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生活感悟 > 正文

心香泪烛悼净老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4-22)

乍闻噩耗,无尽追思 我一直固执地以为,净慧老和尚至少还能引领陪伴我们十几年。可是,他老人家却早早地离…

乍闻噩耗,无尽追思

 

我一直固执地以为,净慧老和尚至少还能引领陪伴我们十几年。

可是,他老人家却早早地离开了。

八旬高龄,数十年如一日为续佛慧命、振兴佛教操劳奔波,老和尚的色身也该歇息了。

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老和尚还是走得太早太早了。

人天眼灭,法海舟沉,痛失依怙,其悲何禁!

 

昨天中午,武汉大学哲学院博士伦玉敏打来电话:“高大哥,听说净慧老和尚圆寂了,不知是否确实?”

我心里一愕!挂断电话,正要向山东丁品师兄求证,伦玉敏又打来电话:网上已经登出消息,老和尚确已舍报。

我宁愿相信如此遽然的噩耗只是谣传,老和尚怎么会走得这么急匆呢?

我和妻子都怔怔地呆着。过了一会儿,妻子喃喃自语:“2010年我们一起去四祖寺参加禅文化夏令营,聆听老和尚的开示;两年来我们每天收阅手机短信发来的‘净慧禅语’,领受老和尚的加持。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他老人家会离我们而去!”

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心里一片散乱,八年来老和尚的音容笑貌一幕幕浮现心头,却难以理出头绪。

下午上班,打开电脑搜索老和尚的消息,数千条微博和佛教网站的报道无可置疑地诉说着同样的哀痛:一代宗匠逝去,人天痛失导师!

黄梅四祖寺和赵县柏林禅寺的官网页面已从彩色换为黑白色,沉重得令人窒息。不一会儿,四祖寺网站登出讣告: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北省佛教协会会长、湖北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河北省佛教协会创始人、赵州柏林禅寺退居、当阳玉泉寺退居、黄梅四祖寺、五祖寺方丈、邢台大开元寺住持净慧长老,于公元2013420日(农历癸巳年三月十一日)626分在四祖寺安详示寂。世寿81岁,僧腊80年,戒腊63夏。

 

                   净慧长老治丧委员会  

2013420 

 

讣告照片上,老和尚纯真灿烂的笑容掩不住凝重悲痛的页面底色。那智慧而又慈悲的眼神更添我心头重重伤悲。

一页页翻着网页,一条条读着微博,总希望能发现老和尚复活的消息。

明明知道这是奢望,可我还是闪着泪花,一页页翻着,一条条读着……

晚上回家,找出八年来积累的数十本游学笔记,从中追索有关老和尚的种种记录,打捞八年来老和尚印在我生活中的点点记忆、漫漫痕迹。

思绪依然散乱,雾霭仍旧沉沉……

 

20055月,我游学西安不久,便在陕西师范大学慈辉佛教论坛上聆听明奘法师讲禅,从奘师那里始知柏林禅寺每年一度的生活禅夏令营。7月上旬,赶着写完长文《从奴隶到人——古龙<流星·蝴蝶·剑>中孟星魂的觉醒》,才恍然想起柏林禅寺的夏令营。给陕西师范大学吴言生教授发短信,他说早已过了报名期限,问明奘法师有无办法。给奘师发短信,奘师正在五台山上,没有信号,两天后才回复:“走我后门,提前一星期来柏林寺参加义工培训。”

心里喜滋滋地,打点行囊,奔赴赵县。在酷热蝉鸣中,庭前柏树下,结识了一大批难以忘却的道友,和他们一起,在柏林禅寺领受了半个月法乳滋润。每当老和尚出现,不是信众簇拥礼拜,就是营员合掌肃立,其情其景,让人震撼,令人感动。原来世间不乏由衷的真诚,也需要人格力量的感召。面对我们,老和尚总是微笑着,那么从容,那么安详,那么慈悲。

从此,老和尚这么不期然地进入了我的生活。我也时时拜读老和尚的著作,聆听老和尚的开示,实践老和尚的禅法。此后,不管是辗转西安、成都、武汉,还是栖身法门,八年来,无论漂泊何处,都能感受到老和尚的慈悲摄受。夏令营,冬季禅七,浴佛法会,黄梅禅文化研讨会,河北三禅论坛……都能看到老和尚安详从容的身影,听到他条理清晰的讲话。

那是第十三届生活禅夏令营,这届夏令营的主题是: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感恩”于是成了我生命的元素,我把背部印有中英文“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的营衫穿到大江南北,心里默想,只要有人看到这一行字,就会在他(她)心田里种下一棵感恩的种子,因缘成熟自然会长出善良的果子。特别是那些如我一样在困顿中颠沛流离的人,看到这一行字,该是多么温暖啊!

