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大乘显教理论 > 正文

祖师净土思想的现代价值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18)

  净宗十三祖的净土思想,犹如一颗颗璀璨的珍珠,点缀在我国净宗教理发展史上,构成中国佛教乃至东方佛教…

  净宗十三祖的净土思想,犹如一颗颗璀璨的珍珠,点缀在我国净宗教理发展史上,构成中国佛教乃至东方佛教的一大景观。各位净宗祖师的思想由于时代背景与修学环境的不同而各具特点,然其立论秉承净宗经典,故其阐释的净宗根本理念又大致相同。净宗祖师的思想同中有异,异中有同,体现了多样化统一的格局。当代净业学人重温祖师净土思想,不仅能获得深远的理论启迪,同时亦具明显的现实意义,略标有四。 

  1、净宗祖师张扬的三世善恶因果原理,既可策进净宗学人的修持,又能有效地改善世道人心。 

  近代以来,弥漫着一股否定因果的道德虚无主义思潮,尼采“上帝死了”的呐喊在现代存在主义哲学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等人文思潮中得到回应。价值的多元化、道德标准的模糊令现代人的思想陷入茫然,行为失范势所难免。陀斯妥也夫斯基针对这一根本问题,借助小说主人公的口发问:“如果神不存在的话,那么做什么都可以了,一切都可被允许。”这句话将现代人类的内在困境深刻地点示出来。 

  我国近现代以来,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否定三世因果,不信地狱净土存在的观点亦颇具市场,既然善恶不一定有报,死后不复受刑,为何不用尽心机与手段,争名夺利,痛快享乐一生呢?于是三毒恶念滔滔,行为肆无忌惮,致令有着悠久文明的礼义之邦,在人文道德方面,滑入每况愈下的颓况,时至今日,颇有愈演愈烈之势,有识之士都在寻找重建当代中国道德的途径。对此道德颓势,印光大师开具了一剂良方:张扬因果报应之事理,建构内心道德调控系统(慎独自律),居今之世,欲得人心淳厚,长治久安,纵令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一切圣贤,复出于世,亦不能舍却因果报应之道,另有他法。周安士居士常云:“人人明因果,则天下大治;人人昧因果,则天下大乱。”足见改善世道人心的根本在因果报应理念的建立与实施。 

  彻悟祖师阐释因果与心性的内在关联:“善谈心性者,必不弃离于因果;而深信因果者,终必大明乎心性。”唯谈心性,则中下根机不能受益;专说因果,则上士每厌闻熏。然因果心性,合之则双美,离之则两伤。因果二字实为弘扬佛法之要道。 

  三世善恶因果原理不仅在改善世道人心上内具深远价值,而且是成就净业修持的强大动力。远公大师奉行净土法门,即是基于对识神不灭、三世因果、轮回报应之笃信,莲社123名莲友的精神支柱亦是基于三世因果而升华的理念:念佛求生净土乃超越生死轮回的捷径。现代净业行人继承远公大师的这一理念,对自己的修持无疑具有警策与催化的效用。 

  2、净宗祖师自行化他的德业,丰富了净宗根本理念棗信愿行的内涵,为现代人的修持提供了效法的楷模。 

  净土宗难信易行,义理境界深邃,超情离见;终极目标又极为高远,乃出世大法,故非宿根佛缘深厚者,难以启信。古印度净土教传到中国,面临的首要挑战,便是如何启发民众的信心。净宗经典详述西方极乐世界依正庄严、殊胜超绝、至善至美,然而,超出凡夫的视听心量之外,给人虚无缥渺之感。中下根机的信众见不到可靠的验证,终难生起决志求生净土的愿心。净宗祖师们欲将净土宗广为传播,令其在中国生根开花,就得回答这一严峻的课题。这一课题的圆满回答更多地取决于修证。净宗十三祖在不同的时代,以共同的修证成就向世人提供了殊胜的验证:西方极乐世界真实不虚,经典佛语真实不虚,精勤念佛必定往生。这种伟大而崇高的宣告,永恒地回荡在华夏大地,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净业行人念佛求生净土,由此出离生死轮回成就佛道者,如稻麻竹苇,不可胜数。 

