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生活感悟 > 正文

刘欢感悟散文连载:旅途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1-23)

喜欢独自旅行,不是因为前方有多美的风景,是因为有长长的路途。 火车上,旅途中,…

  

刘欢感悟散文连载:旅途

    喜欢独自旅行,不是因为前方有多美的风景,是因为有长长的路途。

    火车上,旅途中,我喜欢安静的靠窗的座位,任思想同时开始无疆的旅行。


    人在旅途,目的地还遥不可及,这样的时刻,是完全给心灵放假的——不需要想起点,也无须想终点,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荒废”时间,比如随便看一些闲书,比如听音乐,比如想心事,比如悄悄的落泪、静静的微笑……

    当列车驶过一个陌生的村庄,窗外那些似曾相识的景物,总能带我回到遥远而温馨的童年。看着一闪而过的树木或房屋,或一两个悠闲的人或散步的牛,在天地里组成我想画却没画成水墨画。我会想他们昨天这个时候是在哪里?他们明天这个时候会做什么?他们可知道自己曾被一个陌生女子如此认真的思索过?

    当列车驶过一个城市,我又看到了钢筋水泥做的高高的屋子,看到金属做的会跑的大甲虫,还有来来往往的人群。我会好奇:这个城市叫什么?这里的市民说普通话吗?他们也会为房子做奴,为孩子奋斗,为生存奔波吗?这个城市正在放映谁的电影?流行谁的歌?是不一样的天地,还是一如我原来的地方?

    最让我兴奋的是路过一片很大很大的荷花池。满池碧绿的水,如果季节正好,在“接天莲叶无穷碧”中看到“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我会激动的想马上下车——对于北方的我来说,很少见到这样的风景。不知在藕花的深处,可藏着一滩鸥鹭?那“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莲是否伴着阵阵清香?会不会就在嗅到清香的那一刻邂逅梦中的情人?

    白天可以看风景,晚上呢?爬上窄窄的床铺,听着音乐安然入睡,不必担心会睡过头,因为终点依然在遥远的地方。在临睡前对自己说:这一夜,你不是在家里,你是在旅途中,睡梦中,你会路过许多地方,是你所不知道的,或许路过宁静的小村,或许路过荒凉的野外,或许路过不夜城,这些你都不需要再想,你的方向只在手中的票根上,握紧它!

   朦胧的意识中,火车时停时开,当欢快的音乐响起,广播员用甜美的声音叫醒你,你会发现大家都开始用餐了。至于自己,则会继续躺在床上,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这样的时候,对面床上的姑娘递过来一个可爱的大苹果,有种温暖的感觉会让你想掉眼泪,于是,你们开始交谈。同是天涯独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当终点终于到达,你们挥手道别,互说祝福,然后你向左,她向右,你们不会再见第二次,甚至于她的容颜在转身那一刻已经遗忘,但那个苹果的温暖会陪着你继续前行。

    你在你的终点站,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走过去。陌生的街头,根本不用担心迷失方向,因为原本就没有方向。道旁树卸了妆,留下无尽的幻想,独自走在异乡的街。陌生的人,熟悉的表情;陌生的楼,熟悉的玻璃;陌生的路,熟悉的天空;陌生的店,熟悉的音乐……你终于知道:这世界不是足够的陌生,也不是足够的熟悉。就象,每个,今天。

    你到的会是什么样的地方?也许是江南水乡的青石板,也许是草原上无际的空旷,也许是海天一色的壮观,也许是寂寥无人的大漠孤烟,也许是明净如洗的大理,也许是神圣的西藏,也许是大洋彼岸的风情……总之,是任何一个你向往过的地方。  

    旅途中,多少人与你擦肩而过,多少人对你微笑,询问你的来处,关心你的去处,可这条路无止境,你忘记了自己是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将去哪里,这一刻,天地之间,你是清醒的孤独者,又是自由的朝圣者。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问我将去往哪里?何处是归宿、何时是归期……

    一路走来,我微笑,与每个人擦肩而过。无论他们是发传单的、做生意的、还是街头唱歌的,我都对他们真诚的说“你好”、“ 谢谢”、“ 再见”。我相信在一千次的回眸中,总会有熟悉的目光还记得曾经那次相逢——虽然,你不知道我的、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在旅途,你也在旅途,你拥有你的来时去时路,我若同行,命运如何?起点在哪里?终点在哪里?匆匆一程中,我只知道:此刻,你在我的眼睛里。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