“以感恩的心面对世界,以包容的心和谐自他,以分享的心回报大众,以结缘的心成就事业。”课堂上,讲座中,跟年轻大学生聊天时,我都把老和尚的这四句话献给他们,希望他们的生活里增添更多的亮色和温馨。每传播一次生活禅的理念,我就完成一次自我救赎。因为,生活不易,众苦逼恼,于失望中觅寻希望,于绝望中祈求新生,于冷漠中呼唤关爱,于寒夜里等待黎明,这需要信念的撑持。坚守着,传播着,发扬着,人性的光芒于是渐次绽放,自我也从终极失落和现实困顿的深渊中一步步爬升。

写到这里,我已泣不成声,泪洒键盘。老和尚的恩德如日光焰,万丈普照!这些年,这些月,老和尚的精神支撑我度过每一次心灵磨难、每一回灵魂煎熬!

最后一次见到老和尚,是去年12月武汉灵泉寺举办的药师佛文化与健康禅研讨会上。老和尚在四祖寺丈室接见参会的各国僧人和专家学者,接受媒体采访,还是那么思路清晰、威仪庄严。

最后一次收到老和尚的“净慧禅语”,是2013331日:“一切聚合离散都是因缘和合,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是暂时的,如白驹过隙,光阴迅速,日月如梭,人生苦短,要及时行善积德,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我们才不会空过此生,就会在此生此世种下好因,将来有个好的结果。”紧接着,又一条短信让人心忧:“余以老病交加,不能用心,加之索阅短信人数日增,经费不堪负担,故‘净慧禅语’暂告停发。他日病愈缘熟,或当再续禅缘。过去两年多来东语西话,读者雅谅包容,不甚感谢之至。老朽净慧合掌。331日于病榻口述。”读后心里一凛,但仍怀期待。二十天来,每天为老和尚回向,愿老和尚法体安康,长久住世。不料老和尚还是没有和我们“再续禅缘”。也许老和尚预知时至,二十天前就跟我们告假,“一切聚合离散都是因缘和合,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是暂时的,如白驹过隙,光阴迅速,日月如梭,人生苦短。”这分明就是别语。即便如此,老和尚还是念念不忘弘法利生,谆谆劝导“要及时行善积德,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我们才不会空过此生,就会在此生此世种下好因,将来有个好的结果。”

2008512,我和朱金英学妹去四祖寺参加浴佛法会,是日汶川地震,举国哀恸。不久老和尚即启建消灾祈福法会,超度亡灵,祈福苍生。昨天老和尚刚走,随之雅安地震,灾难又临。以老和尚悲心殷重,他虽舍报,但一定不舍众生,继续以他的慈悲愿力和修持功夫为灾区祈祷降福。

净老离去,雅安灾重,双痛迭至,教人何堪!

去年,本老走了,南老走了。今年,惟老走了,净老又走了。大德谢世,我辈福薄!

而我们又该如何呢?

追思先辈,接力而行。唯如此,方不愧。

我不是一束火炬,我只是一星火花,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我不是巍峨高山,我只是一粒微尘,然而尘尘相积,终成岱岳。

 

点点滴滴,怀念绵绵

——我所见证的老和尚

 

曾几何时,我习惯于从一个人的日常言语动作、待人接物中感受他的风格魅力,而老和尚恰恰无时不给我们言传身教。我努力回忆亲近老和尚的点点滴滴,可仍然残缺不全。任何的记忆和记录,都无法再现老和尚的风貌。可我还是写下来,以为纪念,以为教诫。

 

