛珠、伴青灯,消解自己的‘罪孽’,我就只能披荆斩棘向前走。”

  曾经

  如果不是那张轰动台湾的偷拍光盘,璩美凤36岁以前的人生好像是一个从天而降的理想。

  她生长在军人和工人的家庭。父亲是台湾“总统府”宪兵营营长,负责保护过蒋介石;母亲则是一位克勤克俭的工厂女工。父亲的故乡在安徽桐城,这个地名,曾令童年的璩美凤感到无比自豪,“因为安徽出了许多大人物,而桐城更是以‘桐城派’古文名闻天下”。

  在璩美凤的记忆中,她从小就想做一个令父母亲引以为傲的小孩。从宣圣幼稚园的可爱讨喜,到新和小学的语文演讲比赛;从华江女中的乐队长笛,到北一女中的全校英语朗诵;从政大中文系的新生杯辩论,到边政研究所的蒙古文学;从暑假打工赚到53万台币(大约相当于人民币13万),到国际公关公司的广告AE;从自立晚报的市政组记者,到台视新闻的主播;从1994年台北市“议会”松山信义区第一高票的成绩,到1998年的高票退选台北市“立委”;从2000年赴美拿到公共行政管理硕士学位,到在世新大学及中华大学教书;从接任新竹市文化局长,到使新竹的市民文化支持度跃居台湾第二,如果她的生命沿着这条轨道继续下去,那将是一番怎样的情景?

  2001年岁末,一盘40多分钟的全程性爱光盘被台湾媒体《独家报道》假“新闻自由”之名散播公开。色情网站更是如获至宝,将光盘的全部内容放上互联网。一时间,光盘女主角、政坛美女璩美凤一跃成为“Google”搜索率最高的关键词,在知名网站“Lycos ”的搜索引擎中,“璩美凤”的出现频率一周之内暴涨15倍,从第45位升至第1位。璩美风性爱隐私遭偷拍风波,成了仅次于“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网络“性绯闻”。在世界最大拍卖网站“eBay”的日销售排行榜上,璩美凤隐私光盘的销量一度位居前茅。

  璩美凤自嘲地回忆着当时的境况:“每一个辱骂我的人,都是英雄;每一个唾弃我的人,都代表正义;每一个踢我一脚的人,都觉得师出有名,当仁不让。”

  面对社会的压力,2001年12月25日,璩美凤终于出来面对传媒,并6次鞠躬向社会道歉。

  “我要跟大家表达我的歉意,”她说,“一个女人要面临这样的打击,事已至此,情何以堪!”

  爱情

  璩美凤说,经历了这次打击,她不再惧怕任何事物。

  2003年,报考复旦大学失利后,璩美凤选择了远走英国。在这个无牵无挂的地方,她安身于自己的小世界里,台湾好像变成了一颗遥远的星球。

  她在牛津大学攻读全球政经发展,借此远离尘嚣。在此之前,从社会各个角落蹦出的男人,在媒体的捕风捉影下,宣称是她的“绯闻男友”,使璩美凤感到了深深的厌倦。她渴望过上正常规律的生活,训练自己重新和人交往的能力。然而在英国的很长一段时间,她依然是独来独往。“没有朋友,也很少和人交谈。”

  闲暇时,她买了很多心理治疗方面的书籍,因为不能相信别人,她没法从心理医生那里寻求帮助。她说,有一本《做你自己的心理教练》对她影响很大,里面浓郁的佛教哲学观念,让她渐渐感到解脱。她每天都花时间坐禅冥想,以前在乎的很多东西,终于开始逐渐冰释。狮子座的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苛求完美,她懂得了一切皆应随缘。

  她开始走出校园,骑着单车,四处游逛。牛津美丽的风景和清新的空气给了她很好的心灵治疗。她说,那感觉就像在一条熟悉的道路上转了个弯,发现自己的面前是一片新天地,光从天空照射下来。她的生活也规律起来,每天上课读书,结交了一两个同性朋友,只是不再奢望爱情。在她看来,过去的一切已经杜绝了出现传奇的可能,她只要在厨房里发现生死轮回,在花盆里发现众生平等,就已然心满意足。

