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生活感悟 > 正文

王春感悟散文连载:草木荣光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1-16)

氧气非常充足的地方,也许就容易醉。我在一片近乎原始的森林里睡了三觉,都做了一种梦。一次…

 

 

 

    氧气非常充足的地方,也许就容易醉。我在一片近乎原始的森林里睡了三觉,都做了一种梦。一次一次变本加厉,情节让我略微有些发慌。一座木屋矗立在森林的一条小溪畔,门前的木台上不停地有蜘蛛迅速爬过。那种蜘蛛,有极细极长的腿。对于我这种惊怕各种小虫小物的人,两天过去,我已经对身旁的蜘蛛完全改变了我的性情。我看出了它的美,我开始在心里叫它蜘蛛美人。那么长那么细的腿,无声无息,它的移动可以称作飘动。

 

    是一种眼睛差点就跟不上的速度。我的皮肤不再做冷森森的反应,开始生出情谊,多么美的蜘蛛,它的身体和飘动。

 

    梦里也是飘动。因为在诺大的森林中,每棵树在阳光升起后开始给我吐出氧气,我很少处于这样充足的氧气中了,反而变得迷糊,四肢无力,在小路上向上走走,想看那些更大的树,就总是气喘。我在木台上陷落椅子,书放在手边,有一下没一下地看了几行,一直将目光放在周围的大树小树上,交错的根茎,高低的阳光,开放的花朵,流水声永远不停。有些树很高,在高处连在一起,我仰着脖子猜它的年龄。我无法启动脑筋,只想呆呆看望。看望树木和花草,呼吸无比甜美。闭上眼睛,会觉得眼皮上有不同以往的光线,每一片叶子的饱满都跑来告诉你它的成长,它的绿意和前生的飘落。都在眼皮上闪耀,都在肺里通过,拥抱的感觉无比强烈,可我想学树们,一棵一棵独自站立。

 

    手里拿的书是陈丹青的《退步集续编》,有人问,你在清华就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吗?陈丹青说,每一处草木茂盛的地方,爬墙虎爬满的墙,都留着美好的回忆。

 

    草木,首先是草木,其次是它变作身边的亲友,不言不语,有时候摇摇枝叶。热爱草木者,会觉得敏感于这些。看见大堆的树和花草,会激动地不说话。

 

    城边有一个朋友,有一处可贵的院落,可贵地将院落安排的草木丰盛,并且有一个小的池塘,池塘里有红色的鱼,院子的一双小狗总被踢下池塘表演游泳,院子的大狗总是在夜里偷食池塘的红鱼。我去了,就拉一个躺椅,坐在院子里,不说话,怠慢主人,因为院子里有令我沉陷的光线和空气,植物树木花朵,组成足可荣耀的光芒,这些,在我的皮肤上面,微微的湿湿的,我恨不能站在土里,奋力吸取养分和水,和它们并肩,那时候,太阳和月亮一定比我们人类感受上更近。

 

    我要做两件事,一是我的孩子一出世,我就去种一棵树,和他的名字一样,让它作他的兄弟,让他从小感知树木的成长,让仅仅一棵树木陪他成长,让树木可以成为倾听幸福和快乐的伙伴。如果我老了,孩子远去,我可以坐在树下,等着风来。

 

    第二件事,我离开人世之后,举行树葬,一小把骨灰埋在土里,种一棵树,我的营养可以直达树梢。我仍旧可以看见天空,因我而长的树木也会给别人的眼睛一些舒适。草木丰盛的世界,生命勃发。一棵一棵,组成我眼前的森林,蜘蛛来往,细长优美。溪水长流,风过树梢。我看见树木的荣光,点点滴滴,在我的梦境里,一直有着气味,如同史册一样长的重要的气味。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