2005年第十三届生活禅夏令营上,那晚露天普茶,大家向在座的法师和老师提问,一位营员问老和尚是否开悟。大家顿时竖耳静待,老和尚盘腿端坐,轻摇扇子,默不作声。明奘法师接过话筒说:“已经回答完毕,这就是一默如雷。”

 

20078月参加四祖寺第四届禅文化夏令营,813晚,我上方丈室向老和尚请益。一进丈室,见华东师范大学的三位中文系女研究生正在采访老和尚,我便坐下来旁听。老和尚说:“四祖寺原来是卖门票的,我来后跟地方政府协商,把门票取消了。我要办成修道的地方,而不是旅游的地方。协调关系很困难。四祖村的人说,墙里是寺院的,墙外是我们四祖村的。这样分得太明确,就产生不少摩擦。我就跟他们谈,墙外是你们的,墙里还是你们的。哪个和尚走的时候能把寺庙背走?本焕老和尚中兴了四祖寺,他走的时候也没把寺院带走,还不是给四祖村留下来了?连你们的村名都叫四祖村了,还争什么你的我的?这一下工作就做通了。当阳玉泉寺那边,原来是卖门票的,旅游局在那儿养活着120个职工。我去后跟他们谈。谈不下去,最后作价把他们的设施买下来,花了七百多万元。我到现在还没有还清债,还欠两百多万。今年、明年看是否能还清。有80多个职工,县政府出面消化了。邢台玉泉寺那边,问题很复杂。现在工程暂停了,我做了冷处理。他们以为我这个穷和尚没处住,去赖在那儿。现在他们催我,我还不去呢。冷一段时间再说。我修起来,让你们搞旅游,哪有这样的事?”三位女研究生走后,夏令营功德主山东丁品居士一家三口拜见老和尚,丁品十岁的儿子工工整整抄写了一本《金刚经》,装帧很精美,请老和尚题签,并问了老和尚一些问题。孩子虽小,所思所问却很高深。他问:“观音菩萨说,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度尽众生后,他去干什么?”老和尚答:“那只是一个大愿,众生是度不尽的。无始又无终。佛法没有终极,没有边界。”又问:“关公杀了那么多人,怎么还是伽蓝护法呢?”老和尚答:“关公杀人是造了业,可他是忠义的化身,他有很大的功德。”回答完丁品儿子的问题,北京刘鹏又向老和尚请教一大堆问题,最后刘鹏说:“我想去参访佛源老和尚,可他打人,我怕。请老和尚给我教一招。”老和尚认真地给刘鹏支招:“我教你个办法,他打你一棒子,你合掌不吭声。打两棒,你还是合掌不吭声。打三棒仍然不吭声,他就不打了。禅和子不开口,诸佛难下手。他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你这样的身体,打几下能挨住的。”老和尚转而问我有什么事,我把写的几篇小文呈上,老和尚对写释永信的那篇感兴趣,他说:“你做你的学问,不要介入这些争论,不要做评论,谁是谁非还难以看清。永信方丈他也没办法呀,河南省、登封市要打少林寺的牌子,他有什么办法?”我又请教老和尚:“为什么一些佛法上的重要问题,千百年来争论不休,矛盾重重?”老和尚答:“有些学者是吃饱了没事找事。佛法不矛盾。比如你热了,我给你拿扇子;你渴了,我给你端水喝。都在解决你当下的问题,一点都不矛盾。离开了此情此时研究佛法,肯定是不正确的。”我说:“文革时,良卿法师在法门寺点火自焚了。”老和尚慨叹:“这位和尚的这一下可了不得!要不是这个举动,我们现在看不到佛指舍利了。”我问:“您一岁多就入寺院,可您的文化功底这么好,是怎么学的?”老和尚答:“我一直在读书。早年受私塾教育,后来一直上佛学院,直到打成右派。现在我也每天读书。读经就是读书。”我又问一句:“您为什么被打成右派呢?”老和尚叹一声气:“唉!提那个事干什么。”

 

2008年初,参加完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便赶往四祖寺打禅七,继而在寺院过春节,一直到药师忏、上元法会。在滴水成冰的日子里,享受我多年来的第一次心理放假。整整一个月,双峰山下,四祖堂前,多次领纳老和尚温和的教导,悲切的法音。现在想来,老和尚的话虽温和却如狮子吼,因悲切而显老婆心。