  来到英国后的第一个圣诞节,璩美凤一个人走在午夜寂静无人的街上。两旁的商铺都已经打烊,车辆和行人仿佛一下子从人间蒸发。她独自走着,呼吸着冬夜甘冽的空气。她似乎听见在城市的边缘有火车寂静地呼啸,潜入黑夜的深处,但她不能够确定那究竟是真实还是幻觉。那一晚,她不可避免地再次想到,如果没有那件事,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她现在的生活会是怎样?但她明白,人是不可以活得这么奢侈的。

  璩美凤说,那晚她体验到了百分之百的孤独,那种渗透在整个宇宙中的孤独。但她知道,只有经历过这一关,她的心灵才能长久得到平静。

  2004年的情人节,璩美凤一个人来到伦敦散心。一家名叫“上海滩”的中国服饰连锁店吸引了她的目光。挂在橱窗里的旗袍和中国结是那么漂亮,她感到心里有一丝细细的温馨流淌而过。

  “我随意地走进店里,”她突然满脸幸福地告诉我,“在那里我遇见了后来的丈夫Simon。”

  璩美凤说,Simon是来自中国沈阳的留学生,比她小14岁,但这并不能阻挡他们相爱。当时Simon正在伦敦攻读硕士,课余来“上海滩”打工。那一天,在店员与顾客似的简单交流后,Simon让璩美凤留下email,说以后有打折消息可以告诉她。她走的时候,他突然问,你为什么一个人逛街?

  “我没有男朋友,”她冷冷地说,“一个人就不可以逛街啊!”

  他吃了一惊,赶紧向她解释。她则戴上帽子走了出去。走到外面,冷风一吹,她才吃惊自己怎么会那么大的脾气,才一想完,心下突然一阵委屈。璩美凤说,直到结婚很久以后,Simon才告诉她,其实当第一眼看到她时,他就认出了她。

  “我觉得自己好糗,”坐在星巴克里,璩美凤笑着说,“以为在异国他乡就安全了,以为别人不再知道自己,还把这当成了保护色呢。”

  “如果Simon第一次见面就道出真相,你还会和他来往吗?”

  璩美凤断然地说,她肯定会跑开说,拜拜,再联络。当然以后不会再有接触。

  那天之后,璩美凤收到了Simon发来的email,是一封客客气气的道歉信,“昨天惹到你生气,非常对不起。”璩美凤说,从那以后,两人成为了朋友。

  她记得,有一次Simon发信说,来英国这么久了,他还从来没去过牛津呢。于是那个周末,璩美凤便自告奋勇地当起导游,领着Simon在牛津四处闲逛。中午他们走进一家印度餐馆,没想到菜出奇的贵,璩美凤掏遍腰包,钱还是不够,结果是Simon慷慨地买单。

  下一个周末,璩美凤去了伦敦。作为东道主,Simon带她参观了大英博物馆、国家历史博物馆、科学博物馆和维多利亚艺术馆,之后带她走访他的宿舍。他特意买了很多菜,晚上就做火锅给她吃。璩美凤说,别看他的年纪比我小,可和他在一起,我总感到自己像个小孩子,被宠爱呵护。

  璩美凤说,以后他们就经常这样找对方玩。Simon来牛津的时候,总是在星巴克占两个位子,等她中午下课一起吃饭。吃完饭她去上课,他则继续在星巴克自习,等她下课回来。

  一天晚上,他们相约去看电影。当华盛顿·丹泽尔饰演的主人公说出“treatyourdaughterlik eprincess,becausetheyare”时,Simon转过头微笑着告诉璩美凤,其实这也是他一直想对她说的。

  在荧幕的闪光下,Simon的目光垂然下视,鼻梁挺拔,在她看来是一种温柔怜惜的神气。璩美凤说:“在那一瞬间,我明白Simon是真爱我的,但我不敢奢望什么发生。”

  终于有一天,Simon找到了她,鼓起勇气对她说:“做我的女朋友吧。”

  璩美凤心下轰然一响:“你想想,再做决定吧。”

  “我想好了。”

  “你再想想……”

  2005年春节,璩美凤随Simon回沈阳看望他的父母。在飘雪的北方,璩美凤收获了人生的甘甜。她和Sim on在沈阳订婚,之后飞回伦敦举行婚礼。为了不被打扰,婚礼只邀请了十几个亲友参加。

  “我先生很爱吃饺子,”谈起Simon,璩美凤总是满脸笑意,“现在我包得很好!”

