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大乘显教理论 > 正文

论转识成智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24)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出现不少问题,例如人口大爆炸,物欲在滋长,环境被污染,生态不平衡。为了控…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出现不少问题,例如人口大爆炸,物欲在滋长,环境被污染,生态不平衡。为了控制这些问题,有远见的科学家认为21世纪应该开展新的生命科学的研究。因此近几年来,行为科学、人智学、认知科学、行为心理学、基因工程,以及与之有关的社会生态学与宇宙生态学等等相继建立。这些学科如果往深层次发展,会涉及到转识成智的根本问题。东方古代很多哲人通过洗心涤虑,刮垢磨光的锻练,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开发了大脑深层次的智能,悟证到生命与宇宙的本体问题。现代西方科学家也运用自己的智力,对自然现象与生命现象等,进行观察、分析、推理、论证,建立了一些科学体系。看来这两者开发智能的方法不同,所发挥的作用也不一样。原因是什么?讨论唯识论关于转识成智的问题,可能得到一些答案;同时对于21世纪新的生命科学的发展,会有一些帮助。

    什么是识

    什么是识?按唯识论来说,识就是心对于境的识别;现代神经生理学则说,识就是人脑神经系统对于外界事物的感知与认识。显然二者的看法是一致的,但唯识论的实践者对于识的问题作了系统而深入的研究。他们认为识有八种,除了现代生理学中的前六识外,还有第七、第八后两识。第七识称为执识,第八识称为藏识。到底有没有后两识呢?现在分析于下。

    生理学指出:眼识要感知色尘必须通过眼根;其它四识要感知声等四尘必须通过耳等四根。依此推知:第六意识要感知法尘,必须通过意根,例如意识对外境(法尘)产生形象思维,对事理(法尘)产生逻辑思维,都必须通过意根。因为只有意根抓住了外境与事理,意识才能产生一系列的活动;如同眼根盯住了一个色相,才让眼识有所感知。尽管脑科学目前尚未发现意根的位置与结构,但是如果没有意根起到执着与控制作用,意识也就无能为力了。著名的生物学家Grick认为:人脑能进行复杂的思维活动,肯定会有全面的控制中心。这与唯识论关于意根是执识的观点,有些相似之处。既有执着与控制作用,就有自私性,也就在主观与客观之间,划下了一条界线,产生了我执与法执。著名的生物学家道金斯指出:人的基因(精卵细胞中的遗传物质的一个片断)有自私性(当然也有利他性)。这与意根的执着性在一定程度上是符合的。人类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为了自己的生存,不断从外界环境吸取物质、能量与信息,产生了执着,这是很自然的。但由于自私性与执着性的扩张也给人类本身及社会生态与自然生态带来很多问题。

    上面分析了第七识的存在,现在再看第八识,它是前六识的信息种子库,相当于一个统一的贮存中心。为什么存在这个中心?因为人脑可以同时产生几种功能:既能接收信息,又能输出信息,还能对信息进行加工。这些活动虽然交叉进行,但却非常有序;因而必然存在一个中心库进行有序化的协调。现代认知科学的协调论也开始注意到人脑认知能力的协调过程。事实上,在六根逐渐形成的过程中,以神经网络表示的六识分别形成,种子信息库也就随之形成。我们知道:精卵细胞世世代代相继遗传,在遗传物质中不但有物质信息种子,复制细胞,延续人体生命;而且还有意识信息种子,构成第八识,代表生命的属性。近几年来,西方著名哲学家杨柯夫提出物质信息与意识信息这两个根本问题。他认为:“只有人脑才能把物质信息改造为观念信息。因而有某些信息形式是物质的,即存在于意识之外,并不依赖于意识;而另一些信息形式则是观念的,存在于意识之中。”看来作为意识信息种子库的第八识也是客观存在,当然目前尚无人从生理学上证实这个问题。唯识论指出:第八识包含有漏意识种子与无漏意识种子。有漏意味着我思与我见,无漏则无我思与我见。就是在第七识的控制下,有漏意识种子覆盖无漏意识种子,协调前六识开展活动。

    什么是智

    通常所说的智多属于八识的范围,唯识论所讲的智则超越了八识,也就是通过六度修证,转化八识所得到的大智与正智。现从理论上分析于下。

    转第六识为妙观察智。通常第六识的作用主要是进行观察、分析、联想、论证等思维意识活动。这些智能是人脑与外界交换能量及信息,长期演化,不断遗传的结果,因而离不开时间、空间、物质的框架,以及与之有关的一些形象思维。所有这些都与我思、我见有关,属于有漏范围。故大乘佛学实践者通过长期磨炼,先把第六识转为妙观察智,达到无漏境界,既观察到宇宙万有生灭不已的幻相,又悟证到不生不灭的实相,从而说法断疑,圆融无碍。