 

打禅七时,要行茶了,出家不久的年轻沙弥崇益和崇岸还在外面戏闹,老和尚给他们每人打了三香板。晚上坐香,老和尚先作自我批评,然后开示管教徒众,劝导精进,希望两位年轻师父不要因此起烦恼,勤修佛法。

 

晚上打坐,秩序井然,鸦雀无声。老和尚慈悲开许:“年龄大的班首师父,把鞋子靠在禅床边上就行了。”老和尚开示,修行上要讲“三不要”: 不要求玄求妙,不要求多求快,不要心外求法。要精进,莫放逸。

 

按照往年惯例,过年要吃好几天圆桌饭的,因为南方雪灾,老和尚不忍灾民受苦,只象征性地吃了一顿圆桌饭。道路不通,我们拉着滑板踩着冰雪路面去大河镇拖菜,老和尚开示我们要厉行节约,懂得惜福。

 

一位乡下老太太从身上摸出皱巴巴的十元钱供养老和尚,老和尚见她家境困难,便说:“不要供养十块了,只要心诚,供养一块钱和十块钱的功德是一样的。”

 

26除夕晚上普茶,老和尚开示:“过年的法器一锤都不能敲错,错了就不吉祥。明天会法器的上,不会的退下来。……老年人该往后退了,让年轻人向前冲。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老年人要有自知之明。年轻人成长起来,佛教就有希望,家庭就有希望,社会就有希望,国家就有希望。”

 

正月初一下午,我在四祖殿上面的平地上溜达,侍者明月师陪老和尚出来上晚课。前面一滩雪后积水挡住了去路,只见老和尚轻轻一跃,便越过水滩,然后从容而去。动作之轻盈,令我这个晚生近四十年的后辈自叹弗如。我对同在四祖寺的大学生蔡蕙说:“我喜欢观察老和尚和明海大和尚的举止威仪,那是内心清净的表现。”

晚上七点普茶,老和尚开场就问:“猪年过去了,今年是鼠年,属鼠的有多少人?”我和另一个男居士举了手。老和尚笑着说:“今年本命,怎么属鼠的人这么少?”一个和尚接口:“是猫太多了。”老和尚笑得更开心了,说:“猫太多了,这话有禅机!”大家都笑了。老和尚开示说:“一定要养成终生学习的态度,特别是年轻人。学就是学问,习就是实践。学而时习之,就是理论联系实践。学世俗知识,学佛法,都要厚着脸皮向别人请教。……今年县委书记亲自带钱来寺院拜年,这是第一次。政治环境很好。政治环境好的地方,就数柏林寺和这里了。柏林寺从不请客送礼,要请客也是请来吃斋饭,送礼就送书。我的书在教界没有市场,人家都嫌太浅,你那几句话,谁不会说?可是社会上的人、政府的人点名要我的书。在社会上,让人知道什么是佛法,我的书还是起了点作用。所以我还是厚着脸皮在这里说。弘法也要厚着脸皮,要不然第一次说了,没人听,第二次你就不说了。……今天早课的法器一锤也没有错,普供时错了四锤。”我惊叹老和尚的觉照力,看似他闭目肃立,可每一锤法器他都听得清清楚楚。老和尚提点了敲法器的窍诀,接着开示:“年轻人学起来快,这几个年轻沙弥都不错。出家要趁早,过了三十五到四十岁,我绝对不收了。他敲了半年法器,没什么长进,年龄大了,反应慢。过年和元宵节的法器绝对不能出错。”老和尚话锋一转,强调“吃亏”二字:“智慧就是肯吃亏,懂得吃亏是福。选人才也要从肯吃亏的人中来选,怕吃亏太精明的人谁敢用?用上来就完了!柏林寺有几个肯吃亏的人,明憨就是这样的人,什么脏活累活他都干。明基也肯吃亏,在柏林寺时为什么让他管财务,就是因为他能吃亏。我把他带到这里来做当家,他还是吃亏,不摆当家的架子,跟大家打成一片。……十年八年出一两个人才就不错了,那些杰出人才,十年八年也许出不了一个。新年第一天,送给大家四字礼物:学习,吃亏。”

