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大乘显教理论 > 正文

般若禅转识教育论(二)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24)

三是「无明惑」,又称障中道之惑,为障蔽中道实相理之惑,与前「思惑」中之痴惑异,彼为障蔽空理之…

    三是「无明惑」,又称障中道之惑,为障蔽中道实相理之惑,与前「思惑」中之痴惑异,彼为障蔽空理之惑,枝末无明也;此为迷於根本理体之惑,根本无明也。可知 此第一之「见思惑」,能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蕴空,即「识」蕴空。是转依境,已不依识而依智,智照现前,以智为前五识之善导;凡所作所思,都源於明净清晰一心(一心是净心)所活用。当然这说明析空之理,乃赖修禅止静,心行工夫证体空之境,就是说以转离惑依,说明心理净化,般若观照之定慧禅功,成就知解与慧照的实践。第二之「尘沙惑」,是悲愿菩萨,未能达尘沙无数之法门,如何应付化度众生如尘若沙之烦恼,故不能自在化他,谓为尘沙之惑。但教师虽因学生之问题太多而生困扰,不过根本教师所处之困惑,是「乃他人分上之惑」,而非自己本体之惑,只是由於自己未能通达如尘似沙之多的法门,故亦有所困惑者。可知教育哲学之研究,适应是共惑、别惑(学生之问题影响老师,是共;而老师为学生所影响之问题不同是别)。按天台一家论三惑,以菩萨之尘沙惑,就其惑体(即自性,本体)唯为劣慧云一,因而「不知之法门多故名尘沙」。若以教育学而论,教师对於学生所产生之许多问题,而自己本身尚未能知晓其问题之所在,或对治和解释问题之时,在有责任感之教师,扪心自问,不能无困惑,故称为劣慧。祗此而论佛教教育学之精要,和师道尊崇之感,实为现世教育学之值得注意与参考。还有进一步的论及「菩萨欲断此劣慧,得所谓道种智,必於长劫之间学习无量之法门」,如上所说,则教师要终生学习,要得通晓无量法门,以期调顺与教化学生之如尘似沙之见惑与思惑之问题。以佛教教育而论,「解惑开慧」是佛陀教化之基本教授法。因知转识成智,是由教师之善导有方。而教师之能善导,则必以师导之能行,此共别授受之因果相生,自然教与学之互为因果,这是依理而论。但还有许多原因与环境,往往又不能尽纳入此定理而言。尤以今之时代,时世之不同,可能并不是凡有理想之教师,一定教学必成功(这要论及宿因等问题,暂非本文所言及,故不详)。不过别论不是没有的。至於第三之「无明惑」,是菩萨修证之阶段,谓障中道与障中道实相理、与障蔽空理之惑为枝末无明,此为迷於根本理体之惑,故云根本无明。虽云是菩萨修证之阶段,亦是众须得闻佛法后,发愿度生。知需学的道理。(以下依天台四教「藏通别圆」之释义,分别说道品以断惑而感佛果位)若以教育论言之,则教师所修所学之学问及心得,学生之进度渐高时,则教师之传授仍可以自己所成就之心得与之,因学生不久亦是教师,则学生–教师,教师–学生,因循如是,师道,亦即学生应学之道。如此而论佛教教育是传人之教化,也是全人之教育,而结果最重要者,是「觉之教育」。 

    觉了明达,悟人之本性具善恶,故必假以学以修,《三字经》云:「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悟人本相生,不忍相残,悟人本同体,大生命大运流,「彼生我生,彼灭我灭」。
 
儒曰民胞物与,佛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然众生宿业殊相,各有因缘,有闻思修,为佛缘具,慧业足;然有些闻而不知不晓,何能思修。是以法华经方便法门,三车、化城,无非为示教利喜。故佛教教化,有「劝转」,「示转」,乃「转教」法门,无非为方便受教,渐能解惑,渐能开慧。故无论禅、净、律、密,各别宗门,但为的不外为众生解惑开慧与转识成智。故云转识有二 种:「一转为众生,二转为法」,一切所缘不出此二。此二者为众生,就是为善导众生,勿堕邪妄知见,故为转法轮,为起开拓光明磊落之人生大道,人人可行,且行处必通,就是解惑开慧的人生,转识成智的立志坚稳,而诸恶莫作之自律心,则自然众善奉行之善行成,以慧资福,身口意安乐时,能发悲情慈敬之心,自然誓愿 为众生为炬、为明、高照、为导。此即「以慈修身,善入佛慧」。佛慧是四无量心–慈、悲、喜、舍都发无量愿。无论何种说法,皆源於三藏十二部,经典法要之宣扬,故云为法。