    转第七识为平等性智。由于第七识的执着性与自私性,以致人与人之间失去平等性。结果由竞争而侵略,两次世界大战就是血的教训。到今天,人类社会也存在不少问题,因此很多著名的科学家提出了三大统一,那就是自然统一,科学统一,人类统一。联合国也指出:今天的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如果不正确利用,将对人类社会,自然生态带来危害。故号召人类开发海洋与太空,不去当猎人,而是去作朋友。这些观点与唯识论的思想是合拍的。看来人类需要一种驾驭科学技术的平等性智。第七识原来执着法尘使第六识产生活动,现在第六识转了,第七识再执法尘也无所用。同时基因尚有利他性,故第七识从自私性转向利他性,兴起无缘之慈与同体之悲,达到平等智的境界。

    转第八识为大圆镜智。第八识原为有漏与无漏的意识信息种子库,而第七识又控制有漏种子覆盖无漏种子。现在第七识转成利他性,如果继续精进,则有漏种子消失,无漏种子显现无限智光,像大圆镜一样无空不照,无时不照,无物不照。故大圆镜智又名一切种智。因此联想到目前西方有些哲学家提倡重新开发人类的心灵去认识宇宙的本体。现代科学理论也开始往整体、统一的方向发展。所有这些要求人类开发无漏的全面智能。

    转前五识为成所作智。前五识主要是通过感观而产生的有碍、有限的活动,当第六、七、八这三识转化时,前五识也在从有碍、有限,转向无碍、无限,对于一切事理都能通晓无余,但尚未达到变化自如,利人、利物的实用阶段。如果继续用功,则无碍五识进一步转为成人、成己、成就一切的变化如自的大智,这就是成所作智。

    格物致知 绝圣弃智

    关于人脑大智、正智的开发,中国儒家也很重视,基本论点是格物致知。他们认为宇宙万物莫不有理,人类也有潜在的智能,对于万物变化的本源,可以由浅入深逐渐认识。“如果用功日久,一旦豁然贯通,则万物之表里、粗精无不到,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这就是格物致知,这就是“知本”,这就是“知之至也”。要达到这样高的认知境界,必须加强身心修持,始终在诚字上下功夫,那就是不断排除物欲干扰,使我心纯净,平等如一。所以《中庸》上说:“至诚无息”,“诚者非自诚而已也,所以成物也”。久之自然由诚而生大智,故又指出:“自诚明谓之性,自明成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显然,诚与智不能分离。

    道家关于智能问题,从表面上看似乎反对,《道德经》曾经讲过:“绝圣弃智”。实际上道家所反对的智能是人为的计策、计谋等等,不是唯识论的正智。所以他们极力主张“圣人去甚(荒淫享乐),去奢,去泰”;教人“少私寡欲”,“见素抱朴”。如果坚持这样锻炼,就能开发正智,履行无为大道。因此该经又指出:“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他们也认为开发正智的目的在于利人利物,所以又说:“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这就涉及到平等性智了。

    问题讨论

    人类社会即将进入21世纪,生命科学的核心问题是人脑智能的开发。上面的讨论首先指出:关于智能的开发,三家有一个共同基点就是平等性智。失去平等性智就会导致自私性扩张,物欲观念加强,科学技术被垄断,不能向利人利物的方面发展,最终给人类社会与生态环境带来灾难。其次,人类探测真理的方法是多方面的。一条道路是继续发展思辨能力,开辟新的科学技术,探测新的相对真理;另一条道路是开发固有悟性,转八识成四智,探测实相真理。二者相辅相成,肯定更有益处。第三,全世界人口发展到今天,优质、优生与控制等问题已经提到日程上来,因此近几年有远见的生物学家及人类学家提出防治基因病,培育优良基因病以便发展人的智能与伦理,平衡自然生态与社会生态。这一根本问题,单纯从科学上解决恐怕是很困难的,借用唯识论的哲学观点作指导,会有一些帮助。第四,著名的物理学家普朗克指出:“科学是内在的整体,它分解为单纯个体,不取决于事物的本身而取决于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实际上存在着从物理到化学、通过生物学和人类学到社会学的连续链条。这是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打断的链条。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覆盖了这条链条”。如果在21世纪,人类要揭开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覆盖,真正把握这根链条,那么破除人类认知能力的局限性,发展超越八识的智能是不可少的。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