 

正月初二早斋,老和尚开示:养成一个好习惯,终生受益无穷。晚上普茶,老和尚重申敲法器的重要性,并一腔一锤地示范。老和尚说:“下午蒙山施食时念得太快了,这样观想不起来,把食物变不过去,饿鬼就难以食用。饿鬼食用的是我们的变食,只闻一下味道,我们是通过咒力和观想变食的。”

普茶结束回寮,老和尚路过四祖殿,进去向四祖大师像礼拜。拜毕,在明基师的介绍下,我随老和尚入方丈室请益。我拿出整理好的问题提纲,老和尚说:“这么一大片啊!”然后始终笑眯眯地给我一一解答,恒章老师也在旁聆听:

问:何谓佛性?佛性是寂灭还是觉悟?

老和尚答:是寂灭也是觉悟,一体不二,体用相即。

问:依般若性空说,没有常住不变的性体。这样一来,因果轮回说就失去了根基。既然没有一个“人我”的主体,那么谁在轮回?由谁来承担果报呢?而承认了“人我”主体的存在,就等于承认了类似于“灵魂不灭”的学说,又与性空说相矛盾。

老和尚答:有一个轮回主体存在,要不然就没法轮回了。只不过这个主体是缘起缘灭、变动不居的。

问:佛是一种修证而得的境界吗?若说万法因缘而生,没有实相,无佛可得,那么一切的修行便变得毫无意义。无佛可得,那还修什么呢?修一个本来不存在的东西,就用不着去修了。如果说以无得之心可以证得有佛之果,那此说就可讲通了。

老和尚答:有佛果,有佛的境界,不过要用无得之心去证。

问:为救而杀是否算杀生?比如一个凶恶的歹徒正在杀一名无辜的儿童,千钧一发之际,是否该射杀歹徒以救儿童?一只饿狼要来吃我,是否该搏杀饿狼?

老和尚答:这是一种设想,现实中遇到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一切的杀生都要受报,法律对你的赦免也是一种报应。

问:今生修善能否消除前业?也就是说善恶能否抵消?

老和尚答:善恶抵消不了,但大的愿力、大的善业可以转化恶业。

问:民国时期的八指头陀寄禅和尚被政府官员气死。一代佛教领袖竟然被气死,这又作何解?

老和尚答:这是他的因缘,不是他的修行不够。他这一死,为中国佛教做出了巨大贡献。

问:闭关需要哪些条件?

老和尚静默一刻答:不破重关不闭关。你还是在社会上好好学习、工作,等退休以后再专修。学佛不能急,是个慢功夫。……要保持低调,不要轻易在学校里暴露信仰。……

问:我17年前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杀死了一条蛇,多年来于心不安,常自忏悔,请问该如何处之?

老和尚答:因缘所生法,不要老放在心上。

问:18年来被失眠头痛折磨,致使诸脏腑功能失调,身体衰弱,四方求医,耗资三万余,仍百治无效。右半身僵结,中气下陷,精力极差,痛苦不堪,请赐以良方。

老和尚答:也是因缘所生。

我又把所写几首诗呈请老和尚教正,他老人家一字一句诵读一遍,说功底不错,用词很好,只是有些地方平仄不调。“用南方话读音容易合平仄,普通话也不行。你要背李杜的诗,每人的背三五十首,依他们的平仄来体会。有时会用拗句,是为了避免孤平,拗句用在不押韵的那一句上。在古韵里,平声字只有上平,其余都是仄声。要把诗韵翻得精熟。有个别一些字,比如‘看’、‘教’等,有平、仄两声。‘敢教日月换新天’,‘教’就读平声。”老和尚详细讲解诗韵,鼓励我在这方面多下功夫,并说:“我这里有一本自己新出的书(指《经窗禅韵》)可以给你赠一册。”我说:“昨天已在流通处买了一本,请您签个名。”老和尚欣然答应,说:“等明天吧,你在这儿时间还长。”

 

