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生活感悟 > 正文

刘欢感悟诗文连载:印 记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11-02)

每当我 看到一个苍老的容颜 我总试图还原他的青春、甚至童年 在那些青…

    每当我
    看到一个苍老的容颜
    我总试图还原他的青春、甚至童年
    在那些青葱或稚气的岁月里
    他们都曾被
    千般疼,
万般爱
                            ——题记

刘欢感悟诗文连载:印 记

 

       每当天色黄昏,小区旁边总会出现很多老年人,他们聚集在一起玩牌、聊天、下棋,占满了公路边不宽的人行道,景象颇为壮观。每当我路过的时候,我总会放慢脚步,带着浅浅的笑审视我看得到的每一位老人。他们的手是粗糙的,眼睛是混浊的,他们脸上布满了皱纹,他们聚在一起没有欢笑,也没有忧愁。他们是繁忙的都市中从容而闲暇的一族。而此刻的我,总会从心底油然而生难以名状的复杂感觉。不是感同深受,与他们相比,我还年轻,我拥有太多的时间与精力;不是旁观者,终有一天我也会像他们一样,如果我的生命线能到达一定长度的话……

       我仔细的看着他们,那个在一旁不言不语观看别人打牌的老奶奶,我看得到她脸上的每一条印记,她的眼睛里似乎要流出混浊的液体来,她专心致志的看着。我于是开始猜想:在她年轻的时候,比我现在还要年轻的时候。她一定是一个很美的姑娘,在这样一个秋初的下午,她迈开青春的步子向前奔跑,那个在阳光下捧着一束野菊花的帅小伙就是她的情哥哥啊!而如今,我只看到一个孤独的老人,一任秋风吹乱丝丝白发,再也懒得去梳理。

       我看到那位满怀信心下棋的老爷爷,他的棋局看来是占的上风,轻轻摇动破了边的竹扇,缓缓吸一口烟,从容不迫的走出下一步棋。我在想啊,年轻时候,他也许就是那个站在讲台上对着扩音器指点江山的部局领导。他宣读着政府的政策,或者总结一年以来的工作。他洪亮的声音在宽敞的会议厅回荡,记者们在不远处认真的拍摄着……我不禁笑了,为我无边无际的幻想。我在臆想中将这个群体还原到三四十年以前,这些如今看来极为平等的一群人,在当年应是台上台下吧?

      “爷爷,我要回家!”一个小小的孩子拉着爷爷的衣襟吵闹着,进而大哭起来。片刻之后,这个队伍里少了一个参与者,在川流不息的街上多了一个老人牵着一个小孩回家的背影。我看着他们渐渐远去,一个不谙世事,一个历经风霜;一个吹弹欲破,一个粗而弥坚;一个满头乌黑,一个白发苍苍;一个正在长大,一个正在老去……人生的两头不就是那个画面吗?  

       天色已晚,我信步向前,看到小区门口热闹非凡,秦腔自乐班又开张了,同样是由老年人组成的。大家围成一个圈坐起来,外层是观众,里层是吹拉弹奏乐器的,中间是主唱的。表演的人一丝不苟,唱的满头热汗兴趣盅然;观赏的人目不转睛,两耳不闻戏外事。原来,他们有他们的快乐——不同的年纪有不同的印记,生命的终极是永远追不回的离去,最让我们烦恼而又骄傲的不就是这个过程吗? 

 

刘欢感悟诗文连载:印 记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