    佛化教育,解惑而开慧,如人病愈,始可加调补剂。故佛化心理教育,喻佛陀是大医王,能治众生病。又「善知众生心,则入如来教」,则知众生心,始能教导众生。佛法是最重视心理教育,心灵净化的调摄方法,经、律、论三藏,就是指引前行道路。「律」为在前行中的路上,愿如何规律自己,如让中途不安靖之危,或退失之堕。「论」为疏说经律之易明显要,以便学者之易入。就「经」典方面,无论心理、生理、生活,与待人接物、学习、修禅等等,对宇宙大地之自然物理,山河大地,动植飞潜,都有说及。故美籍伽尔德(Richard A.Gard)博士论佛学教材时说:佛学具足一切学说(见佛教之大学课程讲词)。不过佛经之许多经文,其实一切无非是为教化人心慧业之引述,故佛化教育,对人性之升华,对心灵净化之培养与训练,可说是最丰富,而且最切实的。现代教育哲学也提及:「心灵问题为教育的根本问题之一」。虽然世界教育学者在《教育哲学》的著论中,早就说过「教育的性质,为心的性质所决定」。可是曾有人认为「心的研究,正是心理学的事,科学的心理学己离哲学而独力。心的问题,应该让科学的心理学用实证的方法去解决」,而且认为不应深入哲学范围而并论,那是积不健全的教育思想。若依佛家教义而言,就法相、唯识二门学说,是析说心法,而依唯识释识变等心理的问题,法相所说,那是「理境」而非事理,所论繁琐微密,是指「心」法的调治与善导。「心所」的百法(《俱舍》则为七十五法)。〈八识规矩颂〉等 ,无一不是属于心理教育之精义,故梁启超以为一切佛教经论,都是「析空与体空」的心理学的教化论。不过大乘佛教不是狭义的唯心论,而是心灵开拓与生命升华。

    何以佛陀教义旨「一心」,就「一心」初略浅解,是对杂乱「流心」对治而言,是二种转之一「为众生转」,即转识成智。与净智妙慧能转三藏法宝,以自转他转。因二转之智慧明达,可辅导「心」之通别说法,自他两利,如教学相长是。关于「心」的说法,虽有多类名称,大概为四(肉团心、缘虑心、积聚精要心、坚实心),总证之为六种心:

    一肉团心(汗栗驮):是草木之心也,此为物之中心,故又曰处中心。又以草木不思量之器心。 

    二集起心(质多):为第八阿赖耶识,以集诸种子,又能生诸现行法故也。法相宗之「万法唯识」,《唯识·三》曰:「杂染清净,诸法种子所集起故名为心。彼心即是此第八识。」《唯识述记·三》末曰:「梵云质多,此云心也……集起义是心义,以能集生多种子故。」或能熏种。此「识」中既积果已后起诸法,故说识为心(此第八集起心,识积聚种子生起现行。法相 宗,心、意、识三者,有通别二门。其通门,虽许三名互通,而其别门则其体各别……此三心为八识特名)。

    三思量心:梵名末那(MANAS),译言「意」,为思虑之义,第七识之特名(法相宗说)。《唯识论·四》曰:「是识(第七识),圣教别名末那,恒审思量胜馀识故。」

    四缘虑心(梵语与上集起心同):又曰虑知心、了别心。此为通於八识之能缘作用,但常就意识而言。台家所谓「介尔阴妄之心者。一心三观之一心」 是也。《止观.一》曰:「对境量知,异乎草木故名为心。」

    五坚实心:坚固真实之不生不灭心。即自性清净心,如来藏心,真如之异名。《华严》所谓,总该万有之一。

    六积极精要心:积极诸经中一切之要义者,如《般若心经》积聚《大般若》六百卷之精要(即般若心中心,止观以此心为与彼肉团心殊别)。《止观·二》曰:「此方是积聚精要者为心也。」《心经幽赞·上》曰:「心者坚实妙寂之称,」显教於肉团心与质多心之外,建立自性清净心之坚实心。