正月初三早斋时,老和尚又一次强调敲法器的重要性:“念《楞严咒》请来的都是佛菩萨,诸佛菩萨和护法神都在那里看着,你敲错法器,护法神会嗔恨,惩罚你一下。寺院出问题,常住不安宁,多灾多病,都是这个原因。如果敲错了法器,要赶紧到斋堂去忏悔。木鱼、铃鼓、铛子这三种法器最重要,这三种敲好了,其他的就容易学会。先学小木鱼,再铃鼓,再铛子。”早斋结斋后,排班去回向,崇晓小沙弥的合掌动作不规范,老和尚上去帮他纠正了一下。午斋结斋后,老和尚转头对行堂的沙弥崇中师说:“门外那几个游客让他们进来吃饭,不要拒绝人家,要广结善缘。”斋后随一队人跟老和尚入方丈室,老和尚在我捧的《经窗禅韵》一书扉页上签了字。大家跪拜,老和尚笑眯眯地说:“好!拜一拜,拜一拜!”我转达中央民族大学刘成有老师的问候,老和尚说:“我是那里的客座教授,可是没做什么事情。”

 

217早斋前,斋堂里没几个人,老和尚盘腿端坐,一位河北过来的中年女居士凑上前去,向老和尚诉说自己内心的苦闷,说自己老感到委屈。老和尚问明她的情况,语重心长地说:“要感恩,不要委屈。社会这么好,条件这么优越,哪能感到委屈呢?你从单位上内退在家,什么事也不做,每个月还能领一千二百元工资,应该感恩才对。人家有些人可能拿一万二,十二万,那是人家前生修来的。”女居士说可能是她父亲去世使她委屈,老和尚开导她:“人死后最多四十九天就转生到另一个世界了,都是自己的因果,不要执著于这个色壳子。他死了,这一生就不受这个身体的苦了。”老和尚又问:“你来四祖寺多久了?”女居士答:“五个月了。”老和尚说:“你不能长期住在寺院,要把家里安排好。特别是要过年了,家人要团聚。你住在这里,你的老公和孩子怎么办?”女居士答:“我来这里是征求老公同意的,家里一切都安排好了。”老和尚笑道:“是经过批准的,那就行。一定要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有空时来寺院住住。”

 

2008年四祖寺第五届禅文化夏令营上,814日晚,我和武汉大学博士后彭树欣等十多名高校博士后、博士、硕士上丈室向老和尚请益:

高永顺问:缘起性空理论也适用于佛吗?

老和尚答:是通用的,佛也是缘起性空。

高永顺问:西方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愿力所成,那么愿力是种能量吗?

老和尚答:愿力是种能量,但还要行,有愿有行。

高永顺问:请开示业力和自主性的关系。

老和尚答:业力就是自主性。

华蕾问:怎么样用佛法解决现实问题?

老和尚答:……唐生智和平解决湖南,其军师顾净缘是佛学大家。在部队里能不能用佛教(宗教)思想,这是和整个国家主流思想有关。伊斯兰教国家信真主,东欧西欧美国信上帝,日本武士道,国民党时期宗教多元化。而目前主要思想是马克思唯物论,从整体上不可能用宗教思想教育军队。具体到某一个人,那就千差万别了。……我希望永远不要打仗,维护安定的环境。……有志的青年要做官,但要做清官好官,带头不贪,带头有献身精神。……布什、胡锦涛、普京都是有责任心的人,都不会按原子弹按钮。……不管和平年代或战争年代,人的心不能为物欲所遮住。……

刘楚阳问:明海大和尚说,跟师父这么多年,不管多累多难,心里都有师父一片寂静处,那怎么寂静?

老和尚笑答:这个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彭树欣问:请解释一下因缘所生和涅槃境界。

老和尚答:小乘讲十二因缘,流转门——还灭门,还灭门就是涅槃。还灭门以后是不是这个锁链断掉呢?小乘认为断了,灰身灭智。大乘认为不是断了,是转化了。……涅槃在大小乘有根本区别……一切法缘生,证得缘生性空的,真正切入空性,空性就是涅槃。大乘现证涅槃,证得涅槃不住涅槃。涅槃就是清凉自在。“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就是涅槃。“度一切苦厄”是超越涅槃。这几句话把《心经》讲完了,是《心经》的总纲,佛法的总纲。要把“观自在”看做一种法,而不仅是一个人。

彭树欣问:无我和有我是什么关系?