  净宗初祖慧远大师在庐山启建莲社,自行精严,曾于定中三次见到阿弥陀佛极乐净土,临终预知时至,安详往生。莲社123人精勤念佛,临终悉有往生瑞相,这一团体之验证,揭开了中国净土宗发展的序幕。尔后,善导大师念一句佛号出一道光明,法照大师念佛三昧境界的昭示,少康大师念一句佛号出一尊佛像,省庵大师临终见西方三圣降临虚空等,均是不断地向世人提供验证,加固我国净业行人的信愿心。可以说,净宗十三祖悉皆以或显或隐的方式向世人提供了验证,尤其是最后一著,瑞相昭然,感化人心甚大。 

  净宗祖师亲证念佛三昧,其所撰述,悉皆从一大光明藏流出。契理契机,允为末法法炬,依之修持,决定成就。然各祖师因时代与个性诸因素,修持的风格各具特质,诸如,注重自力禅观念佛(远公大师),专皈佛力、专修念佛(善导大师),万善同归净土(永明大师),融汇各宗导归念佛(蕅益大师),摄禅归净专志求生(彻悟大师),敦伦尽分颛蒙念佛(印光大师)等。祖师的修持风格,为现代净业行人提供了诸多的净业修持的参照坐标,这些参照坐标只有对机的合宜与否,并无理论上的优劣。 

  虽然就现代人的根机而言,善导大师与印光大师的净土思想与修持轨范,较多适合现代人的状况。而现代人的根机万殊,有仰遵远公芳踪,步武蕅益大师轨辙者,亦可聊备一格,春兰秋菊,各擅其美;净业修持,多途并进,齐抵西方净土涅槃彼岸。 

  3、净宗祖师厌离娑婆欣求极乐的宗教情怀,超时空地辐射到现代,警策现代人的净业修持。 

  纵观祖师们的生平修持,均具有深沉的宗教情怀。生死事大,轮回路险,不求生西方净土,将何以堪?祖师们为解决生死大事,竭尽一生的心力。远公大师凿池种莲,六时修道;善导大师合掌跪念佛号,虽严冬亦念到汗浃力竭才止。永明大师日行一百八事,夜往别峰行道念佛;省庵大师“寸香斋”自策净业;彻悟大师以“沙门者,学死者也”提撕,印祖以“念佛待死”自警棗祖师们信愿持名,出离三界火宅的决断心,动发人心,如暮鼓晨钟,惊醒醉生梦死,头出头没的众生,一心皈依阿弥陀佛,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否则,轮转六道,苦不堪言。 

  祖师们的撰著,亦折射出深厚的终极关怀,于厌欣心反复劝勉,苦口婆心。善导大师云:“唯发一念厌苦,乐生诸佛境界,速满菩萨大悲愿行,还入生死普度众生,故名发菩提心也。”昭示厌欣心是净业修持的先决前提,厌欣心是净宗菩提心的本质内涵。这一理念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 

  现代社会物质文明发达,现代人迷恋于高消费的物质享受中,难以生起厌离之心,间或生存苦难蜎集,亦多能隐忍,等候乐境,以“严冬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自慰。根机陋劣者,则怨天尤人,在破坏性的发泄与报复中,攫取快乐的补偿。总之,或迷于乐境,或苦中作乐,或以苦为乐,在三界火宅中,嘻怡流连,发不出一念出离之心。由是,现代众生发心念佛求生者少,念佛成就往生者尤稀,致令阿弥陀佛广度十方众生的殊胜法门,未能尽彰。 

  “无极之胜道,易往而无人;其国不逆违,自然所牵随。”究竟无极的殊胜妙道,容易往生净土,而娑婆界内成就往生者却甚稀少。西方净土敞开大门,摄受接纳十方一切众生,然而,娑婆众生久在烦恼缠缚之中,贪恋世乐,不生厌离,陷于自身结构性的困境,焉得往生?所以,欲了生死出轮回成佛道的现代人,须真实生起厌离娑婆欣求极乐之心,拨除贪爱之桩,斩断情执之缆,视三界如牢狱,视家园如桎梏,视声色如鸠毒,视名利如缰绳,视一切良辰美景如梦幻泡影,唯以念佛求生净土为急务,惟此惟大,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精进修持,如救头然,在生死苦海中,哀祈阿弥陀佛的济度。这是净宗祖师们的心态,亦是现代净业行人成办往生大事的必要前提。吾人应拳拳服膺,培植深广而高远的宗教情怀。 

