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生活感悟 > 正文

刘欢感悟散文连载:我与色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9-01-23)

我就是我。我活在色中。 首先,端正你的思想。我所言“色”并非女色。 佛的智慧…

  

刘欢感悟散文连载:我与色

 

 

   我就是我。我活在色中。

  首先,端正你的思想。我所言“色”并非女色。

  佛的智慧:色是指色相,也就是纷繁芜杂的大千世界,一切有形的物质,是我们触对的世界,物理(生理)、心理现象的世界。简单的说色是指一切能见到或不能见到的事物现象。

  大千世界,具云:三千大千世界。凡属有情动物的居处,山河大地,以时间的流迁,空间的方位为定义。在大海中,以须弥山为中心,四方四大部洲,由一日月所照的范围为一世界。千个的四部洲为小千世界,千个小千世界为中千世界,千个中千世界为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是什么样的概念?超出我们的想象。浩如烟海的世界,沧海一粟的生命转瞬即逝,变幻无常。世间一切不常住,因此说“色即是空”。

  于是,我开始思考我与色的关系。色既是空,那么我呢?

  当我拿起相机的时候,我看到的色相变成了一张张图片。无论是一个人、一棵树、一片云、一坐山、一条溪流、一坐破败的建筑……万事万物皆在镜头中,我总幻想着用相机将他们带回家,我以为这样就可以留住些什么。即使在不拿相机的情况下,走在任意的地方,看到任何的色相,我总会在有意无意中将他们在心中构图。有时我会无意识的用双手比划成一个矩形,假设这就是镜头,将那些静的、动的鲜活的色相框住。认真的裁剪着,思考着谁该是突出的主体,哪里该做虚化的背景。我甚至会想到哪里应该用电脑处理一下,应该如何裁剪,Photoshop中该用“自动色阶”调整一下,或者色彩需要平衡一下?这样的时刻我是迷糊的,人潮如水流过,滤掉了声响,匆匆变化的背景中,只要对焦,万物都可以鲜亮是主体。有时在我专心摄影的时候,我会发现我自己也成了别人拍摄的对象。当焦点聚向另一点时,我又成了无声无息的背景。难道我终究跳不出那几寸大的显示屏!我用相机拍摄下来的人物、风光、事件等等一切,又都是什么呢?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色即是空,“我”即是色,“我”即是空!

  “空”又是另外一个概念,它不是“有”的反义。“有”没有,“空”不空;“空”是无常,“空”是大有。

  色是因缘和合而生,因缘有合就有散。于是尘世间,分分合合、聚散无常。昨天是好友,今日相互憎恶;昨天是恋人,今天是怨人;昨天活着,今天死了……我指着莲的照片说:“你看,这朵莲花含苞待放,像少女的心事。”然后再去时早已芳踪难觅。男人对女人说:“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然而时过境迁,又到哪里去寻找当时的勇气?记忆里犹存的音容笑貌在我的有生之年已变为千里孤坟。我的相机记录下了那一瞬间的美或丑,却无法阻拦这瞬息万变的脚步,包括照片本身,不也一样吗?

  我烦躁、我执着、我痛苦、我痴狂……空中生空!于是我试着放下。心中无执着,满心皆善念。如果说善念也是一种执着,它却是可以带给我快乐的执着。于是我看到了“美妙穷尽语难诉”的美好境界。这个境界是色吗?是的,“空即是色”——世间一切皆幻象,明心见性返故乡。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空即是色,空即是“我”,“我”即是色!

  因此,你、我、他,一切有情众生,都活在色中,自身即是色,又构成了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又有什么可计较的?宠辱不惊、去留无意、慈悲为怀、善哉善哉!


  我的相机,记录当下。
   活在当下,阿弥陀佛!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17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