老和尚答:到了菩萨的境界,整个菩萨的精神,行为的内容,只有奉献,没有别的。其不住涅槃,无数次来到人间,目的就是奉献。不是着意去做,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其责任就是这些,没有别的。如果想了解佛菩萨的境界,希望看一下《华严经》八十卷,一天看三卷,一个月就看完了。

李加武问:中国哲学中一般肯定人的自主性和价值,肯定的基础是承认人善的一面,西方承认人与上帝交融。而佛教否定积极性,那么怎么达到成佛?

老和尚答:《心经》讲所有的“无”都在充分肯定人的积极性。把《心经》第一句读懂了,一切都读懂了。人能观照自在,度自己度众生的苦厄,是积极性的体现。佛教在充分肯定人人皆可成佛的前提下,才讲诸法空相。空不是什么也没有。对人肯定最充分的是佛教,人人皆可成佛!不过要实现这个目标,不能为现象所迷惑,透过这些幻象,才能开发智慧。《心经》是讲大智慧、甚深智慧的经典。佛教讲五乘,五戒十善是基础,没有这个基础,《心经》的高深境界也建立不起来。体用是一个东西,缘起就是用,性空就是体。缘起不碍性空,性空不碍缘起。……佛家讲体、相、用,更加到位。

刘东洋问:学《心经》,用《心经》,不是说读多少经书就OK了。您在《生活禅钥》里把烦恼障解释得很清楚,怎么对治所知障呢?

老和尚答:所知障就是把已知的东西固定化了。所知道的东西毕竟是很有限的,一旦固定化,其它的东西就很难知道了,成为一种障碍。另一方面,对法义的理解只是字面,没有落实到实践,成为修行的障碍。不能用几句话把所知障说清楚,不能字面理解。……对治所知障的方法:多虚心,虚心使人进步。

周可问:人间佛教三个层次,社会适应——社会关怀——社会批判,请问您如何理解?

老和尚答:首先来界定批判的意思,是佛教、宗教随时随地指出人世间有种种缺陷,世界是不完美的,有问题的。佛说,人生是苦,就是对社会的批判。社会批判是个非常好的词,我们中国人一听说批判就毛骨悚然了。一个宗教不指出世间的缺陷,其就没意义了。现代社会人生的苦,与佛陀时代本质没什么不同。

朱旭泰问:佛教六道轮回、因果报应,必定有个轮回主体,怎么又讲缘起性空?

老和尚答:轮回的主体也是缘起性空,如果不这样,就改变不了,地狱永远在地狱,人间永远在人间。一切缘起性空,六道才能建立。

朱旭泰问:我是青海人,本科学宗教学,硕士学佛学,想请您指导做人、学习方面应注意哪些问题?

老和尚答:藏传佛教内容很丰富,汉地流传格鲁派为主。最早宁玛派与禅宗有相近的地方,可从这方面研究。宗教沟通,民族团结。过去法尊法师办汉藏教理院,也是以格鲁派为主,但早期的更重要,宁玛派法门是最早的。

祁浩问:请问《心经》正文中的“心”字与标题中“心”的关系?

老和尚答:标题“心”指般若经核心的“心”,正文中的“心”是指我们这个心。《心经》既是大般若经的核心,也是佛教思想的核心。“心无挂碍”的心是超越了一切二元对立的心,有挂碍就有恐怖,有恐怖就有颠倒梦想。

 

老和尚主办的黄梅禅文化研讨会和河北三禅论坛上,如果没有重要的事,老和尚都坐在下面静听每一位学者的发言。对文化的推崇,对学者的尊重,体现出一位修持谨严的文化老人的风范,令我们晚辈既感动又惭愧不已。

 

以上拉拉杂杂追忆了我所亲历亲见的老和尚,也许会遗漏很多细节,也许有些地方理解偏差,然而我还是写出来,以纪念这位可亲可敬的老人。平凡的细节中,正显示一代宗匠的不思议境界。

老和尚一定会乘愿再来的,因为正如他所说:“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其责任就是这些,没有别的。”

 

                        2013421于法门寺佛学院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