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综论 > 正文

温金玉:大年初一的晨光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2-03)

晨曦中的广场 …

    

温金玉:大年初一的晨光

 

                                 晨曦中的广场

 

           

温金玉:大年初一的晨光

                                   仲尼天地

 

    

温金玉:大年初一的晨光

 

                                         新春心愿

                       

今年真正“熬年”了,一夜无眠,本来一天收拾家,整理东西,再直盯盯地看春晚到深夜,应是劳累了,但就是毫无倦意,不知是肉体的我不睡,还是精神的我不睡,躺在床上却异常清醒,要睡而不睡,又一次体会了自己也做不得自己的主。索性起床,翻阅闲书。  

清晨五点出发,前往天安门广场,不想已有先行者,真是应了老人说的话:“早起的碰到夜行人”。生活就是这样,山外青山楼外楼,春晚所说“我们是和谐社会,讲究的是淡定。”平常心是道。  

经过许久的排队,以及安检,终于进入广场,晨曦初露,国旗仪仗队在万众期待中走来,在嘹亮的国歌声中五星红旗随着初升的太阳徐徐升起,随晨风飘动……眺望天空,注目城楼,新的一天给自己一份新的体验。那一种耀眼清澈的阳光,在入骨的寒风中确实很给力。  

转过广场东侧,来到矗立不久的先哲孔子像前,深深鞠躬,以表达一份文化的感恩。此时行人稀少,像前更是空寂,想着圣人的一份“自在”。我理解“自在”就是“自己在”,与他人无关。佛典中说“悟者,觉悟本性;本性不动,是名自己。”西哲说“我思故我在。”然而,我常想,假如我不思,难道我就不在了吗?最近由歌手杨善媛唱的“你念或者不念我,我就在那里”又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上小学乃至初中,天天喊着批判“孔老二”,而如今到处演讲,又宣扬孔子的仁爱与忠恕。我们批判时,孔子就低下;我们赞扬时,孔子就崇高,是这样吗?“人类一思索,上帝就发笑”。不知孔子是否也笑了?说着说着就变了,佛说的“无常”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一夜不眠,精神竟然亢奋,从广场出来,又冒出去广化寺走走的念头。其实这么多年来,平常寺院走动很多,但自己从不在节假日去寺院,总觉得寺院是一个清静之所,如果寺院人声鼎沸,熙熙攘攘,那还不如坐在书房里清静。早晨出发时,跑夜班的出租车司机师傅就说雍和宫从夜里二点就有香客去排队,六点开门,交通就要管制。记得雍和宫主持一次和我说,去年初一一天烧香者就达五万人次,人山人海,导致地铁与公交车都不得不甩站,真是闻所未闻。现在来到广化寺,果然又见好多人虔诚地上香礼拜,寒风中晃动的香头,蓦然记起曾读过顾颉刚先生当年考察北京妙峰山香会的往事,一份惭愧、一份忏悔竟没来由地涌起,当下显出自己的贡高与散漫。来到五佛宝殿,为自己许了一个小小的愿。今天为什么又这样走入寺里呢?顿顿神,才明白忘不了其实也是一种缘,生命也许就是这样随顺。想着孔子像前的寂寥,看着寺里信徒们的热闹,拷问“皈依”何义?“有求皆苦”告诉我们什么?“有求必应”又要说明什么?其实我总觉得,礼佛陀,就是要学佛陀那么智慧;拜观音,就是要像观音那样慈悲。尼采曾说:“自从我放弃了寻找,我就学会了找到。”自以为灯,自以为岸,是我们生命中最为缺失的元素。西方宗教中有一句话说:“祈祷并不能改变上帝,而是改变祈祷的人。”啊,原来如此。孔子曰:“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瞬间理解了张爱玲为什么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假如我能……也许就会坦然……  

哈哈,此处省略一百字……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