    《秘藏记钞·十》曰:「汗栗驮肉团心也。是凡夫所见可破坏法也。於此处开佛心,是名自性清净心也……以自性清净心,直名汗栗驮。」

    《不空心要》云:「夫修行者,初发信心,即大圆镜智,纥哩那耶心……而大圆镜智发菩提心。真言名谓地质多。」 

    以上总会该六种心,可作为我们研究心理教育与心灵教育的参考资料,就是佛教之「析空」与「体空」(即唯识法相与般苦禅观)之调摄,与善导於心法的根本要义。又於研究分析之般若禅的体会中,可证知「转识」教育,也就是解惑与开慧底禅的净化,进而悲智繁兴而起大用,《论语》云「学以致用」,佛学亦是极为致用之良策,更是根本大用之潜力,此是可弥补现世知识发展过度迅速,而心灵净化与悲怀心愿之不足,缺於同情心感,在人群中是缺乏了温暖,亟待有心人提倡与重视,使这世界充满阳光於任何角落的地方。

    心为万法之根源,唐慧忠禅师〈心经序〉云:「万法旨於一心」,故「心」, 名为心源。教育之宗旨,宜旨於「心」学的善导,儒家《大学》:「止於至善」, 使心意纯净,注意「妄心若起,知而勿随,妄若息时,心源空寂,万德斯具,妙用无穷」(《菩提心论》)。此谓「心源空寂」之境,实乃慧语灵照的智光。这种心境慧照,是修禅观行所显,当然要有训练的方法,在天台宗止观(般若禅):「结跏束手,缄唇结舌,思想实相,心源一止,法界同寂」,又曰「若欲照知,须知心源」。《止观·五》曰何云「心源」,即由六种心中之第三「思量心」第四「缘虑心」 是。此在八识中即第六第七之意识心所流入。《转识论》云 :「念念恒流,如水流浪,本识如流,五法如浪」,吾人集起的念虑,念念不停的起伏,故名「恒流如水流浪」。「本识」是阿赖耶识,为烦恼业所引,故云:「如流」。五法:「五种心法相应,一触,二作意,三受,四思惟,五想。」此五法如波浪之涛涌,使人有覆舟没顶之危(依「转识」说,阿罗汉此流浪识法亦犹未灭)。因此五法乃以「根」(眼、耳、鼻、 舌、身、意之六根),「尘」(色、声、香、味、触、法、之六尘),「识」(六尘之识)三事和合而生「流心」,转识论谓有十「自性善」法,能对治「流心」:「一信,二羞,三惭,四无贪,五无嗔,六精进,七猗,八无放逸,九无逼恼,十舍,此十自性善法遍一切三界心及无流心数名大地,此是自性善。」世间恶事纷纭,皆由自性未具善法,依天台宗性真善恶,故当以自性善法而善导其心,所谓「转识」,转此「流心」业海所漂为定境,而成就「定慧力庄严,以此度众生」。

    「转识」为《起信论》所说五识之一,无明门中之「转相」。识体门谓之「转识」,「业识之根本无明,一转而为能见之识者」。故般若智照,天台止观禅谓「密室烛光」,既定慧而智照烛光。智光,乃无尘智,此无尘智能繁兴大用,令人独力、自尊、无畏,最为教育之圭铎,极之可贵之心理调治之方法。故佛教修摄之教授法,以「打七」为「教转」之重要功课。「打七」–即八识中,唯除「本识」(阿赖耶),其余七识,都谓要「转识」,「七转识之故也」(起信论注),以此七转识为本识转生之末识故也。转有漏之八识而得无漏之四智:一成所作智(由眼、耳、鼻、舌、身前五识转),二妙观察智(由第六意识转),三平等性智(由第七末那识转),四大圆镜智(乃第八阿赖耶识转)。此四智为人中之至宝,亦上智达人之所依(只不依唯识论言之,其依天台观法,一念三千,而三千实相岂待转耶);唯识论云,此智之心所作用最为显胜,故禅师,也可称禅智。又云「非智不禅,非禅不智」。而世间事物人我之许多不如法之苦痛烦恼,人际关系之烦恼困厄,皆由不依「智」,而依「识」。若能修习「转识」善导一心,心理调摄转识净意之教育法,对社会也许有些贡献。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