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生活 > 寺院生活 > 正文

佛门除夕夜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3-04)

清凉寺僧众表演八段锦 观音禅院火供 今年寒假不回家,有幸住到了西安名寺兴教寺,这里有玄奘法…

佛门除夕夜

  
清凉寺僧众表演八段锦

佛门除夕夜

 
观音禅院火供

    今年寒假不回家,有幸住到了西安名寺兴教寺,这里有玄奘法师的灵骨塔,有终南山佛教协会的会址,还有陕西佛教界的一宝——常明老法师。作为宗教学专业的一名学生,能够在这样的地方体验寺院生活,自然是兴奋不已,从来都是在家过年的我,看来要过一个别样的除夕之夜了。

    除夕之夜终于来临,我随佛教协会的田老师和郭峰师兄游览了附近的几座寺庙,同行的还有田老师的母亲,一位非常有趣的老太太。佛门里的除夕之夜虽然不同于俗世的热闹,但出世与在世,清净与热闹,超脱与现实,相得益彰,自有一番情趣。

 

    清凉寺:茶话晚会

    我们下午五点出发,六点到达清凉寺,寺内地势平坦,沿着门内的大道向里走,耳旁传来阵阵歌声,循着歌声走到礼堂门口,一掀帘,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屋内,师父们、居士们欢聚一堂,原来他们在开茶话晚会呢,唱歌、跳舞、听琴、答问……还有十来个小师父,剃着光头,着一身青衫,年纪不过十来岁,稚气未脱,但一个个举止端庄,气定神闲,已初现天人师表的风范。小师父们忙着表演节目,或演练八段锦,或演示佛教仪轨,或眼含热泪感谢师父。歌声、掌声、琴声、笑声,催生了人们满面的春风、盈盈的笑脸。其时室外残雪未消,寒气袭人,室内其乐融融,春意盎然,尽情地享受着这份特别的温馨,心生暖意。谁说必须要有血缘关系才能算是家庭呢?这不就是一个温馨和睦的大家庭么?谁说只有一家人才能共享天伦之乐呢?众生和谐相处不就是一种天伦之乐么?

    于是想起了一句话:“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大家快乐才是真的快乐。”七点钟,茶话会结束,住持师父说,顾完了大家,该回去顾小家了。原来顾“大家、大我”不一定非要舍“小家、小我”。小我与大我,小家与大家并不矛盾,可以兼顾。

 

    观音禅院:火供法会

    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清凉寺,直奔观音禅院。观音禅院坐落在终南山一山谷中,是近几年新建的,有三座大殿,大小两个院子,几处亭台,一个莲池,还有藏经楼、钟鼓楼及房舍若干,院边一条小溪,四季潺潺,整座禅院气派非凡,一尘不染,如天宫一般。院后是观音山,山顶一座三面观音像,以前见过的,庄严无比。我们到达观音禅院时天色已暗,观音殿前的院中放着三个火盆,盆里架着柴禾,旁边几个盆里装满了五谷,前面摆着一张供桌,上面供着各种水果、糕点,已经有不少人聚在这里,看来这里即将举行火供法会。

    果然,过了一会儿,果宣法师出来,让田老师领着大家念祝了几篇祈祷文,内容大致是敬奉天神,感谢他们赐予五谷,并祈求来年丰收。祝毕,法师亲自执烛火依次点燃了盆里的柴禾,烈焰腾起,法师口中喃喃念咒,将五谷抛入火盆,五谷燃烧发出毕剥的爆裂声,法师领着众人,口称佛号,围着火盆绕行,熊熊的火光映着一张张虔诚的脸。烟火升腾,带者人们的信愿,直上天幕,远处山色如黛,寒冬里的几堆火,深山中的一处热闹地,此情此境,恍若仙境,又似乎带着浓浓的人间气息;明明是世外净土,却又充满了世俗的渴望与企盼。莫非人间也是天上,天国就在人间?

    看来这观音禅院“非实非虚”、“既不落有,也不落空”,真是“行于中道”、“亦真亦俗”了。

    火供法会结束后,观音禅院的师父们准备了饺子,这算是年夜饭了,美美地吃了一顿后,我们又上路了。

 

    道安寺:殷勤供佛

    汽车在夜幕中穿行,终于在一片灯火中停下了。一下车,就听见悠扬的佛乐,悦耳动听,妙不可言,两旁是对称的房屋,还有三三两两的人群,朦胧的灯光下,彩带飘动,一派喜庆气象。我以为是到了某个小镇了,走到门口,才发现石头上刻着几个大字:护国道安寺,原来这乐声是用来供佛的。住持宽严法师年纪尚轻,留着胡须,一袭长衫,幽默豁达,谈笑风生。我们随法师进入大殿,顿时眼前一亮,殿内灯火通明,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供品:水果、糕点、鲜花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三盏莲花灯,都是彩蜡做的,红里带白,玲珑中透着灵气,漂亮至极。中间最大的一盏是准备午夜点的,两旁两盏较小的已经点着,烛火在汪汪的蜡油中摇曳,好像弱不禁风,又似乎蕴藏着无穷的生命力。心念一动,向它问个好,它也便向我点头致意。两两相望,一时间不知道是我在看烛,还是烛在看我;抑或烛就是我,我就是烛?

    一花一叶皆菩提,在佛的面前,在无始无终,无边无际的宇宙中,我与这烛、与众生,与万物又有什么区别呢?都是因缘而起,本自性空,都是幻有罢了。

 

    兴教寺:子夜钟声

    从道安寺出来,回到兴教寺已是十一点半,人们聚在大殿前,放着烟花,等待着新年钟声的响起。田老师母子和郭峰师兄都已各自回屋,我独自靠在墙边,闲看夜色阑珊。漆黑的夜空,不时开出一朵朵绚丽的奇葩,绽放出刹那间的美丽,又归于寂灭,徒留惊叹与惋惜。看着烟花如轮回般开了又谢,谢了又开,不由得呆了。生命的无常,难道正如这烟花一般,明明知道要谢的,却为何偏偏又要开?明明是虚妄不实的,为何人们还是喜欢?

    午夜,寺内钟声准时响起,霎时炮声齐鸣,满天的繁花,多姿多彩,争奇斗艳,转瞬即逝,未几又生,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也不知过了多久,烟花终于渐渐地稀疏下来,钟声仍在不停地响起,人们排在钟楼前,轮流撞钟,为新年祈福。一转念,试问今夕是何夕,2007年已成过去,于是便也凑个趣,去撞一回钟,许一个心愿。不由想起一副对联:菩萨心,菩萨相,菩萨行;慈悲愿,慈悲因,慈悲果。

    心中隐隐觉得不对,既然“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那还执着地求什么呢?既无所求,又何来不可得,何来烦恼呢?该来的自然会来,该去的留也留不住,有多少是由得我的?何不随缘欢喜?顿时心境澄明,不着一丝,一身的轻松与自在,便觉得这夜也格外的美了。

    佛门除夕夜,难忘的夜。

 

后记:不知从何时起,佛门里也过起了除夕,清凉寺的晚会、观音禅院的热闹、道安寺的喜庆、兴教寺的烟花与钟声,佛教的人间化、世俗化可见一斑。随着社会的变化和时代的发展,佛教不可能总是一成不变、因循守旧,只要能“变而有节”、“变而不离其宗”,能满足社会大众所需就是好的。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