  重生

  婚后,夫妻二人在伦敦开起了咖啡馆。

  “我爱喝咖啡,Simon就和我说,那我们自己开好了。”

  璩美凤说,英国政府有很多教授如何开店创业的免费培训课程,夫妻俩便一边去听,一边物色合适的开店地址。

  “我们在伦敦的地图上画啊画,每天5点多就出门,坐地铁到待选的地点,站在那里计算客流量。”璩美凤神采飞扬地告诉我。就这样,他们几乎跑遍了整个伦敦,咖啡店终于开起来了。

  璩美凤说,每晚打烊后,她和Simon总是跪在地上,擦地板到深夜,累到腰酸背痛,但那种相濡以沫的快乐和满足却又是别人无法体会的。如今咖啡馆的生意红火,已经开起了一家分店,更有不少中国留学生慕名而来。

  坐在自家的咖啡店里,璩美凤感到了人生的归宿。潮涨潮落,花开花谢,她愿意平静、包容,避开那些纷扰红尘。

  她说:“我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还会重返新闻现场。”

  2007年初,一个机会摆在了璩美凤面前。澳亚卫视主动联系到她,希望她来担任新闻总监和主播。面对对方的殷切诚意,做过记者、主播的璩美凤,感受到了内心深处新闻血脉的跳动。

  在无拘无束的交流中,她把她的想法告诉了Simon。Simon对她说,英国的生活固然平静,但如果她自己愿意接受挑战,他会全力支持。她单纯地端详着他,一丝温柔的快乐从心里迸发出来,她知道无论怎样,Simon会是自己永远的依靠。

  璩美凤接受了澳亚卫视的邀请。她说,此前此后也有数家媒体曾透露过类似的意向,而她选中澳亚卫视,是因为“澳门媒体还有着相当大的发展空间,能够一展拳脚”。她坦言,她不愿回台湾,因为太过熟悉;也不愿去香港,因为香港的媒体已经发展得颇为成熟。

  5年来淡出公众视野的璩美凤,重新回到了世人面前。

  在澳亚卫视,璩美凤担负起了每天晚上6点半的《澳亚新闻》和晚上的访谈节目《美凤看天下》。在中国内地,除了三星级以上酒店外,澳亚卫视中文台还覆盖广东珠三角地区。

  “美国有两个新闻人,我一直都很喜欢,男的是拉里·金,女生是奥普拉·温芙瑞,”璩美凤说,“奥普拉处理新闻的方式是比较人性化的,她的关爱层面比较多,她不会像很多媒体那样尖锐、冷血,她是以比较柔软的角度去诠释一个新闻事件,这是很难得的。”

  正是在这样的信条下,她主持的访谈节目《美凤看天下》以深入、温情赢得了观众。如今《美凤看天下》改版为《美凤看两岸》,工作地点也从澳门移到了深圳,然而这丝毫不能影响璩美凤的热情。

  “重新回到媒体很开心,每天都各处跑,很努力地工作,”璩美凤笑说,“在丈夫还没打电话过来前,会觉得早点回去休息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多做一点东西。”

  璩美凤说,现在她和Simon平均三个月见一次面,那种感觉好像又回到了谈恋爱的阶段。“和老公呆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操心,时间长了会变笨呀。”她狡黠地辩解。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璩美凤接起电话,声音突然变得天真,充满孩子气。

  “我妈妈打来的。”她捂住话筒告诉我。

  我突然意识到,她的机智,她的干练,她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的一切,只是萤火虫微蓝的光,在黑暗中用来保护自己。

  “我乐意尽量帮助每个人,”璩美凤说,“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是走在一条自我解脱的路上。我很佩服自己,为自己感到骄傲。我常常想,我能活下来,活得这么好,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