  4、净宗祖师致力于净宗理念与本土文化的结合,上契如来性德理体,下应华夏国人之根机,为当代净宗的弘扬指明了方向。 

  十三祖的净土思想有一鲜明的共性,即在本土文化的土壤上,移植栽培净宗奇葩,以净宗理念提升本土文化,以本土文化辅翼净宗的传播。远公大师的禅观念佛,既有古印度般若与禅学的基础,又有老庄学说的印记。蕅益大师年青时,大悟孔颜心法。出家后,博通三藏,融会诸宗,归投净土。主张儒佛一家,三教同源,其《周易禅解》《四书禅解》代表着蕅益大师援佛入儒的心路。印光大师一生并弘儒释二教,世间法以儒家伦理纲常立论,出世间法以净土思想劝化。二者概括为八句话: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净宗祖师融汇净宗理念与本土文化的弘法特点,值得我们效法。 

  现代社会以市场经济与科技文明为主干,这给净宗在当代的弘传,带来了挑战,也提供了机遇。 

  其一,市场经济推重效率与功利,将人们的目光引向物质,价值标准倾向世间事业成就,这无疑对出世大法的净宗法门矗立起无形而巨大的心理--价值屏障,阻抑着净宗的弘传。应该说,这是净宗弘传在当代所面临的最大挑战。然挑战与机遇乃一体两面,这貌似严峻的挑战,极有可能转换为净宗弘传的机遇。物极必反,势所必然。跨世纪的现代人,饱经种种人生际遇、现代文明弊端的重重困扰,心绪空茫困顿之余,寻求心灵安顿、人生终极意义的意向越来越高涨(当然,这种心态也为邪教的盛行提供沃土)。在这种社会心理背景下,净土宗以其平实的家风,简便的修持,究竟的归宿,精深浩博的义理,对现代人独具吸引力。另外,现代人根机多样,需要层次殊异,净土宗一多相融互即的特性,能满足现代人的多层次需要,普应现代人万殊千差的根机。念佛法门如万病总治的阿伽陀药,一方普疗现代众生诸种身心疾病,满足诸种人生需求,诸如:身康体健、安详愉悦、心理调适、智慧开发、人际和睦、事业顺遂、主宰命运,乃至了生脱死的终极关怀。总之,众生的一切需求满足在净宗法门中具足无遗。诚如印祖所言:“念佛法门成佛尚有余,何况其它。”现代弘法人士,如能彰显净宗内具的多层次功能,便能抓住这个机遇,令净宗念佛法门光显于现代。 

  其二,科技的发展迅速地改变着人类的生存环境与思维方式,对净宗的弘传也带来了或正面或负面的影响。一方面,科技的发展拓展了人们认知世界的视野,从天文学对广阔宇宙的观测,到量子物理学对亚原子世界的深度研究,以及分子生物学对基因--遗传密码的探究,均令现代人趋近于宇宙人生真相的了解。而且,这些前卫科学发展的路向渐趋靠拢东方智慧。现代自然科学理念,为净宗文化在认知层面的展开,提供了可能性。另一方面,受现代科技的影响,现代思维方式的怀疑性、相对性、概率统计性等,对净宗的启信增大了困难。在人类科技发展中,相对性与怀疑性的思维方式有其合理性。世间一切总属无常迁变,所以,相对性(或测不准定理)便是对物质世界的有效诠释。同时,科技发展是不断递进的,向权威挑战,突破传统的理论模式,每每导致新的科技革命。所以,在怀疑一切基础上的创新,被事实证明有正面价值,因而,质疑便积淀为现代思维方式之一,这种思维方式亦不可避免地折射到对净宗文化的态度上。重逻辑、重实验的思维定势便加大了对超情离见的念佛法门的难信程度。所以在当代信仰净宗者中,文化程度不高者,比受过现代科技教育的知识分子的比例高,女性比男性的比例高,这种格局与思维方式的变迁相关。 

  挑战与机遇并存,是净宗弘传在当代的基本格局。现代弘法人士应效法净宗祖师,在保持净宗理念纯洁性的前提下,针对现代社会特点与现代人的根机,善巧方便地构建现代人的净业修持模式。注重以身弘法,用自己的德业为世人树立人格风范,以自己的净业成就感召众生,令其迷途知返,就路还家,信愿持名,求生净土。以自己的学识,敷陈净宗渊深浩博的义理与境界,令现代人在净宗无尽法藏中,随机各获法益。“愿将东土十方界,尽种西方九品莲。”在当代高树净宗法幢,令净宗文化成为21世纪导航世界文明的普世文化,如是或可真报佛恩于百千万亿分之一。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